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41 白莲花的手段不顶用

第441 白莲花的手段不顶用


  祁荆山怎么会答应她,破坏云凤的事情,如果不是她做错,云凤都把饭店那么大的便宜给了她,怎么会无缘无故找她麻烦?

  就是云凤找茬儿报仇,自己也不管,这个女人耍了半辈子的心机,恐吓信都是她鼓捣人写的,她自己不出面,比朱莉亚的心机还阴暗,连朱莉亚的恐吓信都是她怂恿的。

  云凤找到了她的错处狠整她也是活该。

  作威作福,阴谋诡计没有少给朱莉亚做榜样。

  就是个欠收拾的女人。

  祁荆山再也没有一句言语,李向东看看祁荆山,想给张晓华说说情,看着祁荆山黑沉的脸,李向东只有闭嘴,祁荆山可是他的上级,他不敢违逆,退休了祁荆山的遗威还在。

  他向来是服从命令的一个。

  张晓华恨死了祁荆山,这点儿面子他就不给她,祁荆山吩咐云凤不过只是一句话的事情,他就这样难为她,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当权的局长,都退休了,谁还比谁权利大?

  还不都是等死的劳保,还有什么谱好摆?

  张晓华愤恨,祁荆山是仗着亲家有人脉还是看不起李向东,李向东这个窝囊废,一辈子被祁荆山压着没有超过他。

  儿子还是那么窝囊,真是父子一个德行。

  李琦锐更让她恨铁不成钢,你搞云凤你就下手吧,成天回家跟她嘚咕,自己怎么会瞧得上一个勾引儿子的贱~人!

  你要是搞鼓了她的肚子,我有什么办法?可是这个儿子就是一个不会咬人的狗,咋呼多少年,也没有尝到人家的一点儿味儿。

  让祁东风那个心机深沉的得了一个天大的便宜,不但云凤有的是钱,她还有一个高官的爹,现在有认了一个那么大官的爷爷。

  如果李琦锐上了云凤,就是硬来来,云凤她还能不从怎么地?李琦锐哪点儿不比祁东风强?

  祁东风抢了她儿子的媳妇儿,祁荆山更是仗势欺人,得便宜还卖乖。

  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,怎么能让她不羞恼?

  张晓华恨死了祁荆山这个小人得志怂奸坏的货色。

  可是她还真的不敢惹祁荆山。

  “向东,你赶紧回家!”张晓华只有收拾架子,求李向东回家。

  “你要是听我的搬家我就回家,不然我不会抢儿媳妇的住处,我嫌丢人现眼,我一个老公公抢儿媳妇的家,我是没有脸。”李向东不想回去,烦张晓华搞事情,就是冷暴力对付她。

  “你让云凤撤诉,我就搬家。”张晓华灵机一动,就提出交换条件。

  “我让云凤撤诉?你以为我是云凤什么人?”李向东这回才想明白,张晓华这样的人不好好受制会永远的张狂下去,这个家就没有太平的日子过,云凤要教育张晓华,李向东是不会恼怒的。

  “你……!”张晓华气结,李向东胳膊肘往外扭,帮着外人整治她。

  几十年的夫妻情份他都不念,不知道什么是远近,不向着一家人向着外人,这个人是不是活混蛋了?

  张晓华无奈,求告无门,打官司她只会输,她只有先退一半,把云凤稳住再说。

  “向东,你回去吧,我答应你搬家。”张晓华只有软语的求,自己先退一半,刘兰云那个废柴必会感动,让她求云凤撤诉,她怎么敢不从,张晓华捏不了鹅卵石,只有捡刘兰云那个软柿子捏。

  主意打定,她心里得意起来:以后有的是时间找刘兰云那个贱~人算账,自己去儿子家住不是过分的要求吧,她不让自己住儿子家,自己就会起诉她。

  看看谁有理?你们会干的谁不会干,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最是自己的特长,等着刘兰云那个贱人失去肚子,失去丈夫的时候让她哭死!

  可是张晓华得到的李向东的答复不称她的心。

  “你先去搬吧,我现在还不想回家,等我想好了吧。”李向东淡淡的回答。

  “李向东!你……耍我?”张晓华悲愤欲绝,李向东何时对她这样冷淡过,自己的形象是贤妻良母,谁人不夸,谁人不羡慕?

  李向东几十年视她如珍宝,这是被云凤一家人挑唆坏了,云凤就是报恐吓信的仇,绝对是没有错。

  张晓华一看事情没有进展,李向东说话不算数,她一贯的是心机婊,演了白莲花几十年,对李向东是效果奇佳。

  想到年轻时她想干什么只要悲悲戚戚的一表演,李向东立即心疼的了不得。

  她就是用白莲花的谋略打败了婆婆在李向东心里的份量,认为他的妈就是无理取闹,虐待儿媳妇,婆婆在李向东面前威信大减,从此自己再不受婆婆控制,对那个死老太婆施加手段,虐待她直到死,儿子不管她,自己对她没有好,她说话儿子不信,李向东只信自己的话,李向东认为他妈都是谎言,死老太婆有理说不出,那才叫一个爽!

  李向东的工资交给自己,他妈从此失去当家的权利,那才叫痛快,老太太嘚咕什么,李向东都不会信。

  就是自己的天下了。

  她婆婆死了以后,她就不大装白莲花,她大权在握,没有和她抢权的人了,李向东的官越来越大,自己就不是白莲花的姿态待人,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官太太,对白莲花的行径已经生疏。

  再装白莲花,已经没有那么娴熟了,声音有些僵硬,心里有些委屈,你别说这样一来还真的摆出了白莲花的架子,委委屈屈,悲悲戚戚,一副可怜相儿。

  “向东,你不回去我的心里多难过,想想我们夫妻几十年,你都没有这样对我冷淡,你是受了谁的影响才这样看轻了我?我心里憋屈,娶个儿媳妇不孝顺,和外人合伙欺负我,你让我怎么活?还有什么希望,儿子是个软弱的,丈夫只顾贪玩儿忘了家庭,我活的真没有兴头了,我不如快点儿死,好让儿媳妇心里痛快,云凤也就痛快了。”装白莲花装得不减弱,还不忘把谁都踩几脚。

  “闭了你的嘴!儿媳妇这样坏,那样坏的,难道你当儿媳妇的时候就是很坏的?尽算计婆婆了,你真是无理取闹,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回去好好的反省吧,别人为什么起诉你?你占不占理?说很多没用的,怎么都是你自己有理,这个怂恿,那个挑拨的,就你是好人,好人为什么还有人想告你?

  赶紧滚回去,你不搬家,这辈子我就不回去了。”说话赤果果的影射人,这是求人应该说的话吗?李向东一直以为她是很善良温柔的人,没有想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,让他在祁荆山面前怎么抬头?自己的老婆这样搬弄是非,把老婆惯这样,就是自己是非不明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