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83章 死亡威胁

第483章 死亡威胁


  柳青媛想了很多办法想让他对她动心,可是就是没有效果。

  怎么能让他想女人呢?难道自己还要诱~惑?真是难为情了,柳青媛也不是擅长的,也不会~勾~男人。

  让她真的投怀送抱,她是真的害臊,她也不敢那样干,丢人不说,让他看不起反感,什么就都完了。

  柳青媛迟疑着想试一下儿行不行,看看能不能让他动心?

  柳青媛正要做出决断呢,云凤就进来了,后边跟了张丽。

  张丽来了多次就是想勾卢雅郡,飞眼吊傍施展勾~引~伎俩,可是没有成效。

  她怎么又来了?还跟在云凤身后进来。

  柳青媛不禁撇嘴,因为有张丽~勾~卢雅郡,柳青媛只有旁观看看卢雅郡上不上钩儿?

  如果他翻脸不认人,自己赶紧退避三舍,可不要去丢那个脸。

  张丽手里拎着食盒,里边有两盅燕窝粥,张丽追着刘兰云:“嫂子,你看你瘦的,不要挂念表哥,我感觉表哥很快就会回来,你这样瘦下去,孩子怎么办,我给你弄了燕窝粥,你喝了吧,补补身子。”

  刘兰云立刻躲她,她能有什么好心,什么燕窝粥,就是淀粉汤,唬傻子呢,刘兰云也是吃过燕窝粥的,她坐月子云凤送的半斤燕窝。

  张丽就是为了往卢雅郡面前凑,借了刘兰云当由头好往这里跑。

  刘兰云躲了她,云凤去找刘兰云,故意给张丽躲清静,张丽最高兴别人躲她,她的机会就来了。

  她端了那一盅真的燕窝粥,走进卢雅郡的办公室:“卢经理,我来给我嫂子送燕窝粥,给你捎了一盅,你趁热用了吧。”

  张丽捧着盅,希望卢雅郡伸手接,他们的手就会触碰一起,要是被他握住,就是成了,哪管做~情~人儿啊!也是她的愿望啊!

  卢雅郡压着怒火没有抬头,张丽捧盅的手往前凑,卢雅郡还是没有抬头,张丽的手继续往前凑。

  卢雅郡还是没有抬头,可是他没有说话,张丽以为卢雅郡已经动心了。

  双手递到卢雅郡的嘴边,一只手摸到了卢雅郡的下巴,柔柔的小手儿轻轻的一挠,刺激得卢雅郡一个激凌。

  卢雅郡的手迅速的伸出横扫一下子,张丽手里的燕窝粥就飞了出去,撒了一地。

  张丽愕然的看向卢雅郡,不可思议的表情,她从小就习学~勾~男人的心,哪个男生见了她不垂涎三尺,怎么就倒霉的遇到卢雅郡这样一个棒槌。

  他一定是喜欢男人的,是个无耻的男人,他就是那样的男人,她更想征服!

  自己的魅力无比,就不信征服不了他!

  一定让他爱的是女人,让他再也不能想男人。

  张丽气得脸煞白。

  现在她不是偷着来的,是奉了张晓华的指令来打进云凤公司的,就是把卢雅郡勾~走,让云凤的公司瘫痪也是出了一口气,要是能进云凤的公司更是如愿,云凤的公司很盈利,笔尖一划拉就财源滚滚。

  姑姑让她进云凤的公司是姑姑想报复云凤,自己想进云凤的公司就是想发财的。

  不是志同道合,目的却都是为自己。

  一个寒冷如冰的声音在张丽近前响起:“你把地上的脏东西都给我舔净。”这就是张丽期盼半年多得到的卢雅郡的回答。

  张丽蓦然的看向卢雅郡,这个男人他就不是男人,自己花枝乱颤的娇娇女,哪里比这些人不如,自己大学毕业,高傲了多少年,怎么竟然遇到了这样薄情寡义的不是男人的男人?

  他!竟然让自己舔地上的东西,还说什么脏东西,那是燕窝粥啊,那是求姑姑办事的马屁精送的礼。

  燕窝是多金贵的补品,自己都没有舍得吃一口,真心的对他,低声下气的求他,就没有得到过一次好脸色。

  他不也就是一个穷酸嘛,孤儿院长大的孤儿,没根没蔓,没有一分的助力。

  不就是有一个好皮囊嘛,占了云凤的光有一个好职务嘛!

  自己哪里配不上他了?

  他抖的什么飘儿?狂气的什么?

  张丽想暴揍卢雅郡一顿,可是她对卢雅郡还是不能死心。

  张丽本性是很泼辣厉害张狂的,可是她现在跟卢雅郡还不能使。

  只有咬牙压着自己的本性,装出委屈万分,十分无助,悲悲切切,软软糯糯的对卢雅郡说道:“雅郡,我怎么惹你了,你这样对我让我的心冰凉。”

  她呜呜的哭了几声,没有得到卢雅郡的回音,装出弱弱的声音:“雅郡,我是一片好心,怎么让你这样误会,你不要听别有用心人的玷污,我是一个心灵脆弱的姑娘,我真是想不开,我……我……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吗?”

  她呜呜呜的哭着往外跑,这是最软弱的求情,让卢雅郡怜惜她,也是用死亡威胁,一个男人不能看着一个爱慕他的女孩子因为他丧命吧?

  她哭着跑出房门,后边没有动静,她加大了哭声,哭得很凄厉,继续往外跑,嘴上叨咕,我怎么能活了?

  张丽还是听不到后边有动静。

  刘兰云和云凤听到张丽的哭嚎,随后就过来了,看到满地的狼藉,云凤就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二人都看着卢雅郡,打扫卫生的大姐过来要收拾。

  卢雅郡制止了她:“等一等。”

  张丽跑了很远,也没有盼到卢雅郡追过来,张丽心里愤恨已极,她已经看透,云凤的公司她是进不来,卢雅郡也不会要她,怎么办?怎么办?

  得不到就毁之,这是她们张家的组训,不让自己好,谁也别想好!

  张丽咬牙,再咬牙!掏出帕子想擦泪,她忽然就打住,把帕子塞进兜里,就往回走,和门口歇凉的老太太们悄悄的说了几句话,门卫阻止她,她是才进来的,说忘了东西,门卫只有放她进来。

  她进来时是趁着云凤不注意,钻进来的,云凤以为是干活儿的人,没有理会她,等她尾随进了办公室,云凤才发现她,倒要看看她想搞什么鬼?

  归常是搞了这么一出,刘兰云给云凤看张丽给她的燕窝粥就是一盒浆糊。

  地上撒的才是燕窝粥。

  拿人当傻子耍?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