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393章 送瘟神

第393章 送瘟神


  李向东嫌自己婆娘丢人,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,哪能没有一点儿手段,李向东眼珠儿一转,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样也不错,让琦华在云凤的饭店先择菜,一个月也是千八百,慢慢地等经理当吧。

  我是要回东北的,我一个月留下生活费连你的工资,加上琦华的工资,我们三个人的钱不够客房费,剩下的让琦锐给你出,我直接把钱给云凤打过来,你就可以在这里安享晚年了,不够的话,家里的存折十万,我可以把钱存到云凤的饭店,你住多长时间,就让饭店扣下你的食宿费,给你安排齐全了,我就走了。”

  李向东说完,没有征求张晓华的意见,听说要动她的存折,张晓华像被踩了猫尾巴一样惊叫起来:“你敢动我的存折,我和你离婚!”

  李向东哈哈大笑:“离婚!不错!我看荆山过得多惬意,有人给他介绍晚老伴儿他都不要,自由又省心,我是会像荆山学习的。”

  李向东的话让张晓华瞬间像老了十年,到老了她能想离婚吗?会被人笑掉大牙,这个没良心的,儿女大了就看她没用了?他还想找三四十岁的吃嫩草吗?

  她就不信,她不报话口儿,他就能离得了婚,就是不回去:“让琦华和你一起回去,她的工作不能扔,哪有有正式工择菜的道理?我的工资和存折你不能动,那是我的养老金,留着我年老了有个天灾病业的救急呢,住院报销也得自己先掏,你怎么想动我的钱?”张晓华气得脸发青,句句围着自己的利益转,两口子的存款成了她自己的,这个人说话没有一句不自私的。

  朱莉亚那么兽性,还要为祁东海谋划,这个人没有一句为儿子着想的。

  十万块钱存款,儿子结婚不掏钱,挺大个脸都要说人儿媳妇给她掏房费,云凤觉得这个人比朱莉亚还不要脸!

  李琦锐那么没脸、是遗传了她吧?

  她有养老金,把着那么多钱想活一万年呢?

  怕以后没有养老金了吧?

  李向东的招儿不为不绝,李向东就是不让李琦华回去,让她在这里等着当经理。

  张晓华只是想想罢了,她深信云凤怎么会给她女儿经理当。

  她的话在云凤跟前不抵放~屁有臭味儿。

  她还会回来的,绝不能让刘兰云占据他儿子的心,不让自己遂心,谁也别想好过!

  “看来是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,儿子家没有我的容身之地,我的命怎么这样不好,儿媳妇挣钱都给娘家,婆婆就是媳妇儿最不喜欢的,有儿子跟没有有什么区别,就是花了点子冤枉钱,抚养儿子长大,读书花我的钱,娶媳妇花钱,一辈子就是还账呢!

  儿女是前世的债,一点儿都不错!,我还有什么活路,不抵早早的死!”这个老家伙还哭起来,听着还那么可怜。

  她不走不行,她的存折,李向东真的干得出来,存折是她的命,可是不能糟害没的。

  终于滚蛋了,刘兰云看到张晓华咬牙切齿的表情,心里不禁一阵寒颤,张晓华对她是多么的反感,她觉得不能这样就算完。

  刘兰云愁云惨雾的还得给张晓华送行,花了好几百,人家还嫌少呢,不管怎么说,总算送走了这个瘟神。

  刘兰云的心还是悬着,就怕张晓华卷土重来。

  云凤安慰她几句:“你越老实她越欺负你,不用对她那么客气。”

  “有李琦锐的父亲在,我怎么也得有个大面儿。”刘兰云满脸的无奈。

  就这样不善的婆婆,前世她或许能忍受,这辈子她是忍不了的,刘兰云是个能忍的,不知能忍到多久,云凤真的后悔在东北的时候看着李琦锐还是不错的人,给他们俩搭了这条红绳,如果他们不相识,刘兰云或许早就找到合适自己的人了。

  刘兰云没有那么心高,没有温秀丽那样贪势贪权贪财,不是沈红那样只盯着钱,要不是奔李琦锐来,刘兰云早就转正了,当一个正式的中学教师,以后的工资也会几千块。

  跟着李琦锐真的是风险很大,看着李琦锐也不是一个有章程的人,他母亲一大帮在饭店住着,好像跟他无关一样,结婚后半个多月都不闻不问。

  责任心怎么这样不强?

  云凤对这个人更失望。

  就他母亲那样的人以为有人喜欢吗?

  不知道这个女人以后还怎么作呢?

  眼一时走了眼一时清净。

  刘兰云长出了一口气,盼着天下太平吧,只要不来捣她的乱,她就念弥陀佛。

  展红英安慰刘兰云:“刘姐姐,你不要拿这样的人当一回事,她能折腾,来回跑得起嘛!”

  云凤心想:自己想的简单,没有跟这个人处过事,对不了解的人,真是得好好地了解一番。

  行驶权力惯了的女人,绝不会素素静静的老实一会儿。

  云凤真的为刘兰云悬了心啊!。

  刘兰云还是塌下心来。

  送走了瘟神心里豁亮。

  看刘兰云的面子,云凤跟着送了李向东一家。

  柳城禄去送了,云凤不去觉得是不给李向东面子,就冲她张晓华那个样子云凤才不会送她。

  云凤没有忘记她的恐吓信,,管不了自己的儿子就迁怒别人,这样的人是多么的不讲理。

  云凤送着他们也没有给张晓华一个笑脸儿。

  张晓华还憋屈呢,云凤竟然对李琦锐没有一点儿情,这次云凤要是答应帮李琦锐飞黄腾达的承诺,她才觉得稍微有面子。

  云凤这样看不起人,是对她最大的侮辱。

  究竟刘兰云与李琦锐的感情怎么样?云凤和展红英都没法儿问出口。

  那样的事情怎么问?

  让人难以启齿。

  “云姑姑!”武子放学回来,高兴的喊道。

  “刘姑姑!展姑姑!”武子挨个儿的打招呼。

  小脸满是汗水,看出他是跑步回来的。

  武子在练武,有班车都不坐,天天来回的跑,这个孩子非常的艰苦,从来也不偷懒,比云珍的儿子强强,强远了。

  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