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14章 绑票的

第514章 绑票的


  天下好像太平了,张晓华的侄女走了,侄子和媳妇也不能干什么,他们的文化不过只有初中,在京城没有适合他们干的,就连搬砖戳泥都得是有熟人的。

  包工头老板用的都是自己的建筑队,没有建筑队的也是招聘的本乡本土的庄稼人。

  打工也不是到哪里都行。

  打工开不出支的不少,老板卷包跑的也不少,没有熟人的地方打工也是忐忑的,拿不到工资的不少,建筑队都是包工程,有组织的揽活计。

  他们在京城难找工作。

  只有卷包回家,在本乡本土的找活儿干。

  身边的人都走了,张晓华很感落寞,折腾了半天,只把儿子的前途折腾跑了,张晓华有些意兴阑珊,难道自己折腾得不对嘛?自己就是不觉得。

  要不是云凤抄和,刘兰云怎么是她的对手?云凤就是报复她,可是她却斗不过云凤。

  让她服气她不服,云凤不过仗着他父亲那点余威,就像李向东在东北也是还有势力的,只是离了那个根据地,才落得虎落平阳被犬欺。

  张晓华认为云凤是欺负她,可是她也没有办法,只有忍气吞声,就是心里憋屈。

  看来人是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总是别人不对。

  云珍因为云燕儿顶了她的工作,本来恨得要命,想到云燕儿敢给云凤下~毒,就觉得可以利用云燕儿办成自己的大事。

  可是云凤总也不到这个饭店来,云凤的两个孩子更不露脸,连他们的影子都找不到,怎么能够下手?

  虽然恨着云燕儿,云珍想利用云燕儿这个傻子,就得忍着不吱声。

  所以还和云燕儿假亲假近,姐姐妹妹的成了家下人儿。

  确实接触不到云凤的两个孩子,云珍也不得罪云燕儿。

  云珍把主意往幼儿班教师身上打。

  幼儿班三个幼师,一个二十一岁,叫洪金秀。

  一个十九岁,叫程玉丽。

  一个十七岁,叫刘东霞。

  前两个是城里的姑娘,后者是京郊的姑娘,这个姑娘小长得憨憨的脸蛋儿,透着一股子幼稚劲儿,一看就是一个好糊弄的主儿。

  小姑娘倒是读了幼师,小姑娘的家庭成员姐弟二人,还有一个祖母,父母因为车祸身亡,现在祖孙三人生活在一起,家庭很困难。

  小姑娘很聪明学习很好,因为需要她挑起家庭重担,没有读高中考大学,初中毕业就读了幼师。

  现在家庭就指望她三百块钱的工资生活。

  她的弟弟是棵独苗儿,这就是千倾地一棵苗,祖母拿着当宝。

  刘东霞对这个弟弟也是拿着当命根子看。

  刘东霞正在给幼儿班上课,突然她接到了祖母的电话,让她快速回家,祖母的声音颤抖,听着极度的心寒。

  刘东霞只好跟江雪莹请假回家,江雪莹问她什么事,刘东霞说:“闹不准。”

  江雪莹不是苛刻的人,痛快答应让她走。

  次日刘东霞来上班,江雪莹看她神不守舍的,问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,她就是闭口不谈,江雪莹也无奈。

  没有再继续注意她,中午吃饭江雪莹就告诉了云芳刘东霞神态不对劲儿:“她家里昨天打来电话叫她回家,今天来了就变了一个人似的。”

  云凤说道:“是不是她家里出了什么事?家里很困难,愁的吧?”

  江雪莹说道:“要不我还是问问她,有什么困难我们就帮一把。”

  云凤说道:“是应该那样,小姑娘很憨厚,话不多,她有困难也不会说。”

  “看她愁苦的样子,一定是不小的事情。”江雪莹说道,她是很心软的人,惜老怜贫她是最积极的。

  云凤就找刘东霞谈话,刘东霞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云凤担心她的精神受了刺激,万一她要是出了毛病,那祖孙还能依靠谁?

  因为这个姑娘从来就话少,云凤更担心她出事。

  只有打电话和她的祖母问问,可是她家没有电话,这样联系不上。

  云凤只有去家访了,见到了刘东霞的祖母,此时老太太正在卧床不起,云凤才想到是她祖母病了,没有钱去医院吧?她才发愁。

  送云凤来的是祁荆山,云凤立即决定送老太太去医院。

  云凤资助了不少的人,他家这样困难,老太太生病云凤也会资助。

  祁荆山问老太太附近有没有亲属?

  他们家人丁单薄,,她就那么一个儿子,儿子就撇下俩孩子。

  老太太说了没有亲戚。

  只有云凤扶着老太太起身,老太太听说送她去医院,万分的拒绝:“我没有病!我真的没有病!”

  看老太太很瘦,没有一点儿精神,云凤就问:“大娘,你真的没有病?我就看你像有病,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,医疗费我给你出,把你小孙子还是带上吧,把他一个人扔家我觉得不行。”老太太的孙子才五岁。

  就没了父母两年了,真是可怜。

  老太太哇!的就哭了,云凤觉得她哭得奇怪:“大娘,你怎么了?”

  老太太挣扎着下来,跪在云凤面前,嚎啕大哭起来:“云董事长,我告诉你秘密,我孙子被绑架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云凤震撼,看向祁荆山,祁荆山也是震撼的。

  云凤看到快晕厥的老太太,立即搀扶她:“大娘,你起来说话,你说是怎么回事?”

  老太太哽咽说了经过,她的孙子跑出去玩儿,一去就没有回来,她就把孙女叫回来求了很多人帮忙找,找到了半夜也没有人影儿。

  “大娘,你们为什么不报警?”云凤着急的问:“你们和谁有仇?有没有线索?”

  老太太哽哽咽咽:“我觉得我们没有仇人,可是到了半夜,我们家就收到了一封信,孩子真的是被绑架了?”

  “跟你要赎金?你们有钱?”云凤听说她家很穷,怎么会绑到她们身上?就就是很奇怪了,难道她们有不为人知的意外之财?

  老太太涕泪横流,伤心欲绝:“我们哪来的钱,他们不是为的财。”

  “没有仇,不为财,为什么?”云凤急急的问,脑子里就是觉得很怪异,不会是看上了刘东霞吧?绑架小孩子用来要挟?

  老太太哆哆嗦嗦从怀里掏出一个塑料袋,不大,只能盛一克的东西那么小的塑料袋。

  里边装的是灰色的粉末儿。

  老太太的手一个劲儿的哆嗦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她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