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74章 坑人

第474章 坑人


  云珍母子滚蛋了,最高兴的就是武子,武子没有因为强强少挨爷爷的揍,武子从来就没有跟云凤说过,强强是云凤的外甥,他是不能比的,云姑姑对他好,他更不能让云姑姑操心,挨了打武子都不叫疼。

  都是强强先出手,武子怎么能打不过他?

  。

  武子没有明着动过手,就是强强打他他绊倒过他几回,云珍就揪着不放,硬赖武子打强强,武老爷子不打武子,云珍就说武老爷子没有家教,我老爷子被羞辱急了,打了武子让云珍得逞,云珍才会饶过武子。

  强强成天对武子不依不饶的,见了武子就横眉立目,武子就是强强的情~敌,强强恨不得杀了武子。

  武子是个练家子,强强是打不到他的,越是这样,强强越恨武子,见着就想得逞的教训武子。

  强强可滚蛋了,武老爷子没有了心里的阴影,云珍是个难缠的女人,一点儿理也不讲。

  武老爷子是看云凤的面子给云珍留脸,云珍越是得寸进尺。

  这个不讲理的女人可走了,饭店肃静一片,没有了她的指手画脚,饭店后厨的人心里高兴。

  厨子对云珍也不喜欢,云珍动手脚的偷吃厨子配好的菜,还抓不到把柄,厨子都是暗憋气,就是看出来也不敢吱声,云珍躲监控躲得很巧妙,谁也没有当场摁着。

  厨子也不敢声张,饭店的人会人心惶惶,会骂厨子草木皆兵。

  整个饭店的人都在庆幸,这个女人可被扔出去,走了一个赖皮狗,大家的心里像吃了蜜丸。

  展红英的家人都滚蛋了展红英的心情好起来,身体胖起来,云凤给她开着工资,展红英心里愧疚,云姐姐在她身上搭了多少钱,自己就这样享受于心不忍。

  展红英要求上班,就把电话给云凤打过去,云姐姐有小孩子吃奶,怎么能天天这样跑替她?

  云凤说道:“你就歇着吧,我怎么说也是轻快的身子,孩子有姥姥照顾,我是有闲工夫的人,你就塌心的歇着。”

  云凤不同意展红英那样劳累,天天在大堂指挥站着走,引起妊娠浮肿多受罪。

  展红英就是不落忍,非得上班,云凤阻止不了她,只有让她任意了。

  为了不让展红英来回跑,云凤让她开一个房间。

  展红英就不舍得开,耽误饭店挣钱她是不干,就在自己的休息室住下。

  霍迁盈追了来。

  二人就在展红英的休息室将就。

  云凤过来看看她们,觉得他们真是委屈。

  二人的意志是坚决的的不开房。

  云凤无奈,就让霍迁盈把他家的大床搬过来。

  霍迁盈觉得这样就最好了。

  二人就在这里安置下来。

  张晓华想抱走孙女,掌控刘兰云和云凤的目的没有达到,她隐忍了这些日子,心里的怒气暴涨。

  张晶张丽进不去云凤的公司,连饭店都进不去,李琦锐也没有给妹妹李琦茜找到和合适的军官,李琦茜也没有工作。

  张晓华这样能忍,就是为了和刘兰云缓解感情,可是她这个人是个闲不住搞事的主儿,一天不起刺儿压服着别人她的心就似滚油煎。

  过了两个月,刘兰云的孩子已经五个月,张晓华旧事重提,让刘兰云生二胎,她经管孩子。

  刘兰云实在气急眼了,怼了张晓华几句。

  张晓华想抱孩子,刘兰云不客气的呵斥她:“我们就是离婚,你也没有权利掌控这个孩子,不知你安的什么心?是想搓磨死孩子?还是想掌控这个孩子的命运,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,有本事你拿来法院的判决,勒令我把孩子给你,你就能称心如愿了,否则你就死了你的野心吧,我的孩子永远不会对你有好感,你做的事情这样缺德,我不会让孩子落入你手,你不甘心也是白费,永远不让你达到目的!”

  刘兰云冷脸呵斥,再也不会把她当一个婆婆,她没有那个资格。

  刘兰云是棉花包失火没救,这就是为母则强吧,想抢她的孩子,就是对孩子好也不行,想挑拨完她们母女感情,这个才是刘兰云的软肋。

  张晓华被呵斥傻眼,刘兰云怎么能这样对她,自己可是她的婆婆,她真是大逆不道,训斥婆婆也不怕天打五雷轰?

  “你这样对待婆婆?你不怕遭天谴?”张晓华声嘶力竭的质问刘兰云。

  “你心里是想怎么对待一个三个月的小女孩儿的?你心里明白,你是怎么对待你婆婆的,你害这个害那个,遭天谴的应该是你!”刘兰云真的不客气,这个泥人儿被张晓华气疯了。

  张晓华被问得一口气儿上不来:“你……!我就让李琦锐跟你离婚!”

  “随便你搞吧,爱怎么着怎么着!再也不会怕你了!给你脸你不要脸,干脆就掲了你的皮吧。”

  刘兰云算是和张晓华决裂到了顶点,刘兰云现在也不在乎了,给他们家传宗接代,爱找谁找谁去,自己还是不伺候了。

  她的要求依了她,她也不会知足,孩子被她抱走她也不会饶过谁。

  刘兰云已经看明白张晓华所有的目的。

  她的侄女侄子都想进云凤的公司,这些天没有闹,就是在跟她缓和关系,随后艰巨的任务就是她的,她的娘家人进云凤的公司办不到,张晓华就会更恨她,给她办成一百码事情也不会得到她的承认,,总之就是让她恨,就让她恨吧。

  直接就气死她,省的她一码再一码的提这个那个的要求,不满足她的~欲~望,更是她的仇人。

  想利用了她,再把她踹远,张晓华就没有接纳她的心,现在想利用她了才隐忍几天,让她得了逞,立即就会吞了自己。

  刘兰云彻底看透了这个婆婆就是一个变态狂,不除掉自己她怎么会死心?痛快的气死她,自己也能安生一点儿。

  张晓华气得哭嚎,要把刘兰云的名誉全部败坏光,欺负婆婆,不孝敬公婆,不给公婆饭吃,不养公婆的老。

  张晓华坐到军属大院哭嚎起来,招来一大帮军属大院的老弱残妇女看热闹。

  刘兰云也不理会,让她在这儿哭死才好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