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90章 祸害人

第490章 祸害人


  想勾走祁东风比勾走卢雅郡还难八倍。

  祁东风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勾走的人,他可是知道柳媚儿的品质,何况祁东风也不是老光棍,云凤比柳媚儿年轻许多。

  柳媚儿是仗着化妆,掩饰老态,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,眼尾都是皱纹儿。

  模样只是比云凤娇媚,眼珠儿会~勾~人。

  这样的女人只能勾那些不正经的男人,对于祁东风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动过心的军人,她是没有魅力的。

  祁东风不是胡搞乱搞的人,回家就是见妻儿,不去娱乐场合,绝对不会去柳媚儿家,柳媚儿怎么能对祁东风下手?

  云凤还想象不出来柳媚儿有什么高招擒获祁东风。

  云凤家不能因为她成天关大门吧?

  这里是幼儿班,不可能关门。

  可是这个不要脸的谁也撵不出去。

  三天两头的跑来,不知是什么风催的,云凤骂了一句:就是浪风催的。

  想要谁,想粘上谁就能办到吗?这个~贱~女人,就是不死心,今天带点好吃的,明天带点好看的衣服来~诱~惑~两个孩子。

  孩子懂什么,就拿她当了好人,就是先从孩子下手,想在这家站住一席。

  云凤给她总结一句话,就是闲着没事浪张。

  云凤的孩子啥没有,云凤就怕孩子学得铺张浪费以后不会过日子,柳媚儿跑来腐蚀她的孩子,就是来祸害她的孩子,让她的孩子长歪。

  心思多么的恶毒,也许他们家就是贪图小便宜的人家,这样的行为会让柳家人陶醉。

  可是她拿来的衣服,云凤不会让孩子穿,吃食得经过检疫也不会给自己孩子吃,不能让孩子养成腐化堕落的性格。

  连着三月,柳媚儿带来的吃食云凤都扔在了垃圾堆,她也没有闲工夫验证有没有毒,她买云凤就扔,三个月柳媚儿买了三十件衣服,柳媚儿又来了,问云凤:“姐姐,我给安安和鹿辰买的衣服怎么没有给他们穿?”

  柳媚儿问小安安:“媚姨买的好吃的好不好吃?”

  小安安呲牙一笑:“媚姨,我们去看看!”

  小安安领柳媚儿到了垃圾堆,把柳媚儿才带来的东西扔了下去:“我姥姥怕你买的东西下了~毒,连任何孩子都不敢给吃,怕中毒,你说我们会不会吃,你以为你拿的东西我们没有见过,你那些东西都是我们不喜欢吃的。”

  “安安,你喜欢吃什么,我知道你们家有钱,可是我买的东西都是特别好的,扔了多可惜。”

  “我们不会吃你的东西,我姥姥就是你妈害的没有活路,让我妈成了孤儿,你妈那么坏,你能有好心嘛?你肚子里装的什么鬼?想抢我爸爸吗,你能抢走吗?我爸可不喜欢你这样不正经的女人,你就是妄想。”

  小安安怒斥柳媚儿,柳媚儿可没有想到小安安一下子会说这么多,巧言令色,就是傍了她的妈,恶毒,不知好歹!

  柳媚儿心里骂,嘴上却花言巧语:“安安,怎么信你姥姥的胡言,我知道你姥姥根本就不是你妈~的亲妈,她是女特务冒充的,就是来害你妈~的。”

  “你胡说!”柳媚儿正猫妖对着小安安威胁吓唬,小安安就怒了,伸手就对柳媚儿的脸抓了一把,小安安的指甲锋利,抓了几道血檩子。

  柳媚儿尖叫一声,伸手给了小安安一下子,小安安就大哭起来,惊动了幼儿班的孩子,江雪莹急急的追出来,看到小安安哭对着柳媚儿挠。

  江雪莹冲出去,对着柳媚儿大喝:“柳媚儿,你搞什么鬼,对小安安做了什么?”

  小安安已经五岁了,很是有章程,江雪莹没有少教给她人情世故,小安安比一般十岁的孩子还聪明,还有心眼儿,柳媚儿说江雪莹是女特务,小安安可是听姥姥讲过女特务冒充姥姥来祸害妈妈的事情。

  柳媚儿颠倒黑白,怎么会知道小安安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,以为一个小孩子都不知道女特务是什么东西,一个虚岁五岁的小丫头怎么会明辨是非?

  小安安傍了云凤的性子,话语不多,可是脾气可没有云凤那样绵,小安安的脾气有些傍祁东风,主意很大,别人是左右不了的,他明白什么人是亲近的,什么人不可亲近。

  柳媚儿的话让小安安一下子就炸了刺,对着柳媚儿就下了手。

  柳媚儿打她她也不害怕,对着柳媚儿就不依不饶起来。

  江雪莹看见的可是小安安在挠柳媚儿,可是江雪莹却知道小安安不是无理取闹的孩子,不把她惹怒,她不会急眼,一定是柳媚儿背着大人欺负孩子。

  江雪莹愤怒的对上柳媚儿。

  柳媚儿赶紧给自己分辩:“婶子,我真的没有惹小安安,不知她发的什么疯。”

  江雪莹怒道:“我看你才是发疯,浪疯了!”

  柳媚儿被骂的脸色阴晴不定。

  “小安安说是怎么回事?”小安安不是会撒谎的孩子,江雪莹坚信小安安不会胡说八道,说出来的就是事实。

  “姥姥,她问我她给买的东西好吃不,我就领她去看垃圾堆,她问我为什么不吃扔掉?我说不相信她,她妈害姥姥,担心她的东西有毒,任何人都不敢吃。

  她就说别信姥姥的话,姥姥是女特务冒充的,我就挠了她一把,她就打我,我就跟她干起来。”小安安说的一点儿没有给自己挣理。

  柳媚儿却是尖叫:“小安安真会撒谎,我可没有说那样的话,我只说哪来的毒?都是好东西,你们太浪费。

  小安安就急眼对我又挠又抓,我也没有打她,小孩子尽说瞎话。”

  “挺大个娘们儿满嘴的瞎话,真是跟你妈一个德行,天生的就是坏种,专门祸害人的妖孽,你的话一句我也不信,我就信我们安安的话,一句也不会瞎说。”

  “婶子,你怎么这样护犊子?”柳媚儿委屈的哭起来,她的话一句她也不信,说的这是多难听,好像她一步一个慌似的,他们家的孩子就那样好?柳媚儿只有装白莲花,委委屈屈的哭诉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一句瞎话没有。”

  “你装什么装,这里没有猥琐的男人,你那一套迷~惑~不了在场的人,会表演也没人欣赏,你是给瞎子抛媚眼儿,白费!”

  “我……”柳媚儿的哭声立即停止,双手攥拳指甲掐烂了手心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