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89章 过敏

第489章 过敏


  柳媚儿不甘心制不住这个让她进驻这个家的龙头,她要让这个孩子喜欢上她,就从这个孩子身上跟云凤搞好关系。

  柳媚儿抱住祁鹿辰,祁鹿辰闻着她身上的粉味儿就是一阵烦躁,柔和温顺的祁鹿辰变得脾气暴躁,伸手往柳媚儿的脸上挠,一把抓了五个血淋淋的紫印,柳媚儿尖叫一声,她手举着的祁鹿辰对着她的小嘴呲出了一股汤药,小孩儿的尿虽然不臊,一声很有味道儿,咸滋滋的,也不好喝。

  祁鹿辰对柳媚儿双重的奉献,随着柳媚儿的尖叫祁鹿辰被扔在了床~上。

  云凤惊叫一声:“你干什么?”云凤就上前去抱小鹿辰。

  祁鹿辰被摔的尖叫一声,哇哇的大哭起来。柳媚儿跳出老远,抖着身上的童子尿,嫌弃的哭嚎。

  摸把脸,忘记手上的童子尿,吓得一声尖叫,担心感染毁了她的美貌。

  一家人都被他们的惊叫哭声吓住,江雪莹看到柳媚儿摔了小鹿辰,柳媚儿在地上抖搂尿,溅得老远,这个饭也没法儿吃了,让柳媚儿给搅黄了。

  江雪莹赶紧看小鹿辰是不是被柳媚儿摔坏?

  云凤抱着小鹿辰,小鹿辰哭得厉害。

  江雪莹接过哄小鹿辰,看看他的胳膊腿儿是不是受了伤,摸摸胳膊,摸摸腿,小鹿辰没有加大了哭声,江雪莹就觉得胳膊腿儿没事。

  江雪莹把小鹿辰哄的不哭了,看着柳媚儿,小鹿辰又哭了。

  看着柳媚儿的眼神带了恐惧。

  江雪莹不禁怀疑柳媚儿给小鹿辰做了手脚,云凤接过祁鹿辰,江雪莹宝贝似的外孙被柳媚儿摔了,江雪莹就恨不得掐死柳媚儿。

  她不知跑这里来浪张什么,是不是来故意害扒孩子:“柳媚儿,你这个存心不良的女人,往我们家跑什么,谁用你看孩子,你赶快滚出去,这里没人欢迎你!”江雪莹像赶猪一样不给柳媚儿留脸,拔高了声音呵斥柳媚儿。

  她就怀疑这个女人不安好心。

  “婶子,我不是故意的摔他,我被他挠疼了,一泡尿呲到了我的嘴里,我是不由自主的摔了他。”柳媚儿为自己辩理。

  “我们要你抱了吗?孩子才吃饱,让你那么一摔,把我们肠子给摔断了呢?”江雪莹愤怒的喊:“城禄快叫救护车,赶紧去医院检查孩子有没有伤到!”江雪莹急眼。

  柳城禄也是担心孩子有事,急急的打了电话。

  柳媚儿还委屈着呢:“婶子,能摔坏吗?床那么软和。”

  江雪莹大怒:“闭上你的狗嘴,满嘴的大粪味儿,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害人的!”

  江雪莹最讨厌柳媚儿,脸子那么难看,柳媚儿还往前凑,真够脸皮厚的,不是有目的谁信?

  柳媚儿还不知道服软,梗梗脖子不承认有错,江雪莹愤怒极了,没有人去他们家招她惹她,她偏偏跑来害人,门口的看家狗都挡不住,疯了似的往里钻。

  说她没有阴谋谁信?

  “你赶紧滚!”江雪莹上前,撵着柳媚儿走。

  柳媚儿就是不想走,救护车来了,你不是不想走吗?云凤把柳媚儿被拉上救护车,一切的检查费你就掏吧,贱皮子,不惩治她不行。

  江雪莹从来没有发过这样大的脾气,柳媚儿不老实,江雪莹给了她两下子,她这辈子还是头次打人,想到陈小梅和死老太太指使流氓害她,江雪莹就想杀人。

  柳媚儿只有老实上了救护车,她就是愿意往祁东风身边凑。

  检查下来,一千多块,医生诊断,小鹿辰被摔,几处淤青,孩子惊吓过度,需要住院观察。

  云凤都没有想到小鹿辰会有事,真是奇怪,软软的床~上怎么会摔出淤青?

  不得不让人深思,柳媚儿有什么蹊跷?能致一个孩子受伤?

  那样软的床,真的不至于摔伤,云凤想不明白,幸好江雪莹对孩子极娇贵,提出了住院。

  柳媚儿这个祸害精到底搞的什么?

  她抱起小鹿辰,小鹿辰就反感,极力的挣脱。

  是眼生的问题吗?

  柳媚儿不是什么武林高手,不能用内力对孩子实施暴力吧?

  医生说有事,就是有事,医生留住院,肯定是得住院治疗。

  云凤对柳媚儿怒目道:“你赶紧去交住院押金!”检查费柳媚儿掏了,住院押金一下子就五千,柳媚儿心疼死了。

  云凤就是让她心疼,疼死她才好,省的她浪张往跟前凑。

  不管她是阴谋不阴谋,她没有暴露出来没脸的黏糊,你也是没辙。

  只有这样整治她,江雪莹真讨厌看到这个人,撵不走,还跟着在医院住下了,这么没脸的人真是找不着。

  江雪莹只有细心的看护外孙,提防这个坏女人。

  最后,医生确诊,小鹿辰是好对花粉类的物质、过敏,所以才烦躁的大哭,伸手挠人,因为时间短,没有起疹子,不能第一时间看出是过敏。

  以后这个孩子不能接近花粉类物质,注意着就不会出问题,还好云凤一家人都不喜欢花儿,没有养花儿的习惯,云凤母女都是细皮嫩肉的,没有一个擦粉化妆打扮的,几个月的小鹿辰还没有接触过敏物质。

  所以家人没有发觉这个问题,以后这问题要特别注意,不接触花粉之类,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会过敏的劲小起来。

  大家都为小鹿辰发了愁,这要是找个对象好化妆擦胭抹粉儿的还真是个难题。

  现在的姑娘哪有不美不化妆的,农村的小姑娘都化妆,找不化妆的媳妇可是难。

  柳城禄劝江雪莹不要把这个当回事,二十几年后或许小鹿辰的毛病会祛除干净。

  江雪莹才被安抚稳下心来。

  柳媚儿损失了上万元,可是她掏钱痛快,这样大方不是柳家人的作风。

  说她没有心怀不轨傻子才信,柳媚儿掏钱痛快,就是粘着不走,假情假意,连粉都不擦了。

  就是为了接近小鹿辰,对着小鹿辰怎么看怎么虚假,说什么喜欢小孩子,最喜欢小鹿辰。

  满嘴的屁话,对着祁东风可是满身的~魅~惑。

  才看明白柳媚儿是冲祁东风来的,柳家人最重的就是权势,这是看祁东风有前途,柳媚儿来耍美人计。

  想勾走祁东风吗?云凤根本没有把她的阴谋当一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