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33章 道歉的目的

第433章 道歉的目的


  老大没有结过婚,没有孩子,媳妇的孩子扔在了婆家,那个男人就是想用孩子把她控制回去,既然离了就没有想再回去。

  两人都没有孩子,老大很希望媳妇能带来一个孩子,两人老了也有一个照应,财产也会有人继承。

  可是男人不给,他恨女人跟他离婚,就是不想让女人称心如愿,其实男人带着俩孩子,是不容易找到二婚的,也是个困难问题,可就是别着劲儿呢。

  老二媳妇的孩子人家还留着继承老二的香火呢,不会给媳妇,媳妇可以再生。

  老二媳妇没有老大媳妇那样想孩子,老大媳妇没有指望就惦记留给男人的孩子。

  可是她眼一时要不来。

  其实把男孩给媳妇,留下一个姑娘,那个男人还好找媳妇,可是那个男人不着调,不会过日子,就会喝大酒。

  知根知底的谁敢跟?男人因为这个也不舍出儿子去管别人叫爸爸。

  他还想用儿子养老呢。

  两个媳妇儿都眼馋老三的儿子,跟小安安这样亲近,哪个都想傍上云凤这样的人家。

  她们想的真多,云凤是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江雪莹和婶子聊了半天,到了太阳快下山,云凤就张罗走。

  二人只有不舍的分手。

  云凤一家住在山庄。

  养精蓄锐一宿,次日,云凤想和祁东风一起爬山,山不是特别的高。

  难得祁东风休假几天,祁东风当然想让云凤乐呵,可是云凤现在是孕妇,已经三月有余。

  不适合爬山,祁东风建议云凤在山边转转,看了一回看满山的果树,看看青山绿水也就行了。

  云凤是从善如流,觉得自己也是不适合爬山,万一要是摔了,自己岂不是白受罪。

  云凤没有别的孕妇那样娇气,经常散步锻炼,她的体质好,怀孕对她没有什么不适。

  只是闻到了羊膻味儿才吐了一回。

  以后再也没有吐。

  两人就转着在山前赏景儿。

  江雪莹牵着小安安的手和柳城禄漫步在山边。

  她觉得自己真是没有在世上白走一回,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样幸福的日子。

  江雪莹不禁又想起以往,眼泪在眼圈儿里转了起来。

  柳城禄发现她的面色不对劲儿:“雪莹,你怎么了,累了我们就回家休息。”

  江雪莹叹一声:“我不累。”

  江雪莹往前走了两步,避开柳城禄的眼睛,用帕子擦擦眼:“山风很凉爽,还刮起尘土呢。”

  柳城禄明白她的意思了,她这是又想起往事,她的记忆恢复的那么清楚,怎么会忘掉最凄惨的事情,人的经历谁会忘,除非很小的事情。

  柳城禄对柳家又憎恨起来,不是他的父母,江雪莹和云凤都不会有那些磨难和痛苦。

  还好云凤的婚姻不错,这个女儿也是做了一件冒险的事情,祁东风有朱莉亚那样的妈,如果祁东风不是跟朱莉亚断绝关系,云凤怎么也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  自己才见到云凤的时候,就担心祁东风像他的妈。

  还好没有傍朱莉亚,和祁荆山是一样的人,自己只有为女儿庆幸。

  女儿真是冒了一次大险。

  一家人在山庄住了五天,云凤担心刘兰云被算计,就张罗回家。

  一家人都知道云凤是担心刘兰云,也就不能再住下去。

  回来了云凤就给祁荆山打电话问调查的怎么样?

  祁荆山和侦查员只用了几天的时间,就把云凤公司职工的底细全部调查完。

  云凤是怀疑张晓华安排的人败坏刘兰云的,查清楚了柳家在她的公司安插了三个人。

  这是一个巨大的收获。

  云凤很是高兴。

  柳家真是能算计,老头没死之前,他们柳家的人已经进了她的公司。

  三个人一男两女,一个是陈小梅的未婚儿媳妇,一个是陈小梅的外甥女,一个是柳家老太太娘家嫂子的孙女。

  干的是真隐秘,一个柳家明面上的人也没有用,这是在抢夺她公司的大权,想谋划归柳家。

  算计的是真好。

  柳家的心真大,陈小梅就是一个**谋家。

  永远在监狱关着她才好呢,等她出来还得作妖。

  他们想夺公司大权,就造刘兰云的谣,难道没有张晓华的参与?

  张晓华为什么没有动静了,她那样的人会死心吗?

  这个谣造的是一箭双雕,刘兰云肚子的孩子一定是被安到了卢雅郡身上。

  李琦锐的话意有所指,刘兰云只跟卢雅郡在一起工作,没有接触别人,不是指卢雅郡是指谁?

  云凤就觉得自己猜的不错。

  好像李琦锐说的话跟谣言有关,柳家的人进来了都有一年了,以前她们怎么没有放出谣言?

  李琦锐也没有当着他们说,他们怎么就和李家不谋而合?

  这个是个大问题,云凤深入的想,莫不是李家的言语被柳家利用?也有这个可能。

  云凤先压下了心里的疑惑,她还是不想声张,要吊大鱼,就得有耐心。

  云凤沉下心去等……

  云凤去问卢雅郡:“李琦锐一家来没来捣乱?”

  卢雅郡说道:“没有来,是被你的话吓住了还是李琦锐开了窍儿。”

  云凤笑一声:“我看这是暴风雨前的焖静,张晓华那个人不搞事情怎么会死心?或许她有更好的招数对付刘兰云。”

  云凤在刘兰云面前都不忍说这些,不能让她一个孕妇上火心窄,伤心过度。自己看着她不出事就好。

  云凤看着没事就回家,才出门就遇到一个不认识的熟人,要不是和云山在一起,云凤怎么也不会认出来。

  那个人喊了一声大姐,原来是云燕儿。

  日子是过得真快,转眼就是三年,云燕儿已经出来,她来干什么,还有什么脸见她?

  “大姐,我是云燕儿。”在云凤默默的注视下,云燕儿以为云凤没有认出她来,赶紧的说明自己是谁。

  云凤心里不悦,云山这是得寸进尺了,给了他孩子点儿钱,他就把云燕儿这个鬼引进来了。

  云燕儿的心术那么不正,见她干什么?

  这是从里边出来,一刻也不缓,就想到来算计她,这家人想的只有钱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