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82章 腐蚀男人

第482章 腐蚀男人


  云凤对展红英说了这个道理,谁叫你那么实心实意的把钱都给了人家,养成了人家看你就是一个应该奉献的,就你有钱,你不掏谁掏,现在引来的麻烦,是你自己生气,这也是谁都解决不了的事。

  剪不断,理还乱,女儿和娘家就是那么回事,女儿去吃亏的还行,你要是占娘家的一点儿便宜,弟媳妇嫂子不疯了才怪。

  你只有自己长心眼,光生气解决不了问题。

  云凤的一顿说词,展红英才使然,只要自己以后不那么心软,还会少引气,不伤身体。

  云凤说道:“以前的事,不要捯小肠,过去的就要忘记才对,新打罗另开张,在娘家人心里树立让他们拿不了土坯的形象。”

  展红英的身份现在要是镇不住娘家人,干脆在世上也就别混了。

  展红英终究心里好了些。

  人与人终究就怕伤感情,只要真正的伤了感情,恢复如初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  越对你真心的人要是被你伤害了,就肠子越凉,恢复如初就更不易了,世人不会想这一点,认为谁离了谁不能活,认为别人对她没有多大用,都不讲感情,只讲利益,只要利益下降,马上就翻脸,六亲不认了。

  是谁离了谁也死不了,可惜的是从此就再也没有感情了。

  感情还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,钱财可以去挣,感情可是挣不来的。

  失去的东西只有感情不能挣回来。

  因为自己的想法儿和决定自己称心如愿,不顾别人的意愿,这样的人才会被人遗弃,是对人最冷的让人最不喜欢的人性。

  展红英对娘家人好到了极致,恼了也是极致。

  这就叫物极必反。

  云凤总算劝好了展红英,展红英对娘家人好,也不是多么的冤枉,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手足。

  自己前世对云世远一家的奉献算什么?

  总比自己不冤枉吧?

  展红英暂时安稳下来。

  可是云凤去公司看到刘兰云沮丧的神情,郁郁寡欢的表情,已经瘦了一圈儿的人,这是放得下了吗?

  她对李琦锐根本就放不下,可是李琦锐自从走了连一封信对刘兰云也没有,云凤跟李向东打听了李琦锐也没有给他们回信。

  这人就这样泥牛入海无影踪了,他到底去干什么了?

  云凤简直不可置信:这……这人……是什么?是什么人,别人都不要了,他要不要女儿了?以为自己对孩子没有责任?断給了刘兰云就没他什么事了?

  云凤气得骂了李琦锐一百遍,骂他八辈祖宗,他们离婚自己就没有捯住一点儿影儿。

  这是干的什么事?太他马牲口了吧?

  云凤心疼刘兰云,也后悔为刘兰云掺和了这件事,自己为什么要给刘兰云和这个牲口搭这个线儿?

  云凤总认为有自己的责任,对不起刘兰云。

  “刘姐姐!你记着那个混蛋干什么?你不是说只当他死了嘛!你怎么就放不下?你没有吃过他的饭,他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,又没有感情,把他的影子赶走吧,快快忘记那个混蛋,自己坚强起来,把身体养的棒棒的,等着看他倒霉才对。

  无缘无故的就离婚了,这样无理取闹的人,不值得你付出感情,忘了这个混蛋,自己顶天立地,没有那个混蛋,也没有什么可惜的,他有什么用呢?”

  云凤恨透了这个混蛋,没有理由就离婚,刘兰云就像被他洗了脑,就跟他去?

  刘兰云的行事作风也是让人看不透,既然已经想得开,为什么还纠结?干脆把他当死人儿算了。

  云凤再劝了半天刘兰云,卢雅郡都为云凤累得慌,云凤这几个朋友全都是云凤的累赘,哪个都用她操心。

  加上云家那些成天打秋风的,赖在云凤的饭店白捡钱。

  卢雅郡特别心疼云凤,她也太心善了,云世纪那样害她,她就能收留云世纪的女儿。

  展红英的娘家人卢雅郡也是知道的,云凤尽跟她们气上火的。

  云家人贪婪无耻,刘兰云扶不上墙,展红英是个拎不清的,卢雅郡一个也没有看上。

  一个女子那样顾娘家,没有尺度,最后成仇,彻底的丧失了感情,这些都不是卢雅郡认同的。

  柳青媛现在是卢雅郡的助理,整理了材料送到卢雅郡的办公室。

  “卢经理,我整理完了,给你吧。”柳青媛早就看上了卢雅郡。

  他们的年龄差了十几岁,柳青媛制造状态接近卢雅郡,倒是表现得没有很突兀。

  柳青媛一副可亲的面孔,卢雅郡可没有对柳青媛产生什么感觉。

  云凤就是为了让柳青媛达到愿望才把柳青媛分到卢雅郡身边的。

  柳青媛脉脉含情,卢雅郡一副老态龙钟,对柳青媛的代沟很深。

  柳青媛始终没有撬开他的心扉。

  柳青媛是聪明的,明白着急也没有用,就靠吧!

  柳青媛很有耐心,她坚定信念,等缘份。

  卢雅郡在云凤的公司干得很顺遂,在公司吃公司住,公司生产各种方便食品。

  供吃供住,一点儿都不操劳,不用因为膳食奔波,不用因为洗衣操劳,吃食住宿非常的便利,他根本就不思考娶媳妇做衣做袜做饭洗衣的问题,活的舒舒服服的,一般的女人他是看不上的。

  柳青媛在他跟前晃来晃去,根本就无动于衷,柳青媛也知道自己在卢雅郡眼里好像没有存在感,天天的都是悻悻然。

  材料给卢雅郡,卢雅郡示意她放在桌上,根本就没有抬头看人。

  很伤人是不是?卢雅郡天天都是这样,柳青媛已经习惯了,他怎么挑人毛病,人家也没有侵犯她,就是这样的做派,哪个女人来,卢雅郡都是这样的态度。

  时间久了,柳青媛对卢雅郡的想法儿就奇怪了,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,性格这样孤僻?

  柳青媛有什么办法呢?她是真没辙。

  柳青媛长叹一声:这是什么人?

  真惋惜这样一个美男子,是个不好女~色~的?

  要才有才,要人儿有人儿,哪样都好,还是好脾气,就是有点古怪。

  怎么能钻进他的心里?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