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73章 人心

第473章 人心


  云珍连着打了强强几下儿,心疼得要死,暗恨云凤怎么还不叫停,自己的孩子吃了亏,再挨揍,得有多冤,云凤的心够狠,这样偏着外人,灭云家人,就是个忘恩负义的豺狼。

  云珍暗暗的咬牙,气得脑袋发蒙,手上就不顾轻重,打强强就像打云凤,强强挨的都得还给小安安!

  云珍在疯狂的打,就是想挽回云凤的决定。

  强强、、被打得嗷嗷叫。

  总也没有云凤的阻止,云珍简直气懵了。

  现场怎么没有人出声阻止她,她的心都滴血了,这是她的儿子,别人不心疼,她是多么的心疼。

  云凤这个丧良心的,自己打得还不够吗?她想要人命吗?

  云珍气得都想当场打到云凤身上,看看现场没有了一个人,云珍怔住……

  怎么回事,全场都走光,自己怎么还这样傻,打自己的儿子。

  云珍愤愤的收手,抱起儿子找云凤,云凤早就没了影儿。

  自己这是白打了?云珍的肠子都悔青了!

  云凤这是干的什么事?你缺德不缺德?

  云珍气得快疯了,还想找武子算账。

  可是想到她非得留下,自己不能离开云凤的饭店。

  她要在这里扎根,学会管理,帮着儿子干事业。

  现在和丈夫分离,将来他们才有好日子过。

  云珍压抑下心里的仇恨。

  可是她在人前丢了面子,怎么也得找回来。

  可是会计已经给她算完了工资,唐丽琴给了她:“云珍,你现在就下班吧,不要再干了。”

  “唐丽琴,谁允许你这样干的?我没有犯错误,你凭什么解雇我?我们是有合同的,你们没有给我算损失。”云珍一听真的解雇她,她的儿子白挨打了。

  敢这样欺负她,她也不是好惹的,想让她就这样走,云凤也别想好受!

  起码自己得要她赔损失。

  唐丽琴冷笑:“你跟谁有合同?你要不是姓云,你早就被解雇了,你在饭店因为儿子捣了多少回乱,影响了饭店多少事情?你给饭店带来了多大损失?别说是解雇你,就是开除也是够了。”

  云珍和云秀来饭店,只签了三个月的合同,就是试用期,以观后效。

  以后就没有再签合同。

  云珍云秀不懂合同法,云凤告诉展红英不给她们签合同,云凤信不着这俩人,想刷她们受合同牵制。

  云珍认为这里就是她家,以后铁定是她的。

  根本没有想到签合同的事,认为这里就是云家的。

  她不是雇工,她是主人……

  在这里硬气得很,吩咐这个吩咐那个,就想当监工的。

  现在她才意识到云凤给她挖了陷阱,就是想随时赶她走。

  云珍把工资扔到桌上:“我不走,我没有错误,这里是云家的饭店,你唐丽琴不能给云凤做主!”

  云珍带出来耍无赖的架子,就是不走,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?就不信云凤敢那么明目张胆把她拽出去。

  “来人!请云珍出去!”唐丽琴喊了一声。

  进来两个保安:“你请出去吧,不要等着我们拽人,给自己留一点儿脸面。”

  保安的话刺激了云珍,不由的就大怒:“你们敢?我就告你们非礼。”

  唐丽琴笑了:“帽子不是随便扣的,政府不是你们家的,拽她出去!让她去告!”

  想告保安非礼,保安也是受法律保护的,如果都可以无事生非,保安干脆就看着坏人捣乱好了。

  保安是受了经理的任务,这么多人看着,就随便被人栽赃了?

  云珍拼命的不走,也不是两个保安的对手,云珍被拽出去,强强只有随后跟着。

  他今天都被打蒙了,他的妈不是告诉他嘛,让她胆子要大,将来他发了财会是大官,就是管人的,谁也不要怕,在云凤面前听话也不要怕她,乖巧就是装给她看的。

  为的是能把小安安骗到手。

  其余的任何人你都不要怕。

  妈妈会装相,今天怎么真的打他?

  这不对路,妈妈应该让武子跪下给自己赔礼道歉,让那个武老爷子狠狠地打武子。

  今天自己怎么被打,妈妈也被扔出来。

  离了这个饭店,他怎么还能吃到好东西,妈妈经常给他往家带扒鸡。

  那些个香肠、火腿、烤鸭炖鱼、红烧肉炒菜那个香,以后自己怎么还能吃到?

  强强雾迷了,也明白饭店是不要他妈了,自己根本没有打到武子,自己母子怎么会挨惩罚?

  妈妈不是让他狠狠地揍武子吗?怎么没揍着还惹了祸?

  强强只知道吃,根本不会想别的,云珍教的那一套,强强只知道饭店成了他的,好吃的东西她就可以随便吃。

  他想吃哪个就吃哪个,不会被说成是偷,他是饭店的大官,管着所有的人,武子是他的情~敌,妈妈说的,自己务必压倒武子,小安安才能是自己的。

  怎么一切都和妈妈说的不一样?

  强强看被扔出坐在地上的云珍,不由的得很唾弃:“妈妈,你说话不算!你怎么闹得我们被赶出来?”

  云珍一听儿子质疑她的能力,被人这样羞辱,她早就愤怒已极,强强的话刺激了她荣华富贵的神经,不由得更怒,噌的站起来,就薅住强强的脖领:“啪啪!”就是两个耳光:“你这个扶不上墙的,没出息的东西,就干不过一个叫化子?你今天要是不胡闹,怎么会是这样?”

  强强被打懵了,妈妈不是说他是妈妈最宝贵的宝贝吗,从来都不打他,今天怎么连着打,强强想云珍是不是疯了?

  云珍打了强强一顿,心里的气还是没处撒。

  迷迷糊糊的往住处走,强强再也没有了主意,那个横那个不讲理都是云珍给她烹起来的,云珍把他打了,强强就像落水狗,耷拉着脑袋屁也不敢放了。

  这个小子注定是个纸老虎,都是云珍鼓捣孩子学坏,没了这棵大树,这根藤萝就被踩脚下了,再也不能挺立。

  这个孩子很好管,就是遇到了云珍这个不着调的妈。

  云珍愤恨的回家,她的工作没了,指望什么?

  她一个将近四十的人,能干什么工作,她只有社中二年的文化,现代化的东西她一样也不会,这个岁数工作不好找,还想在京城混,她也没有出路。

  只有云凤那里有她适合的工作,饭店公司她都能干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