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38章 骂的那叫难听

第438章 骂的那叫难听


  “养胎就回家,在公司干什么?”李琦锐就是听了张晓华那一套,还有嫉妒心作祟,就是认为张晓华没有坏心。

  云凤看李琦锐的眼神像看一个白痴,回家养胎,刘兰云的胎干脆就先打掉吧,还不会有那样的危险。

  “又是听你妈那一套来的?”云凤讥讽的问。

  “云凤,你怎么也糊涂了,刘兰云不是你,你怎么知道她是什么心,她跟我始终没有用上真心,你看看她……”

  “闭上你的臭嘴,你跟刘兰云没有真心,还冤枉她没有真心,你拿出证据来。”云凤听着李琦锐的话就讨厌,断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“对丈夫有真心的人,怎么会对公婆不好,她的父母来她拿路费买吃的,可是对我父母是一分钱不掏,这难道是真心吗?她不应该给我做点儿脸吗?”

  李琦锐的话差点让云凤踹他两脚,话说的真不讲理,就是他母亲那一套,搬来当理说。

  云凤对李琦锐怒道:“李琦锐你懂不懂里表?,刘兰云都没有花过你一分钱,你妈还惦记儿媳妇的钱,她也不是没有工资,她自己的工资留着干什么?

  你妈他们走是不是你花钱买车票?你的钱是夫妻共同财产,你的钱就是刘兰云的钱。

  你父母走,刘兰云给他们买了多少东西,你眼瞎?就听你妈一面之词。

  你妈带了一帮来算计刘兰云,还想让刘兰云孝顺,刘兰云怀孕这么长时间,你给她买过一口吃的没有?你的钱可真是好的,诬陷自己老婆肚子的孩子是野种,也就是你这样的男人能干得出来,就是一个地痞都不会比你龌龊。

  她千方百计的糟践刘兰云,你还挑刘兰云不孝敬她,刘兰云想孝敬就过不去我这一关!

  挺大个男人腆脸说不要脸的话就不知道脸红?”

  云凤怒气冲冲,狠训李琦锐。

  李琦锐强词夺理:“云凤你误会了,不是我妈造谣说的,是你们厂子传出去的。”

  明明就是张晓华来了以后才有的谣言,知道了厂子处理了一帮人,就找替罪羊了,那么能抵赖就拿出证据来。

  “李琦锐,你抵赖不了,我公司女工都写了证明,刘兰云老实,不敢得罪你们,兰云是我最好的闺蜜,她不敢吱声,我云凤可不是老实的,证据确凿,是你母亲散布的谣言,扰乱了我公司的秩序,我要起诉她,让她赔偿刘兰云的名誉损失费,赔偿我公司扰乱秩序耽误生产的损失费,你回去告诉张晓华,我不会放过她,我会把她告上法庭。”

  云凤的话吓了李琦锐一大跳:“云凤,不是我妈散布的谣言,你怎么能起诉她,会让刘兰云和我妈的婆媳关系闹僵,以后刘兰云怎么和我妈在一起生活?”

  “李琦锐你说的真好听,刘兰云跟你妈在一起生活?我怎么就觉得不可能,你妈能容得下刘兰云?三天五天就会把刘兰云的孩子算计没,你说刘兰云会跟你妈生活在一起吗?你以为她们还能不僵吗?现在是婆媳关系融洽吗?都是你妈挤兑儿媳妇,难道你就没脑子,偏听你妈一面之词,是不是你妈给你找了俩小三小四的,你很感激你妈吧?”他妈那样心黑,李琦锐还当他妈是一个好的,是装蒜,还是真白痴,真的不明白?

  云凤就是看他拿刘兰云不当一回事,想让他妈搓磨着玩儿。

  李琦锐是个什么东西?想想也是,这个人的行事作风跟祁东风就是不一样,祁东风不听朱莉亚一句话,李琦锐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?

  “我妈就我这一个儿子,不跟我们一起生活跟谁?”这就是李琦锐的理由,儿媳妇应该服软听婆婆的话没有亏吃,她们说得对,刘兰云仗着自己工资高,瞧不上公婆的钱,认为公婆没有去处,老了得落入她的掌心,所以刘兰云才硬气起来,对婆婆不敬。

  他妈叫刘兰云回家是容不下这个儿媳妇吗?云凤怎么就学会了颠倒黑白。

  他妈一向温和,哪有朱莉亚那样的坏心,连儿女都没有打骂过,怎么会对儿媳妇下黑手?

  “我看你妈有喜欢的儿媳妇,她是指望那些个儿媳妇对她好呢,对刘兰云她绝对是容不下的,刘兰云的孩子在你妈跟前绝对得夭折,你要是个明白人,就不要听你妈的怂恿来纠缠刘兰云,你要是继续纠缠,我就认为你跟你妈是一条腿儿的,另结了新欢,找茬儿想离婚。

  回去告诉你妈去,让她等着法院的传票吧!”

  云凤就是逼张晓华滚回去东北,她不走就找她麻烦,为了刘兰云,云凤愿意做这个黑脸的。

  先保住了刘兰云的孩子再说。

  刘兰云想要这个孩子,哪管没有李琦锐,有这个孩子就行。

  人的脾气不容易改变,李琦锐那个擀面杖是个一窍不通的混蛋。

  刘兰云愿意保住孩子母子一起生活,自己就要帮她保住这个孩子不让张晓华伤害。

  刘兰云这个蔫巴人,也是有主意的,也是对李琦锐凉了肠子,说出来领着孩子过后半辈子,这是对李琦锐多么的失望。

  云凤绝不会让张晓华得逞,就她给自己写恐吓信,还怂恿了好几个写了一大堆,她的心机是多么的狠毒,阴谋诡计层出不穷。

  云凤没有让李琦锐进院,李琦锐感到云凤真是难缠,以为云凤温柔老实,原来比刘兰云厉害得多。

  自己惹不起云凤,也不想和云凤闹得不能见面了。

  李琦锐没有台阶下,想到了一个缓解和云凤僵持的计策,既不让自己尴尬,也不能灰溜溜的走,总得给自己找到一个台阶儿:“云凤,我想跟你们公司的女工打听一下儿,到底是不是我妈造的谣,如果说她干的,我回去会好好地做我妈的工作,不要让她针对兰云。”

  李琦锐以为云凤是因为他妈的恐吓信对他妈有成见,厂子有了谣言就往他妈身上猜疑。

  他去对质,那几个人已经被开除,不一定会有好事者再嘚咕。

  云凤说道:“好哇!”就让你见识一下你妈的真面目。

  云凤领李琦锐进了车间,云凤就出来了,让李琦锐没有理由说,当她面都是在讨好她。

  云凤回了自己办公室等李琦锐出来。

  李琦锐却没有来见云凤,红头胀脸的走了。

  云凤就料定女工说了真话,李琦锐没脸面对她。

  云凤猜的一点儿不差,那些个没有被开除的女工,听了李琦锐打听的事,她们可不知道李琦锐是谁,都大骂刘兰云的婆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,来公司造谣牵连她们被记大过。

  骂的那叫难听。

  李琦锐干憋了一肚子的气,面子没有找回来,没有脸面对云凤,只有仓皇的逃窜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