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12章 青梅竹马

第512章 青梅竹马


  从现在起,云燕儿就对云珍不满了,就问了那么一句话,云珍对她也没有回答,表情是那么厌恶。

  云珍这是记恨她占了她的工作,她不是也进来了吗?还记得什么仇?真是个恶毒的女人!

  云燕儿不由得愤恨,饭店不是她的,要是自己的,一天也不会让云珍待,还给她钱?哪有云凤这样傻蛋的?

  云燕儿愤愤不平,心情不好。

  毕竟没人娇惯了,在监狱又改造三年,还是受了教育不小,给自己开导着不生气,不想和云珍打起来,恐怕云凤借机赶她走,也是学会了忍。

  她们的小八出儿,没有到云凤的耳里,对这些死皮赖脸的人云凤真的是没有辙,她就够下来脸拒绝她们了,可是她们想了这样的招儿那样的招儿,不收留云家一个也会被人讲究。

  云凤也是忍了。

  时间过得真快,小鹿辰的生日就到了,柳城禄的朋友提出给小鹿辰来祝贺,柳城禄还是免了,这么点儿的小孩子过的什么生日?”

  柳城禄不想让人认为借孩子的生日敛财,云凤更不希望人人家破费,到了生日这一天,家里有快餐公司的包子,中午吃上一顿。

  其实包子是天天可以吃,这个地方过生日吃发面包子还是有讲究的。

  发面的,就是寓意发达,盼望孩子飞黄腾达的意思,晚上要吃长寿面,寓意高寿。

  就家里人坐一起吃了这么两顿饭,就算庆生了。

  小鹿辰什么也不懂,家长给他买了礼物。

  小鹿辰就会看着礼物嘎嘎的笑,逗得一家人都很开心。没想到了下午,来了一帮人,来给小鹿辰庆生,霍东林一家来了,霍迁盈抱着女儿,展红英带着礼物。

  展红英的女儿都会笑了,云凤一逗就笑,这个小姑娘还是云凤给起的名霍云佳。

  云凤逗小丫头笑:“小佳佳,笑一个。”云凤对着她笑道,嘴巴吧吧的招呼她,小家伙咯咯咯的笑。

  小鹿辰也跟着笑起来,吐吐舌头对小佳佳抛了一个~媚~眼儿。

  逗得大家哄堂大笑,展红英说道,云姐姐,你们家的小鹿辰给我女儿抛~媚~眼儿,是你们主动的,你们得负责。

  逗得大家又是哄堂大笑,连霍东林都笑了。

  林冬英笑道:“云凤,你看你儿子多聪明,这么大点儿都会看着我们佳佳好了。”

  霍迁盈笑道:“这个女婿我选定了,云凤你不能不承认。”

  “你别说,我也有点儿动心了,小佳佳很对我眼缘儿。”云凤也是在说笑。大家都是在说笑。

  现在认真太早,二十年不知有什么大变化呢?

  不说不笑不热闹。

  云燕儿、云珍结伴而来。

  唐丽琴和云秀结伴而来。

  就更热闹了。

  云凤让厨房擀长寿面,让大家吃了晚饭再走。

  云珍有一股儿得逞的得意,她还是吃了云凤的饭,这就是进了一步。

  谁也没人理会云珍是什么表情。

  云珍仔细看小鹿辰这个孩子,长得很像祁东风,可是眼睛和皮肤却像极了云凤,丹凤眼,四方大脸儿,这么小就不是塌鼻梁,鼻梁像才剥好的葱白儿直溜溜的白嫩。

  漂亮的丹凤眼,却是虎视英气,虎头虎脑,可灵气十足。

  肃穆庄重透着俊秀,威风俊朗的将军模样,怎么看这个孩子就有福,大眼睛一瞅人就显得威风,看得云珍浑身不舒服,对小鹿辰有些犯怵。

  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怕一个小孩子,真不至于吧?

  也不是他很吓人,就是天生的让人畏惧,这

  不是大将军有八面威风嘛?

  看得云珍恍恍惚惚,自己的儿子跟人家比,没得比。

  越看这个孩子云珍越嫉妒云凤,怎么好事都让云凤占了,她的女儿不但聪明,她养的儿子还这样让自己的儿子拍马不及。

  对云凤的儿女,是既狠切羡慕,对云凤的财产就更想归己有,云凤为什么能占到这么大便宜,是天理不公,还是老天爷瞎了眼?

  云珍愤然,更想整死小鹿辰,整傻小安安,之后自己才有资格和云凤谈条件。

  云珍已经走火入魔,再也稳不住自己的心了。

  吃完了长寿面,大家都散去,云燕儿和云珍还是没有走,云珍在创造接近小鹿辰的机会。

  伸手抱小鹿辰,小鹿辰最膈应擦粉的人,在云珍身上重演了柳媚儿身上的故事,惊呼,乱叫,尿了她一身尿。

  云珍精心的妆容损毁,漂亮的衣服撒了一下子尿。小鹿辰还是被摔了一下儿,哭得:“嗷嗷嗷叫。”云珍很是抹不开:“这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云凤冷声道:“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靠近我们家鹿辰,孩子不喜欢你这样的人,你刺激他的心灵了。”

  云凤给了她警告,没有像惩罚柳媚儿那样惩罚她,云珍这就下不来台的,只有告辞走人。

  云燕儿也跟着走了。

  假亲假近,装的什么好心肠,云凤总看云珍没有揣什么好心眼子。她不可能喜欢鹿辰,总是装的喜欢孩子,没有阴谋才怪!

  很快傅国强就在京城找了一个私人企业开车,还是住到云珍的出租屋,很快强强就回来了,和云珍夫妻住一起。

  云珍起早带了强强来云凤这里看,追着小安安。

  江雪莹警告了不要强强来家里。

  云珍连着说:“知道了!知道了!”带了强强走了。

  嘴上应得痛快,心里想的是另一套,不管怎么说强强又见到了小安安一次,多抓了小安安一次的手,小安安就不会忘记了强强,就不会陌生起来。

  只要常见,他们就是青梅竹马,谁也阻挡不了的一对恋人。

  这也太龌龊了吧?

  江雪莹就是这样想的。其实她真的猜到了云珍的骨子里。

  江雪莹受过伤的人,对坏人就特别的敏感,总是加倍的小心。

  云秀和云环在回去的路上交换了一下眼色,都看出来云珍的不厚道,算计那么小的小姑娘,她的阴谋能够得逞吗?

  云环说道:“我看云珍就是没有安好心,她带强强来是有深意的,你看强强抓了小安安手好几次,我看到云珍一个劲儿的给强强使眼色。”

  云秀不屑的说道:“明显自露的别有用心,云凤真是个能忍的,要是我早就把云珍赶走,成天的算计别人,是不是算计的太早点,孩子还都那么小,就是有意也不能现在就往一起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