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498章 惩治

第498章 惩治


  云燕儿不死心,天天琢磨怎么能进云凤的饭店?

  别听云世才多么会说,那个司机可不是傻子。

  云凤的话他听得明白,人家就是不搭理云世才一家,云珍在云凤的饭店干活,还到处说是饭店的经理,听起来连毛影儿都没有。

  听着云凤的话就讨厌云家人,云世才为了遮掩他们家和云凤的亲近,那叫俊着自己说。

  司机回家跟家里人说,人家一猜云世才就是在吹和云凤一家的关系怎么怎么好。

  完全都是假套子,唬外人的。

  为的什么?谁不明白,就是为的镇唬村民,装的那么好,司机还是讨了底,知道云世才是吹牛了,没有让云世才占便宜,没有少留他的车费。

  给这样虚张声势的人拍什么马屁?人家才不伺候他呢。

  云世才也是心虚,怕手机把衣服的态度往外说,好好地点了司机,司机留多少钱,也没有敢少给,怕司机恨上给他往外宣传云凤对他的态度,送礼云凤都不收,怕村民看他低了。

  云世才当然也是憋了火儿,可是他对云凤是没有一点儿辙,她也不能报复到云凤,他也不敢报复云凤。

  只有暗暗的怨倒霉,怨自己不该张扬,也不该拿着一车东西去送礼在司机面前显摆他和云凤家的关系,弄巧成拙,在司机面前丢了脸。

  云珍这里没有让云凤留下东西,心里更郁闷,云世才是想借云凤父亲的雾气儿威胁村民。

  云珍是要得到云凤的全部财产成为她儿子的。

  哪个的利益最重要,云世才只是想搜刮村民的钱财,没有云凤的财产利益大。

  还是云珍的最重要。

  云珍抱着势在必得的心理,被云凤拒绝的没有一点儿余地,能不窝火儿吗?

  云珍在饭店干活看谁都不顺眼,跟谁都没有好脸色。

  云秀不知道云珍走了半个多月,回来就一副谁欠她八百万的架子,就像一个吃了天大亏的屈死鬼。

  武子放学回来通过大堂往后院自己的住处走,迎面就遇到云珍,云珍假亲假近的对武子说:“武子,你回来了!”云珍瞅准了武子的脚,狠狠地踩了下去。

  武子尖叫一声:“疼死我了,你怎么往人脚上踩?”武子质问云珍。

  云珍一副惊讶的表情:“啊!?我踩谁了,我没有感觉,要是我踩的,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只顾跟你说话了,没有留意你的脚,对不起。”

  武子疼得吸气,睨了一眼云珍,怎么看云珍说的就是那么假,一个脚踩下没感觉?谁信呢?

  这个娘们儿在报复他,武子只有吃了暗亏,跟这样的人计较不出理来。

  武子哼一声,迅速的躲了云珍,懒得搭理这个不讲理娘们儿。

  武子不是好惹事的孩子,忍了云珍这个不讲理的货。

  武子一走,云珍阴冷的一笑,眼底尽是杀机,武子,你等着吧!让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  云珍诅咒一阵武子,一个叫化子还想和她儿子争?看看有那个命没有?

  云珍最恨的就是武子,既生瑜儿何生亮?有强强的世界就不能有武子!

  云珍可不是一般的狠,比云萍还要胜一筹。

  次日武子放学就去跟小安安玩儿,云凤发现武子走路怎么跛腿:“武子,你腿怎么了,我看着不正常。”

  “云姑姑,没事,我只是崴了一下脚。”武子很懂事的,不想说是云珍踩的,给云姑姑惹气生。

  云凤听他这样说,也没有多想,是信武子的话的。

  又是次日,云凤去饭店,大堂经理蔡金彤告诉云凤,云珍故意踩武子的脚是她亲眼所见,云珍是瞅着武子的脚下的脚。

  云凤心里很怒,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云珍这个女人都不如一个孩子,武子没有对她说是云珍踩的,武子这是怕她生气,武子是个懂事的孩子。

  云珍为什么这样针对武子,云凤也能猜出大概,云珍这是把武子当了她儿子的~情~敌。

  自己对武子好,云珍才恨武子,这个女人是死心惦记小安安了,她什么东西?竟敢惦记小安安,把她当什么人了,是当成云世远的女儿,随便她搓磨的吗?

  真是个得寸进尺的女人,不让她见到黄河不死心!

  因为云珍的小动作云凤也不至于找云珍算账,能把她怎么样?她只要说不是故意的,什么都推却干净,自己还能把猜想的搬出来说?

  云凤压下心中的怒气。

  告诉云珍和云环换地方,让云珍去那个工资少的饭店去,这里每月八百,那里每月五百,你不是作嘛,就让你越作越少。

  想好事,好事一马也得不着。

  就这样云珍去了北边的饭店,云环到了云珍待的这个饭店。

  云珍一听说那里工资少了三百,就找云凤说事,云凤不见她,她不走,这个饭店不会用她,也不会给她开支。

  云珍无可奈何,只有待在了五百元工资的女工饭店。

  云环来了这个饭店很高兴,听说是跟云珍换的,心里也是打突,怕云珍找她麻烦。

  可是在这里她还是高兴的,一个月多三百,虽然忙乎也是工资高,谁不愿意多挣钱?

  云环还是感谢云凤对她的好。

  云珍也是认识到云凤真的是不喜欢她。

  自己没有得罪过云凤,云凤为什么这样恨她,这样的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有错误,武子一个孩子懂什么,她竟然报复到武子身上!

  这个云凤最不能忍,无道理的迁怒武子,就证明云珍这个人心术极其的不正。

  云凤现在看到了她骨子里。

  这个女人太恶毒了。

  云珍酝酿出一个最恶毒的计划,可是她现在不敢实施,恐怕云凤怀疑她,到了这个地方虽然吃亏了,可是云珍感觉出来自己应该忍了,自己就是不能忍,对武子下手,让云凤给发配到这个最次的饭店。

  只有忍,对谁都好,出了什么事,自己也不会被人怀疑。

  她才明白忍者为高,忍字头上一把刀,明着不能来,只有来暗的。

  法治的社会,杀人偿命欠债还钱,自己可不要搭上性命。

  阴谋可以用,阳谋是不能用的,那才是暴露自己的根源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