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84章 倒打一耙

第484章 倒打一耙


  张晓华这些姑侄都是什么货色?看来张丽对卢雅郡势在必得,舍出来了真的燕窝粥。

  云凤一阵好笑,卢雅郡连柳青媛都不动心,张丽比柳青媛差远了,张晓华一家的行为最让卢雅郡看不上,哪能对张丽动心?

  不知这姑侄都是怀揣的什么鬼?一心进这个公司。

  云凤和刘兰云面面相觑,张丽就踉跄着进来了,对着云凤就是大哭:“云董事长!你可要给我做主,卢雅郡他调~戏~我,你让我怎么活?”

  云凤震撼得差点儿跳起来,张丽怎么来了这一出儿?

  云凤怔神之后,迅速反应过来:“卢雅郡调戏你?投怀送抱的比比皆是,哪个不比你长得招人喜欢,他都不动心,他也不是绿豆蝇,怎么会盯上你?我怎么就一点儿也不信!”

  刘兰云:“噗嗤!”笑出声,云凤还是真会骂人,刘兰云心里这个痛快,自己怎么就没有云凤的随机巧辩呢?

  骂的真是痛快,张丽就是臭狗屎,还是一个绿豆蝇级别的奇葩,跑来多少次来纠缠?也是一个臭绿豆蝇。

  云凤的话已经把张丽气得半死,她怎么能这样看她?刘兰云的笑更是刺激了她,刘兰云这个蠢货有什么资格笑她?

  张丽更把刘兰云恨之入骨,她恨云凤也不敢表示,只有狠狠地对上刘兰云,嫂子也不叫了,咬牙切齿道:“刘兰云!你这个蠢货有什么资本笑话人?难怪表哥不要你,你就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蠢丑的女人。”

  这是欺负老实人,刘兰云现在跟李家人还有什么不敢得罪的:“你表哥看不上我,难道他看上你了?我倒嫁给了你表哥,你怎么没能跟你表哥结婚?你二婚的表哥都不要你,还以为李琦锐很喜欢你吧?想想你到底有多蠢?

  诬赖卢雅郡~调~戏~你,你以为群众的眼光都是瞎的?你巴巴的上赶着卢雅郡,人家就不搭理你,你是端着燕窝粥上赶着想让人调~戏~你吧?没有得逞吧?羞恼成怒,就要栽赃陷害,你以为可以得逞吗?你说活不了,你跑出去怎么没有死啊!

  我看你就是恬不知耻,你调戏男人,就不怕人们都知道你的不要脸,还大嚷大叫做宣传,没有达到目的就蔫巴的收手吧,还想陷害人,得不到就想毁,你有那个能耐没有?

  就不怕你诬陷被送上法庭,是你姑姑的下场?”

  刘兰云没有了畏惧,以为她不会损人吗?

  说的让张丽毛骨悚然:“你……”张丽你了半天没有下一句话,她能说出什么,想到张晓华赔了二十万的下场,没有钱就得服刑,她可不想进局子,很可怕。

  张丽没有台阶儿下,心虚嘴硬的咬卢雅郡:“我给他端燕窝粥,他就摸我的手。”

  “你端燕窝粥的目的不是想让男人摸手,是想睡一个被窝?”云凤拿张丽取笑。

  张丽几乎气疯了: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没说对吗,人怎么能总是口不对心,干脆就实话实说,卢雅郡这么大岁数了也许就能怜香惜玉的疼惜你了,你也太着急了吧,得不到就陷害,你以为陷害人那么容易?

  人的名树的影儿,公安局也不是你姑父当家了,怎么不掂量掂量能不能成,张口就来?你就不想想后果?

  张丽你明天就等传票吧,我就起诉你。

  敢到我公司来捣乱,一个也别想有好下场!”

  张丽一下子腿就软了:“云董事长,你不能这样待我,我表哥跟你很不错的,你看他的面子不要揪住不放。”

  “你把你表哥看得太高了,我跟他可没有什么面子,你回去等着吧,就是吓得跑回东北,我也会在东北起诉你。”成天的想污蔑人,就得担罪责。

  云凤对张丽有什么下不来脸的。

  张丽求刘兰云给她说情,刘兰云都不理她,她就哭嚎的不走,刘兰云端了那盅燕窝粥,手一扬泼到了张丽脸上:“以为别人都是傻子,就你聪明!你的燕窝粥你还是带走吧!”被她们姑侄这样看不起,刘兰云早就愤怒了,以为她们多高贵?张丽连一个工作都没有,张晓华就一个月那几百块钱,刘兰云一个月的工资就是几千块,到底是谁应该看不起谁?

  姑侄几个来羞辱她,也得有个代价吧?自己再也不怕李琦锐心情不好,早就成了陌路人,自己还迁就她们什么?

  不给她们点儿颜色看看,总是拿她当好欺负的,为了~勾~搭卢雅郡,竟然拿她当过路桥,随便踩!

  弄了浆糊来糟践她,除非刘兰云是个傻子才会让她这样侮~辱。

  刘兰云给她泼了回去,才出了心里一口恶气。

  就等云凤把他们赶出京城,刘兰云心里才最痛快。

  张丽被泼的满脸不由控制不住大怒:“刘兰云!你原来是一个泼妇,你敢这样对待我,你就一辈子也别想和表哥复婚了!”

  “你以为我想跟他复婚?你们可是想得美,就那么那一帮龌龊的混球,哪个是值得我看一眼的,想让我复婚,还是为你们办事吧,我能伺候你们吗?

  你那么看重你表哥,你干脆成为他的人多好,还省的担心我复婚了,你赶紧嫁给你表哥去吧。”

  刘兰云根本没有复婚的想法儿,但愿李琦锐离得远点,她和孩子有一个自由,再也不和李家人牵扯,她就念弥陀佛。

  以为她们还挺招人儿喜欢呢?

  云凤那句话说的很对:自屎不嫌臭,趴下舔个够。

  张丽最后落败逃走,求告央求求情全没有效果,只有灰溜溜地逃,回家去和张晓华想对策去了。

  卢雅郡说不让收拾撒的燕窝粥,云凤一下子就能想到卢雅郡的用意。

  云凤立即报了案,公安局的过来人,查看了现场,拍了照片,留了证据,云凤立即起诉,法院的传票很快,下午就到了张晓华的家。

  张丽吓得够呛,正被张晓华训斥,嫌她操之过急,坏了她的大事,正想给她几下子消消气,传票就到了。

  张晓华的脸色立即灰败。

  云凤够狠,行动够快。

  张晓华急中生智让张丽矢口否认说了那样的话,就是不承认云凤能怎么样?

  都是她们的人是证人,找不到外边的证人,她能把张丽奈何。

  姜还是老的辣,张晓华的话立即让张丽胆子大起来,腰板儿立即拔起,现在就恨不得打赢官司讹云凤几十万,不是梦想吧?

  她们能讹姑姑的钱,自己就不能讹她们?

  张丽抬头挺胸接了传票,明天就开庭,就是自己发财的日子。

  姑侄重新组织言辞,张晓华更乐意捞回自己的二十万。

  张丽以为没有证据,正在高兴,云凤正在搜寻证据。

  云凤把证据交给了律师就不管了。

  半天律师就把取证办好。

  就等着明天上法庭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