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42章 狠揍

第442章 狠揍


  “你……”张晓华当着祁荆山的面被爷们儿训,就是下不来台,脸色青红二白,眼神屈辱委屈。

  立即就哭起来:“我……我,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李向东,你这样对我,你有没有良心?”

  张晓华哭着跑了,演起来年轻那一套,哭着跑,让李向东追着给她赔礼道歉。

  可是她的愿望落空了。

  悲愤失望的回了家,躺下就哭了半天,她就是亏大了,给李向东生儿育女,最后落了一个被冷落训斥不得丈夫心的结局,她那样争强好胜,从没有落过下风,把婆婆都打败的智谋强者,却败在刘兰云手里。

  那个贱~人有什么手段?把她打得惨败?

  是不是勾引了老公公一起对付婆婆?

  想当年她就是总给老公公卖乖,打击婆婆,老公公张嘴闭嘴的训斥婆婆,婆婆落败可不是一个原因,自己那个婆婆可不是省油的灯,比自己不讲理得多。

  她记住了与刘兰云是不共戴天的仇,跟云凤是不能和解的冤仇,让她们等着吧!自己还能不能有报复的机会?整治刘兰云自己是一把稳拿,就是不好整治到云凤,这个让她最是愤恨。

  云凤就是刘兰云的靠山,有云凤在整治刘兰云就不容易。

  她还是真想不到辙整死云凤,怎么想怎么没路,想让她放弃整死刘兰云,她可是不情愿的。

  不甘心,不死心!她誓与刘兰云不死不休。

  恨意可是真大。

  张晓华跑了,祁荆山说道:“向东,我问问云凤是怎么回事?”

  李向东:“嗯。”了一声。

  祁荆山就给云凤打电话,听云凤说了前因后果,祁荆山气得脸墨黑:“给她一个教训!”

  李向东一听祁荆山的话,就知道自己老婆惹的不是小祸,祁荆山总夸云凤,就凭李琦锐结婚张晓华带了那么多人住吃云凤的饭店一分钱不花,就证明云凤是多么有朋友义气的姑娘。

  他就断定云凤不能平白无故的起诉张晓华。

  祁荆山撂了电话,怒瞪李向东:“我说你就是一个糊涂虫,自己的老婆什么样你就不知道,看意思你还想给她说情,这样的人应该进局子里受受教育,让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。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李向东急急的问。

  祁荆山就把张晓华做的事跟李向东一说,李向东也是傻眼,张晓华真是不知道深浅,污蔑了自己的儿媳妇,还扰乱了云凤公司的秩序。

  云凤的公司裁人是有损失的,新手上班当然不如老手熟练,耽误生产。

  怪不得人家起诉她,她把人家公司的两个经理都污蔑,谁能忍受这样非法的行径?

  他老婆惹的祸不小,自己得赶紧处理,不然连累儿子跟着丢人。

  儿子的婚姻会破裂。

  上哪儿找刘兰云那样老实忠厚工资多的媳妇儿去?

  “荆山,我回去一趟。”李向东没有等祁荆山再说什么撒腿就往外跑,很快到了家。

  张晓华见到进来的李向东,嘴一个劲儿的直撇。

  硬克啊!不回来,怎么还是回来了?张晓华不禁得意,他还是离不开她,一见面,他就坐不住炕了。

  李向东一向脾气很软绵,从来没有跟张晓华动过粗,气急了也就是吼两句,张晓华正得意着,还没有说出来什么话,李向东的拳头就捶向了张晓华的肩头。

  一拳就把张晓华给打蒙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疯了?你竟然打我?”张晓华及时的喊起来,就是给自己娘家的人报信儿让他们来阻止李向东。

  可是她的侄女和侄媳妇全去逛街了,只有侄子在家,她的侄子慌忙过来拉架,哪是李向东的对手。

  李向东真的气坏了,老婆干出这样的事情,让他怎么能装傻装不知?

  张晓华的侄子还想救他姑姑,被李向东一脚踹老远的:“滚一边去!”李向东本来就不同意张晓华带侄子侄女,知道李琦锐这里房子没有多余的给他们住,带了这么多人把儿媳妇欺走,她还觉得理所当然,自己就是赌气不回来。

  今天不狠狠地收拾她,就不能让她收敛,李向东狠狠地把张晓华暴打一顿,就不来冷暴力,不如热暴力能教育人。

  张晓华被揍的没有一个地方不疼。

  他可没有挨过一下儿打,一向被李向东娇惯,突然李向东这样暴力,她怎么受得了,委屈痛恨的要死。

  她还是不敢还击李向东,就装起来死,一句话不说,李向东让她搬家,她就摆肉坨阵。

  李向东也不能再继续打,已经打得不轻了,再打就会出人命。

  李向东只好罢手。

  李向东打完张晓华就奔了云凤的公司找刘兰云,她没有想到云凤会在公司,祁荆山说过云凤从来不大去公司。

  刘兰云和李向东打了一个招呼,就再没有下言。

  李向东是想劝刘兰云说服云凤撤诉,云凤在这里他就没有脸说了,只有和云凤道歉:“云凤,对不起,你婶子扰乱了你的公司,是我没有教育好她,都是我的责任,我向你道歉。”

  云凤淡笑:“人说话办事都要考虑后果,法治社会可是不论亲疏的,谁犯罪谁担责任,李叔叔要是不是你怂恿的张晓华来捣乱,就不是你的责任,你倒的什么歉?该是谁的责任就找谁,责任人是跑不了的。”

  李向东求告的口吻说道:“云凤,看琦锐的面子,原谅你婶子一次吧,我会把她管紧。”

  “李叔叔,李琦锐也不是一个懂道理的,跟他妈是一个样,这样的人我跟他没有什么面子,你说你管紧她,难道你像穿蚂蚱一样把她穿起来?

  她跟你半辈子你怎么没有把她管好?我们还是应该谁的罪谁担,违法就得有法律管着,她的诽谤罪谁也抹杀不了。”

  李向东来给张晓华求情,云凤就十分的反感,干出这样事情的老婆,还给她求情,也不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,自己就是不给他面子,跟他们李家没有什么面子!

  李向东欲言又止的哭丧一个脸,云凤说道:“刘姐姐,我们去饭店吃饭。”

  刘兰云坐了云凤的车,招呼着卢雅郡,三个人去了展红英那个饭店。

  李向东怔在那里,云凤不给他一点儿面子。

  云凤没有请他去吃饭。

  他把钱全交给张晓华,住到祁荆山那里,祁荆山吃什么他就吃什么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