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65章 满月宴

第465章 满月宴


  这大好的宴会张晓华没有捞到,还挨了一顿揍,她真的是没有想来捣乱,听说霍家老爷子到场,她就没那个胆子了,要是没有霍家老爷子,她是真敢捣乱的,但是她也没有想捣乱,她就是想吃云凤饭店的招牌菜。

  李向东就是不让她跟着,她这人无理取闹,万一要闹出事来,老爷子动怒,连他都好不了。

  张晶和张丽去了卢雅郡公司多少回,公司的保安不让进,她们好久没有见到卢雅郡了,这次最重要的就是见卢雅郡。

  她们的愿望也没有达到。

  云环云秀她们从来就没有下过饭店,饭店的招牌菜也是吃不到的,今天是云凤借着孩子的满月酬劳所有的员工。

  云秀和云环是作为云凤的亲属都没有干活,只等着坐桌子。

  云珍今天胆子大起来,把儿子都弄上桌,吃了一个够,强强闹着要天天吃这样的好菜。

  云珍连说:“行行行,等你娶了媳妇,让你媳妇天天给你吃这些好菜。”

  云环、云秀都撇嘴:天天吃这样的好菜,你儿子是皇帝?云凤三个大饭店加公司都没有像他们这样会享受,谁家女儿给他?那是养爷处吗?

  云环和云秀对视一眼,眼里都闪过震惊:难道云珍想的是……

  云环激凌凌一个冷颤,云秀的胃往外翻涌,几乎要吐出来。

  不可思议,白日做梦的人还是真多。

  看到云珍对云凤抱的孩子眼里闪过厌恶,还闪过了狠厉。

  云环又是一串的冷颤,云秀的心悬起来。

  云环悄悄到了云凤跟前:“云凤,你留意一下儿云珍。”云环低语说完就坐回来。

  云环过来就是为的说这句话?云凤眼角就萨着云珍。

  云珍一眼一眼的看过来,被云凤捕捉到对她儿子的敌视眼里的阴狠一波儿接着一波儿。

  云凤惊讶了一下,就想到以前云珍的言行,江雪莹猜测的没错,她这是盯上了小安安。

  云凤觉得这人可笑,你惦记什么就能达到目的吗?

  云凤轻斥,世界上怎么这样多痴心妄想的人?

  云凤就再也没有理会她。

  小安安和武子就坐在云凤一个桌子,武子也发现了云珍的异样,和小安安低声说道:“安安,你看你那个云珍姨,总看小弟弟不顺眼。”

  “她看我小弟不顺眼?她算哪根葱?”小安安也会评论人了,说的就是对,她算什么东西?

  武子“嘿嘿!”乐了:“安安,我们去问问她,为什么总瞪小弟?”

  “武子哥,你抓到了证据吗?你空口说白话,她是不会承认的。”江雪莹教导小安安说话都得有理有据,更不能胡乱的说别人什么,得有证据,小安安记得牢牢的。

  武子说道:“小安安,我们去抓住证据,让她不能矢口否认?”

  “她瞪一眼有什么用?也少不了一块肉。”小安安的肚量不小,不理会细节的小事。

  武子说:“小安安,不行,我们的人怎么能让她随便瞪来瞪去,不能给她留这个毛病,惯成了还不得在想着天天瞪?把她在众人面前揭穿,让大家看到她是什么东西。”

  武子拉起小安安的手,两人瞬间到了云珍她们的桌子近前。

  云珍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人,看见武子牵着小安安的手,示意强强去拉小安安。

  强强早就被他妈教熟了,嫉妒武子和小安安在一起,强强去拽小安安被武子拉住的手,用的力气不小,小安安尖叫一声:“好疼!”随后手就被强强抓住。

  “你干什么?武子看小安安疼得吸气,不由愤怒:“你滚远点儿!”

  云珍一看不乐意了,武子在掰强强的手,一下子就愤怒了:“你什么东西,敢打我儿子?”

  云珍假装给俩孩子拉架,胳膊肘对上强强的心脏狠狠地一搥,强强嗷的一声,疼得弯腰抱住心口。

  云珍在使劲踩武子的脚,云环看不过去,噌地就站起来:“云珍你在干什么呢?”

  云珍怒道:“用你管?你一个要饭的,装什么善良,谁不知道你们一家子有多坏!”

  云环被她说的怔住,把要说的话噎了回去。

  江雪莹很快过来:“闹什么呢?”

  这时候满大厅的都是员工,没有一个带孩子的,只有云珍这样一个好占便宜的带了儿子,大家还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小安安扑到江雪莹身上:“姥姥,她总瞪弟弟,我们想问她为什么,还没说话,强强就拽我的手,疼死了。”

  小安安告状了。

  云珍赶紧满脸的笑:“伯母,不是那么回事,强强是看武子拽着小安安的手,觉得不像话。”

  江雪莹的眼立起来:“你儿子拽安安的手就像话了?”

  武子及时的插话:“姥姥,云珍一个劲耳朵瞪弟弟。”

  江雪莹有一瞬的讶然,很快就悟透云珍对小外孙的敌视。

  江雪莹的眸光锐利起来:“我家孩子还用你嫌弃了?”自己得了宝贝外孙都乐得几天睡不着,她有什么资格恨这个孩子,这个女人忒不要脸吧?

  “伯母,没有的事,小安安就是武子挑拨的来捣乱。他牵小安安的手是别有用心,没有安什么好心!”云珍争辩起来。

  江雪莹冷笑:“你让强强抓小安安的手一定是目的阴险了?”

  “不是,不是!我是看武子不像话才气愤的。”云珍极力分辨。

  “我们都不气愤,你气愤什么?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还是嫉妒?”江雪莹连损带骂的,她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,看小安安的手腕都红了,江雪莹特别的心疼,自己千娇万宠的宝贝,她竟敢搓磨?

  江雪莹当然愤怒了。

  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喜欢,敢觊觎她的外孙女,是找不自在:“我劝你还是自重点儿。”江雪莹说完抱起小安安就走,这是满月宴,是小外孙的喜日子,不能沾染上晦气。

  江雪莹只有压下了愤怒。

  大厅吃饭的才收回目光,有人明白有人糊涂。

  可是大家对美味的吸引力还是比看热闹心急。

  员工没有一个议论的,就是急着吃菜,这样的机会不易有第二回。

  有人明白那个云珍就不是应该好东西,至于她瞪云凤的儿子是什么目的?大家就猜不出来了。

  就是有一个疑问云凤怎么会用瞪她儿子的人?

  不知道云珍是谁的人认为云凤怎么会搭理这样恨她的亲戚?

  云秀云环对视一眼,连蔑视的眼神都不给云珍一个,云珍想掩盖自己的野心,向云秀她们表达自己是为了小安安好。

  她自有一片说词,小安安是个女孩子,怎么能让男孩子牵手,这不就成了青梅竹马,武子占尽了便宜,还收买了小安安的心,传扬出去,小安安就得嫁给武子,不然就没有好名声。

  她的话没有能说跟江雪莹听,觉得遗憾,总得说给云环他们听,他们会告诉云凤,怎么自己是为了小安安好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