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377章 想便宜事

第377章 想便宜事


  柳城禄让把人名不要记落下,这是礼尚往来。

  云凤出钱发丧的老爷子,收的礼都给云凤,账目也给云凤,这些人家有事了再逐渐的还回去。

  陈小梅第一个站出来,要收这些钱:“我们是长房,钱应该给我,还礼有事应该我们办。”**陈小梅的做派、让众人鄙夷。

  讽刺声不断,等着她回礼,谁的钱都是白搭了,陈小梅受到了大众的排斥。

  有人说出来:“我们是看云凤的面子才上这么大的礼,凭什么给你,你老人死了你不出钱发丧,还想抢夺礼钱,你看哪个是给你的?”

  有人说:“发丧老人不出钱,还腆脸抢礼钱,怎么这样不要脸,一辈子没有见过钱?”

  已经有二十的人在骂陈小梅,柳媚儿气得哼哼,她的父亲彻底的失势了,哪家她也惹不起,

  追究是没有敢骂出来。

  陈小梅憋了一肚子气,钱没有得到让人骂了个狗血淋头,眼看云凤把五十万揣进包包里。恨不得抢过来,光天化日还是没有敢抢。

  她也不是柳城禄一家的对手,柳城功一家就等陈小梅闹腾出钱来分一份儿的,陈小梅一分也没有拿到,柳城功就后悔不应该说没有钱,他要是掏个三万两万的,最起码也得分十几万,没想到会收到这么多钱,根本都不是跟他家有来往的人家就那么大方。

  后悔多少钱一斤,他们是衡量不出来,只有觉得亏大了,还落了一个不出钱发丧老人的坏名。

  后悔啊!打脸啊!脸都被打肿了,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人前,还有什么前程能奔来,从此成了天下人的笑话儿,谁会帮他这样的人促成他的前程。

  最后悔的就是柳城功。

  这叫什么事情?自己怎么这样倒霉?

  云凤看了柳城功的样子好笑,人真是不作不死,你就一个劲儿的作吧,就是死的快!

  云凤觉得柳家这样一来没有了老头和老太太怂恿,还有什么幺蛾子能作出来?

  还能再求柳城禄给他们干什么?柳城禄现在没有了职位,他们还有什么说头?

  把老爷子的骨灰盒埋了,过过了三天圆坟,柳城功就跑了,柳城禄也不指望他操持,等到了老爷子五七,上上坟就拉倒了,江雪莹一次都没有登门,云凤也不想让她为柳家人掉一个眼泪。

  他们不值得。

  陈小梅气愤没有办法,嘴里嘟嘟囔囔,吃五七饭死命的往嘴里塞。

  云凤看着就好笑,撑死你能捞到什么?

  这就算完了吗?陈小梅没有吃过这样的亏,没有大厅广众了,只有柳家的亲戚,她可就不客气了:“云凤!你不是不姓柳吗?你有什么资格收柳家的葬礼钱?”

  “陈小梅,你没有听到那么多人议论吗,是我出钱发丧了老爷子,因为你们哥们儿不出钱,我父亲没有钱,大家是帮我父亲还账,因为我还没有姓柳,发丧老爷子不应该花我的钱,我父亲这是还我的钱。”

  “你不姓柳,为什么管柳城禄叫父亲?”陈小梅不依不饶的惦记那些钱。想办法问住云风,让她掏出来。

  我就是柳城禄的女儿,我不姓柳是因为你们柳家总坑我,等你们柳家都死净了,我会姓回柳的。

  我只是不姓你们的柳,我就是不承认和你们沾的什么亲,你以为我不认我父亲吗?我就是姓柳也是姓我父亲的柳,跟你们没有关系,永远都不会跟你们成为一家人!呸!你们那个柳很自私,很龌龊,我很瞧不起,我鄙夷你们唾弃你们,你们也是知道让我看不起,难道你不知道你们家很肮脏吗?”

  云风此刻就想快乐快乐嘴,被柳家人算计这么久,她也是满含了怨气,不想搭理柳家人,可他们偏偏往眼前凑合,就是找打脸的~贱~人!

  不打她的脸,就以为别人好欺负!

  只有狠狠地打才让她们痛快不是嘛!

  陈小梅气得半死,就是她和柳城才最愿意算计人,算计这么多年,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云凤就是觉得爽!

  柳媚儿真心的不服输,自己一个天底下最美的美人儿,怎么就干不过一个乡下野丫头云凤,祁东风对她死心塌地,他们过得那么幸福。

  让她眼红又嫉妒,她怎么就碰不上对她实心实意的白马王子,她就是看着祁东风有前程,还不是一般的小前程,祁东风不对她动心,她死了都不甘心!

  云凤怎么就越长越年轻?她怎么就不衰老,让祁东风厌恶了她,抛弃了她,才是自己的机会。

  她这么气人,这么生气,怎么就不老?真是个奇怪的事。

  怎么能挖出她的秘密,彻底的把她打击完,让她一夜白头,才是自己称心如愿的事。

  柳媚儿气得想不出道眼报复云凤,直气得面色蜡黄。

  云凤看看柳媚儿的面色扭曲,就明白她是恨她,懒得搭理她,五七已经给老头过完:“爸,咱们回家吧!这个地方空气有污染,待长了身体会受害。”云凤就是变相骂人,跟他们没有客气话,惦记她的钱,没门儿!越财迷越让他们穷,穷死拉倒!

  云凤拉了父亲走,陈小梅气得哼哼,可是那有什么辙,自己一家就没有斗过柳城禄一家,江雪莹不死,就是柳家的灾难。

  陈小梅狠狠地吐了几口,柳媚儿说道:“妈,你再吐有什么用?钱都到了人家手里,你就是白算计了几十年。”

  陈小梅就呜呜的哭起来:“我怎么这样倒霉,遇到了江雪莹这个~妖~精!我什么时候能翻身?”陈小梅哭得是那样悲戚,好像她尽被别人算计了,她好苦啊!

  跟真的受了委屈一样,哭得天昏地暗,想要感动神灵吗?

  这母女研究半天,还要想法儿利用柳城禄,钱他们占走了,总不能让柳城才就一直蹲下去。

  只有柳城禄能救柳城才。

  可恨柳城禄不听她们的。

  柳城禄和霍家认亲的事,已经灌满了陈小梅的耳朵。

  霍家老爷子能救柳城才,只有柳城禄说话那个老爷子才会听。

  怎么才能使唤动柳城禄,都是柳城才瞎闹哄,黄鼠狼打不着惹地臊。

  事情没有办好把自己告进去。

  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拙劣伎俩只有柳城才那个窝囊废会往外抛。

  陈小梅现在的损失巨大,找不到能恨的人,只有骂柳城才。

  她不知道怎么出气才好。

  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