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17章 填不满的坑

第417章 填不满的坑


  是啊!满场的都是吸气声,叫好声,啧啧声。

  看清楚了,老爷子比以前硬朗了,脸色变得白里透红,没有拄拐,向大家走来。

  赞叹声女人发出的最多:“是啊!是啊!……老爷子好像年轻了十岁。”

  “年轻了!就是年轻了!”

  老爷子示意大家肃静,立刻只剩了呼吸声。

  老爷子又说了一句话:“我觉得很受益,我的心脏病好像去根儿了。”

  我天呐,还治病!全场还是没有压抑住议论声,明摆着的例子,不是空口说白话。

  参加婚礼的有上万人,还不是全家都来的。

  这个广告现场可是人不少。

  宣传力太大了。

  婚礼的礼仪完成,坐席的时候大家都是议论这件事的,人人都高兴,以前她们不太信,云凤饭店的包子有这样神奇的效果?云凤都没有做过广告。

  因为以前云凤的菜总也没有够卖,她也没有想把一个包子顶别人的十个卖钱,跟别人的价钱是一样的。

  想要多挣钱,就得有一个过渡阶段,让人感觉到你的东西特殊的好,得让人认可花大价钱,你硬多要,谁会花冤枉钱?

  卢雅郡,刘兰云都来参加展红英的婚礼,看着大家对云凤快餐公司的商品这样热衷,二人都高兴极了。

  快餐公司的商品如果能大销,供不应求,公司的前景是多么的光明。

  都和云凤是真心的,能不高兴吗嘛!公司兴旺,他们的工资也高。

  终于把展红英娶到家了,霍迁盈当然的满面春风,霍老爷子今天最高兴,云凤给她孙子介绍的媳妇他就看着顺眼。

  林冬英因为有一点儿小小的惋惜,可是在霍老爷子在场的时候,她也不敢露出一点不满意。

  婚礼是皆大欢喜,展宏图更是乐得飞扬,如今,霍家成了展家的亲家,比跟云凤近多了。

  他要是能熬到一个汽车公司的经理,他就大发特发了。

  超过祁东风的权利,在云凤的面前也没有了以往的怨妇姿态,笑得嘴角高扬,面色带了得意,他想超过祁东风的权利,让云凤羡慕他后半辈子。

  他都想到坐上交通部长的座位,怎么也得比祁东风财大气粗。

  云凤扫了一眼展宏图,看出来了他的得意?

  他有什么得意的,想借着妹夫的天梯攀上天吗?

  有那个后盾,也得有那个本事,扶不上墙的烂泥终究是粉碎。

  云凤就是没有看好展宏图有多大的煞威。

  快四十岁的人了,就是个司机,有什么组织能力会被人看重?

  原来人的野心都不小。

  看似老实巴交,谁知道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。

  云凤再也没有看一眼展宏图,展宏图却对着云凤一眼一眼的看来,被祁东风发现了,祁东风虽然不好吃醋,没有把展宏图当了对手。

  可是展宏图对着云凤有示威的表现,这更让祁东风讨厌。

  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也不衡量衡量配不配,就仗着二伯是个市长就把自己抬得很高。

  只是云凤是长眼睛的,眼睛还特别的亮,没有被展宏图混乱了心神。

  祁东风知道展宏图不结婚的原因,就是对云凤不死心,一张怨妇脸,他已经看过多次,懒得和他一般见识。

  就当他是个跳梁小丑。

  今天他敢示威,惹了祁东风的怒,冰冷的眼睛看向展宏图,眼里有三冬的冰寒,展宏图一直在看云凤,怎么能看不到祁东风的神色具厉。

  祁东风已经是副师级,带着那么多兵,自然就有上位者的威严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心里一怒,眼神怎么会不吓人?

  祁东风看展宏图一眼,展宏图就浑身凉飕飕的发麻发木,心里哆嗦冷颤连连。

  看着他那畏畏缩缩的样子,连仗势欺人的胆子都没有,惦记人家姑娘还装矜持装高贵,等着人家上赶着,这样的人跟李琦锐就没有一点儿的比。

  就是一个自私满腹的窝囊废。

  今日得意了?想仗势欺人也得有那个本事!

  祁东风头次这样厌恶一个人,他都赶不上霍迁韧的心态。

  喜欢还装相,不想一点儿卑微。

  把自己看得那样贵重,却让人瞧不起。

  这人就是一个怪癖。

  只要展宏图往云凤这里看来,就会看得祁东风的冷眼,展宏图眼神闪烁了好几回,都被祁东风的凉冰眼冻回去。

  很快就变成了怨妇脸。

  让祁东风鄙夷。

  这样的小动作还是让云凤看到了,云凤不禁一笑,置之不理。

  祁东风跟那样的人较的什么劲儿?

  云凤觉得好笑。

  祁东风从来在她面前没有冒过酸水儿,就是自信极强,没有感到危机感,对她是绝对的信任。

  云凤对祁东风满意得很。

  婚礼结束,展红英的娘家人也没有说不来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人还没有到,真是让人费解。

  云凤劝了展红英几句:“不要因为别人对你不重视让自己心里憋屈,不值得。”

  展红英的婚礼就娘家那点憋屈事,就算办的很顺利,唐国娟没有敢出一句闲言。

  云凤估计她是被霍迁韧的死吓住了,担心霍东林会对她不利,还是知道死活的,不是拼死妄意而为的。

  知道怕死的人就好控制,也许霍迁韧的死把唐国娟彻底镇住了。

  但愿的展红英没有麻烦。

  展红英婚宴过了五天,她的娘家人才到。东山至京城也就一天的路程,拖了这么多天才来,是因为没有路费的原因吗?

  都奔了云凤的饭店来。

  没有路费就别来,等过了日子再来算怎么回事?

  云凤的心里都不舒服,究竟为什么?看看就知道了。

  两个妹妹两个弟弟都带了全家人,展红英的父母却没有来,两个弟弟则带了丈母娘小姨子,两个妹妹一个带小姑子,一个带了婆婆。

  一致的口径就是来晚了是在等展红英给寄路费,到日子没有收到钱,都是现借的,凑了三四天才把路费凑齐。

  哪个都说没钱。

  这就是想把随礼的钱也省下,展红英的两个妹妹没有多说什么,两个个弟媳妇嘴很巧,夸着展红英:“姐姐对我们多好,我们都指望姐姐活着,心里也是愧疚,这回来我们就不走了,自己想法儿挣点钱,也省的光花姐姐的钱。”

  云凤一听全是大花面,仗着练嘴皮子活着,看看一个个带着奸猾样儿,这样的人怎么会吃苦?

  就仗着剥削人活着。

  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