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20章 婆媳

第420章 婆媳


  其实他们身上都有钱,谁家没有个积蓄?

  装穷会占便宜,谁不装穷。

  让展红英把他们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住着大星级饭店,吃着饭店的美味招牌菜,展红英月月的工资给他们分了。

  他们就是冲这些个好处来的,再找个好工作,挣着容易的钱,刮着白得的钱,他们也要富起来,谁不想阔气?

  没想到展红英嫁了高门,就把娘家一脚踹。

  这个态度让他们接受不了。人d  底线就是两个极端,对你越好的人,看透了你,对你失望凉肠子了,对你讨厌的就劲大儿。

  这家人干的什么事?想在京城站着,行李都不带,光想刮扯姑奶奶。

  展红英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,是她的亲人,对他们好,成了吸血虫,她的忍耐力很脆弱。

  适可而止的道理贪心的人不懂。

  觉得是别人变了,别人应该总满足他们的要求才对,别人就是一个大餐,随便他们嚼用。

  展红英愤恨的躲了他们,几个弟媳妇,口口声声说她阔了,她糟了多少罪?她们是不会想的。

  只知道占便宜,没有一点回报,展红英才明白这个道理,惯的毛病。

  云凤很为展红英难过,都快四十的人了,挣了那么多钱,自己手里却没有几个钱儿。

  一窝子吸血鬼,云凤没有提让展红英的家人住饭店,展红英供了家里那么多钱,来参加婚礼竟然要三千路费,好像展红英欠了他们八百万。

  竟然比婚礼迟到几天,这是让展红英难堪,你不掏钱,我们就不给你长脸,做得多绝。

  用着展红英,还不拿展红英当回事,觉得姑奶奶就是欠娘家的,随便她们算计。

  云凤都可怜展红英遇到这样一个娘家,说到底就是惯成了剥削人的贪婪。

  根本没有拿着展红英当回事,认为姑奶奶挣钱就应该是家里的,因为你没有结婚,家里是理所应当的得钱。

  这就跟前世的云家人一个德行,得惯了便宜认为就是应该得的。

  云凤极其不喜欢这样的人家,自己的饭店才不会给他们住一天,就是空着也不让他们住。

  云凤知道展红英是真的怒了,没有把她看在眼里是展红英的软肋,就是来这里搜刮她的钱了,哪是来参加她的婚礼?

  如果他们来京城目的不是站京城,注定不会自己花路费给展红英参加婚礼。

  这么没有一点儿亲情的人家,展红英从此会彻底的脑。

  知道展红英没有让他们住饭店,云凤对展红英很满意,很可叹展红英搭进去二十来万,却买下来一帮仇敌。

  女儿顾娘家都是这样的下场,云凤没有前世,也不会疼给云家的钱。

  云凤最不喜欢吸血鬼,躲她饭店远远的才好,她不会说那句客气挽留的话,从展红英的嘴里知道那家人没有带一点行李,展红英也没有伺候给他们买,云凤心里这个痛快。

  云凤对林冬英的观察,还有展红英的叨咕,知道林冬英对展红英心里有节儿。

  展红英不喜欢和林冬英住一起。

  可是她的家人占据了她的房子,展红英心里一定憋屈,这个云凤再乎。

  展红英的喜怒哀乐是云凤最关心的。

  云凤的事情也是展红英最上心的。

  婆媳天天见面,免不了出现摩擦,万一要是有了口角就不好了,让霍迁盈在夹缝中生存。

  云凤关心展红英的事,就电话询问,林冬英这些天撂脸子了没有?

  展红英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性格,当然能看出细微的对她不喜,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也不是霍迁盈嫌弃她,对林冬英她还是能忍的。

  云凤听出一点儿苗头:“红英,你只有忍,一个婆婆还是撼动不了你们的婚姻,你能忍,霍迁盈不会看不出来,他会体会你的心情,会对你越好。

  林冬英只是脸子沉,没有说三道四的,没有挑你的错处,你天天在外边忙,只是到霍家住一宿,过去跟林冬英问个好,少说话,就没有什么事了。

  等你们家的人走了,你们搬出来,一个礼拜顶多见一次,你就是闭口没话,她能挑什么礼?

  你就不卑不亢的,恭敬的对她问候一句,她能把你这个不锯嘴的葫芦怎么样。”

  云凤担心展红英的脾气急,林冬英慢待她,她的急躁劲儿上来闹出岔子。

  看来林冬英对展红英是冷暴力,展红英当然要回报冷暴力,这叫礼尚往来,婆婆不尊重媳妇,媳妇怎么会尊重婆婆。

  好歹林冬英是个文化人儿,不会做得太过份吧。

  心里不管怎么不舒服,嘴上不表达就是深沉大。

  有深沉的人不容易打起来。

  云凤说道:“心里明白就好,不用嘴上表达,你应该向你婆婆学习,好好地长深沉,不能急躁憋不住,心里摽劲儿就好。”

  云凤掰开揉碎的嘱咐:“这样吧,你如果心里憋屈,就在饭店开一个房间,你就说天天饭店打烊晚,霍迁盈还得天天接你,让霍迁盈住到饭店,省的天天跑,一个星期回去一回儿看看林冬英就行。”

  云凤想了一个最好的主意,展红英心里不忍占饭店的客房,让云姐姐损失收入。

  展红英说道:“云环姐,一个客房一年损失多少钱?我怎么能那样败家?”

  最后二人商定展红英在饭店有卧室,二人就住到卧室就行。

  展红英感动得稀里哗啦,云姐姐对她的好是父母都没有的。

  处处为她着想,恐怕她受一点儿委屈。

  展红英哭了,抽泣半天,云凤明白她为什么这样伤心,还不就是林冬英因为霍迁韧玷~污~了她,林冬英对她排斥,展红英心里多委屈,是他们霍家人糟践了她,林冬英竟然嫌弃了她。

  嫌弃她,就应该死命的控制住儿子,对待儿子好,却委屈她,展红英是个欢快爽朗的性子,见她那样冷暴力展红英心里比任何人都脆弱。

  为了霍迁盈林冬英妥协,为了霍迁盈展红英也是妥协的。可是林冬英就不能对展红英如才见面的时候?

  过去的事情纠结什么?纠结有用吗?只能伤婆媳的感情。

  为了避免有冲突,云凤就要关心这件事。

  展红英是她的挚友,林冬英也不是外人,林冬英也不是坏人,避免冲突缓解情绪,就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变。

  如果婆媳冲突可不比母女冲突后可以自行缓解,婆媳冲突是会记仇的,对谁不好云凤都不忍心看着。

  早早的放开是好事。

  //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