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33章 蠢人就遭罪

第533章 蠢人就遭罪


  前世云凤不明白,认为云环是个特别好的人,吃过云环家的两顿蒸饼炒土豆丝,云凤就念念不忘记着恩情,云环对她有求必应,什么活儿都给云环干。

  给云世纪家干完,抓着喘气的功夫也要给云环的孩子做鞋。

  那个时候谁舍得买鞋穿,都是自己做,买的鞋也不结实,云环五个孩子加俩大人,一年得穿几十双鞋,云环一个人怎么做得过来。

  云凤下露天,下班就替雷秀英和云铮装火车,有了闲空还得给云环一家做鞋,上皮带溜子的鞋底,能累断人的胳膊,云凤的浑身疼筋骨增生都是为云世纪一家人累出来的。

  临死自己孤零零的没有人瞅一眼,没有一口水喝,生生的饿死渴死了,重生了,云凤才醒悟了。

  才知道为自己谋点儿利益。

  这一世为了自己不再重蹈前世的覆辙,装汽车的第一桶金她绝不会再让雷秀英霸占。

  没有那点儿钱,自己没有起步资金,住在云世纪家,还得继续下露天矿,工资被云世远要走,自己没有一点私房钱,这辈子还不是得死于穷困。

  云凤对云环这个人的心情很矛盾,云环也有自私的一面,可她不是纯粹的坏人。

  她有一定的思量,不一味地认为自己对谁都不对谁都对不起她。她没有云萍那样的狠手,没有雷秀英那样的阴谋。

  她会的是随波逐流,听人怂恿,也有小小的贪婪。

  这种人还是有情可原的。

  两天两夜云环才醒,看到自己住在医院,大惊失色:“这得多少钱,琳琳,我怎么进了医院。”

  云环一疼钱,琳琳就哭了,是花了钱不少,可是都是云凤姨花的。

  她的妈妈为了让她读书,天天节俭攒钱,这一下子就花了两千块,这是多大的损失。

  琳琳伤心,就哭诉了云环为什么住院:“不是云凤姨来看妈妈,妈妈你就一直睡下去了再也不能醒了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不能醒?”云环奇怪,她只是生气,回来骂了褚薇薇一顿,是气得晕厥了过去。

  怎么就不能醒了?

  “妈妈,你服了过量的安眠药,不是抢救,你就不能醒了啊,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怎么办?”褚琳琳哭得天昏地暗,云环心里犯了猜疑。

  自己根本就没有吃什么安眠药,莫不是自己晕厥后,褚薇薇捣的鬼?

  云环浑身冷汗,冷颤连连,褚薇薇,她是自己的女儿,她对亲妈下毒手,这还是个人吗?

  想到褚薇薇对她的态度,根本没有拿她当什么妈看,就是看叫化子一样的眼神,没有一点儿温度。

  “我住院哪的钱?”云环心疼钱,这就钱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都是祁爷爷交的钱,我想一定是云凤姨的钱,,我看云凤姨从兜子里掏钱给祁爷爷了。”褚琳琳说的很仔细,云环已经听明白,云凤不但救她一命,钱还是云凤花的。

  云环心里很感激云凤。

  谁能有云凤的品质,要不云凤就得好。

  云凤不关心她的生死是正常的,谁也不能说云凤不对,不救她的命谁也说不了啥。

  云凤只要装不知道就没有麻烦,何必为了仇人家的女儿奔波。

  为了救她一命,云凤没有想多的,只想不能草菅人命,那个时候云凤根本没有往仇人上想。

  就是一心的救人。

  就是罪大恶极的罪犯,枪毙也得国家执行,国家都不让他病死,只有宣判的罪行该有的惩罚,何况云环是无辜被害的。

  尽管她以前有过私心,可是她没有办到,她也没有死罪。

  怎么能眼看一个无辜被害的人丢了性命,云凤肯定是要救的,义不容辞。

  “你云凤姨呢?”云环问褚琳琳。

  “云凤姨在医院整整两天,等着你醒来,公司人找她有事,她才出去了。祁爷爷也在医院守了一天都是他给我买饭吃。云凤姨说不让我害怕,她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  云环哭了,把枕头都哭湿了,一个女儿都指不上,却让云凤这样照顾。

  她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。

  祁荆山一个外人对她这样好,自己还以为他是有心思的,过了这么长一段儿时间,祁荆山并没有表示什么,都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认为人家是有了私心。

  原来人家是可怜她,她真的很可怜。

  身边没有一个好人,就想到云凤让她及早离婚的话,不能跟那个人继续下去,可是自己还是听了父母的话,认为那家人能帮他们落户口,怀疑云凤的话没有安好心,就是怕他们好,想法的拆台。

  都是自己错了,自己一家人要是不算计云凤是的,现在应该是什么光景,不说借云凤的光,怎么也不会把自己家折腾进去。

  还都以为自己有理,继续折腾,褚薇薇就是一个让她最不省心的。

  将来还得惹大祸。

  云凤救她,云环心情激动,褚薇薇的所为让她失望,云凤说得对,嫁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,要是孩子都随他,女人一辈子也就完了,年轻没有好丈夫,老了没有好儿女,那是什么命?

  遭罪的命啊!

  自己就是一辈子遭罪的命。

  云环能不后悔没有听云凤的话离婚嘛!

  都是劝和不劝离,宁拆十座庙,不破一重婚,这个老古语,是很荒唐的,孽缘不离就是坑自己。

  自己一生太幻想,总认为男人有了儿子就会转变,会变好吧,谁家过日子就是为的天天不顺吵闹?拿自己的心比那样的禽兽是自己蠢。

  云凤的眼光为什么那样好,就认定那个男人不是能依靠的。

  认定他是个畜牲。

  父母就说云凤想破坏她的婚姻,是因为云凤找不到这样条件的男人,云凤嫉妒恨她家,才搞破坏。

  父母就拿出来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重婚的话歪曲云凤的好心。

  自己竟然信父母的鬼话,自己遭罪也怨不上谁,,谁让自己蠢,没有云凤的智慧。

  蠢人就得遭罪,怨天怨地没有用。

  自己蠢养了一帮蠢儿女,男人狠,儿女都傍了他的狠,对谁都能下得去手,竟然用到了亲妈身上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