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365章 生讹硬要

第365章 生讹硬要


  “云凤!……”柳城才看看要僵,只有顺云凤的意:“云凤,你祖母瘫痪在床,需要几十万块钱才能治好,这不家里人的工资都低,掏不出来钱嘛,这个机会可是你能好好表现的机会,你拿钱都能祖母治病,谁都会夸你孝心,这样的好事你打着灯笼也找不着。”

  “我生下来就是一个孤儿,就是一个送给别人的孤儿,我可没有什么祖母,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!是不是拿我当小孩子哄,什么孝心?我去孝心一个害母仇人?

  我孝心?你们有让我孝心的资格吗?

  还打着灯笼找不着?我的钱发毛没处扬了吧?

  我惜得要你嘴里的好名声吗?

  孝心你们好像是对我多大的恩赐,我很喜欢孝心你们吗?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哪棵葱?

  柳城才我看你是精神不正常吧?张嘴就几十万,我看你是当官贪污得惯了便宜,真是不怕钱多!

  想拿我的钱去买官儿当吧?也不看看你那个损德行,当官就是祸国殃民的赃官。

  你们柳家成天为了当官作死,回你们家去作,到我这里来捣乱,别怪我不客气,你们痛快的滚!不然我让人把你们打出去。

  少拿那套威胁人,坏事是你们干的,没有把你们送进监狱,就是看你们老的快死了,懒得搭理你们了,以为找着缝子能下蛆了,你去宣传啊!以为坑害一个女子你们很露脸?

  柳城才我告诉你,你就是主谋,老头儿老太太快死了,你还能活几天吧?我就让你进去蹲几天。”云凤的话说的够绝的,看看这俩不要脸的还有没有脸来?

  柳城才的脸色大变:“云凤,你诬赖我!”

  “我证据在手,你想上法庭吗?”云凤的一句话上法庭,吓得柳城才心一抖,上法庭他的官就会丢了,别说是前程了。

  没等云凤说话,柳城才身子哆嗦着连喊:“没有我的事!没有我的事!”

  心虚的!云凤嗤之以鼻!威胁人,谁不会?

  以为自己独霸天下了?

  老头儿几乎气疯,自己威胁不管事,反倒让她威胁了:“云凤!有病的是你祖母,就是需要钱,你有的是钱,你怎么就这样心狠?见死不救,你的良心对不对?”

  “良心,你们还知道人会有良心?一个女人用那样的手段害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不是女人,是个女土匪。

  就这样的女人能养出有良心的儿子?柳城才!你就傍你们家老太太,你那样害一个女子,你的良心让狗吃了?

  柳城才你的缺德事干绝了,你还没有看到你的报应?

  轮到你的女儿被人强了,你不会想到吧?你勾结的霍迁韧千方百计的把我算计到霍迁韧手,可是你们没有达到目的,霍迁韧却强~奸~了柳媚儿,这是多么讽刺的报应,柳城才你还没有觉悟,你就只能贪污点儿公款,在我身上你们什么目的也别想达到!

  送你一句真言:人在做天在看,天理循环报应不爽!悬崖勒马吧!不然你会身败名裂!”

  “你你你!……你你你!……大逆不道,天打雷劈!”老头儿气得吼……

  “啧啧啧,亏心事干尽,你自己是怕天打雷劈吧?我怎么会怕?我也没有干过亏心事,你让天打雷呀!当心劈了自己!

  看看你的心多恶毒,张嘴就诅咒别人,别招来天神共愤,可就不得好死了!”

  云凤八辈子也没有这样损过人,损人的话全部送给柳家人。

  柳城才纳闷柳媚儿被霍迁韧强~了的事,已发布是怎么查出来的。

  云凤冲柳城才讥讽的一笑:“你们就有多大力全使出来,好好地宣传一下谁家最丢人现眼,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们家的事,你们柳媚儿搞了多少男人,还来~勾~我们祁东风,看看你们柳家养的女儿多不要脸!你们也好好宣传宣传啊!”

  敢威胁柳城禄,看看敢威胁她不?

  柳城才的愿望没有达到怎么会甘心:“云凤,得病的是你祖母,就是按家摊,你们也得拿十万,你不能眼看你祖母在床~上瘫着,你那么有钱,就是看了穷人也得捐款。”

  什么屌理由?柳城才真是恶心人,看他那个没出息的样子,当官除了贪污还会干什么?

  “你们跟我说不着,赶紧走,不然我要报警,有人扰乱民宅,会有人管的吧!”

  “今天你就得给我拿钱,不拿钱我就不走!”老头儿一看钱没有指望,这笔钱务必弄到手,他儿子还指望这笔钱升官呢。

  云凤的电话打过去,饭店的保安马上就到。

  云凤一声令下:“把这俩抢劫犯赶出去。”

  保安不认识这俩人,俩拽一个。

  老头儿挣扎骂人、手脚乱捯扎。

  柳城才倒识趣:“你们放开!我自己走!

  柳城才把老头儿送上车,老头儿还在骂人,云凤送给他两句话:“我看你怎么就不像一个干部,怎么像个入室抢劫犯,还是那种一点儿脸都没有的抢劫犯。”

  老头儿气得哇哇暴叫。

  柳城才赶紧劝他:“别丢人了!”

  柳城才开车走了,还有老头骂人声音回旋在太空。

  祁荆山正好回来拉包子:“那家人走了?”

  “怎么舍得走?我让保安把他们赶出去了。”云凤帮着祁荆山搬包子桶。

  “他们有什么事?”祁荆山问,对云凤的说法很惊讶,云凤说赶他们,一定是闹僵了。

  “跟我要五十万,我不给就威胁我,用我母亲威胁。”

  祁荆山只知道江雪莹是柳城禄找回来的,可不知道江雪莹有什么柳家人可威胁的。

  祁东风是知道的,可不会跟祁荆山说江雪莹的遭遇。

  祁荆山不是究根问底的人,能威胁人的事一定是背乎人的,祁荆山更不好问了。

  很快装好包子车,祁荆山开车走了。

  云凤关好大门,到了空间,把老头和柳城才的话学了一遍。

  江雪莹和柳城禄都默默无言。

  这样的父母谁摊上谁倒霉,还连累下一代。

  柳城禄没有敢把老头儿威胁的话告诉江雪莹,怕江雪莹受刺激,只有自己心里忍了。

  云凤知道柳城禄心里憋屈,想法儿开导他,谁遇到这样的父亲也是没有辙,一辈子都得忍他们:“爸、妈、我们中午到饭店吃饭,我们早点儿去,想吃啥好准备一下儿。”

  柳城禄也想出去散散心,他最恨的就是被人要挟,想当初,他和江雪莹的事就被老太太要挟。

  老太太亲口对她说:“你只要敢跟江雪莹结婚,我就会不让你捞到头一水儿。”

  这个话柳城禄明白是什么意思,没想到老太太真的干了出来,丧尽天良的事她都对儿子和一个无辜的姑娘下得去手。

  如今还想讹被害人一大把钱,她怎么尽想好事!

  “爸,你不用因为那样的人生气,不值得。他威胁你,我不会威胁他嘛!”云凤觉得今天的话说的最痛快,就看看死老头儿还敢威胁人不?

  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