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17章 残忍的灭口

第517章 残忍的灭口


  几个城市搜捕都是暗暗进行的,恐怕匪徒发觉会对这个孩子下死手。

  一个月过去了,侦查员在另一个围绕县城的小河边发现了一具小孩子尸体,尸体已经溃烂剩了一具枯骨。

  法医鉴定这个孩子已经死了一个月,正好和刘东霞的弟弟被劫时的日子相符,难道匪徒就没有想让这个孩子活下来的想法儿。

  劫匪也没有来刘家问毒药用了没有。

  看来这劫匪警惕心非常高,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,这是怕别人问出蛛丝马迹,把小孩子也灭口了。

  想害小安安的人,不可能和刘家有仇,无仇无恨的就取人家孩子的性命,真是拿人命当草芥的恶人。

  是谁这么狠?云凤恨得咬牙,这是把孩子劫走,立即就取了孩子性命,再来要挟刘家祖孙,干得够绝,这种人想逃出法网,云凤都不干!

  这人怎么这样坏?

  心肠太歹毒了。

  怕什么来什么,如果老太太知道了孙子已经死了,肯定悲伤之下会搭上性命。

  云世纪那么算计她,都没有对她的孩子下手,看来这个人比云世纪狠百倍。

  云世纪指使人给饭店栽赃,也没有把栽赃者灭口。

  杀害一个无辜的孩子,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匪徒?云凤就是想琢磨明白好为铲除那个匪徒明白有个目标。

  她就是想不明白……

  因为这个孩子的死,云凤伤心住院了。

  这个孩子的恶耗还没有让刘东霞知道,云凤怕她精神受刺激。

  只有往后拖着,让她们祖孙一天比一天心凉,慢慢的接受,总比突然知道真相受的打击小。

  但愿他们祖孙能够好好地活下来……

  事情也就到了这样,云凤住了几天院,就带着小安安出院了,孩子已经死了,小安安也没有必要再装傻。

  在医院云珍比谁都殷勤,去看了好几趟,小安安一出院,云珍马上来了,云凤看云珍一来,想到会是让小安安装傻,听到了云珍的声音,小安安就迅速的躺下装昏睡。

  云珍还是那么兴奋:“安安!三姨来了,看看给你买了什么好东西!”

  小安安是注定傻了,云珍的心真是惬意,可是她明白不能表现得太突兀,还是压抑着满心的兴奋,喋喋不休的招呼小安安。

  云凤说道:“云珍姐,小安安睡熟了,你不用喊了,你知道的她和正常的孩子已经不一样,不懂你说的是什么,你喊也是白喊,你就不要费心了,以后你来什么也不要买,小安安已经不懂什么好东西坏东西的,她的脑子烧坏了,再也不会和人亲近,你这是跟瞎子抛媚眼儿,白费!”

  云珍总觉得云凤说话意有所指,不由的有了警惕的心。

  怎么回事?云珍心里酝酿出不少的问号。

  小安安傻了也不能这样老昏睡,自己看见小安安几次都是看到昏睡。

  傻子就一个劲儿昏睡吗?

  怎么可能?云珍想不明白,这是什么傻子?

  这不是植物人吗,要是成了植物人,云凤怎么会再嫁女儿,让人只当玩物,不能生孩子传宗接代,云凤会不会当死人儿养着?

  云珍狐疑的想……

  想不出个头绪。

  管她呢,云凤也怀疑不到自己身上,天赐的良机,是自己的儿子有发财的命。

  没想到自己会心想事成,没有华侨的帮助,自己哪来的这种药,自己的心愿达成,没有用自己出一分钱,干崩是得便宜,云珍想想就更得意了。

  管她植物人或是傻子,她都势在必得!

  云凤就专门观察云珍的脸色变化,想看出什么端倪。

  几个月过去,云凤经常去看刘家老太太,在和她谈话的过程中感觉老太太一天比一天失望,嘴里叨咕着:“这么长时间没有找到,肯定被人灭口了,死就死了吧,就是这个命,算卦的说过我没有孙子的命,我儿子也没有儿子的命,还真让人家说着了。”

  云凤开导她:“大娘,你别上火,也许孩子被他们放了,找不到家,被人捡走,或是人小找不回来,流落他乡,过几年说不定会回来,说不定会被人收养了。

  我们继续找,我相信一定能找回来的,我会让人发全国的寻人启事,一定能找到。”

  老太太叹息一声:“我都不抱什么希望了,听天由命吧,该着死井里就不会死河里。”

  老太太只有一点儿盼头,但愿孩子被人收养,就是相信云凤的话。

  孩子没了的消息也不能告诉刘东霞,刘东霞承受不住,会让老太太看出来的,绝不能让老太太再搭上性命。

  那样对刘东霞的打击就太大了!

  孩子的死就瞒着这对祖孙,其实她们的心里早就凉了,可是还存了那么一小丢丢儿的幻想,幻想是个好东西,能够安慰人,稳住人的心,不会让人伤心,减轻人的痛苦。

  这是善意的慌言,云凤把那个屈死的孩子的骸骨火化,骨灰盒保存在一个火葬场的丧仪冠。

  等以后再慢慢的让祖孙俩接受事实。

  老太太从此以后健康逐渐下滑,三天两头的住院,云凤都是把她往好医院里送,药费都是云凤担了。

  祖孙感激的没渴不渴的,想着这辈子不能报答云凤,心里全是愧疚。

  没有关系的人云凤还要资助,何况这位因为她失去孙子的可怜老太太,而且她十分的贫困,就指望刘东霞的三百块钱,怎么舍得住院。

  孩子死了,还没有抓到坏人,连劫匪的模样都不知道。

  这件事就成了云凤最重要的事情,抓劫匪,就是没有一点儿线索。

  谁跟她有仇,没有仇的人怎么会害小安安,云凤就人侦查员开始跟踪和她有仇的人家的人,料想总能找到一点儿线索吧?

  柳城功因为老爷子周年的饭菜被她拒绝出卖,柳城功跟她会结仇。

  可是柳城功正在妄想攀升,能因小失大,为了坑害一个小孩子报复她吗?柳城功没有那样心术少。

  柳媚儿一家三口都在里头,就她的哥哥一个小职员能翻出什么风浪,因为恨她受人指使吗?

  从云凤的感觉不太可能,柳家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升官,惦记她的钱是真的,一个孩子成了傻子对他们有什么好处?

  就专门刺激她吗?真是无聊的算计,柳家人干的都是绝户的事,要是报复她,为什么不对小鹿辰下手?

  这个逻辑怎么也不对路子。

  还是得排除柳家人,他们干的事都是对他们最有利的,怎么会干这么蠢的事?就是为了倒霉吗?

  云凤想的脑子发胀,只有撂下不想。

  云珍讪讪的走了……

  云凤头脑清明一片,云珍真是讨厌,根本就不是关心,老跑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