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36章 最黑手

第536章 最黑手


  热热闹闹吃过一顿饭,云凤让大家找闲客房休息一中午,展红英和唐丽琴是没有功夫休息的。

  饭店中午很忙,唐丽琴忙得脚不沾地。

  武子带着小安安在楼道里玩耍,云秀的女儿站在老远的看着。

  倩倩内向,一点儿都不活泼。

  看着武子若有所思……

  十岁的倩倩已经很有心眼儿,可是云秀虽然看中武子,只是让倩倩多和武子相处,却没有像云珍一样教育儿子谋夺别人的财产。

  云秀不傻,谁家的财产会双手奉送给人掠夺?

  云秀不但鄙视云珍的行为,也不惜得那样干,她还有些信缘份。

  云凤路过,看到倩倩老远的望着武子。

  没有往心里去,都是小孩子,能有什么心思?

  云凤最不愿意编排人。

  休息了一阵,云凤就和卢雅郡他们回了公司,没有进公司的大门,就遇到一辆轿车奔了她公司的门口,门卫开了大门,云凤和卢雅郡的车直接开进去。

  门卫正要关大门,就听到一声冷哼:“你是云凤吗?没想到你这样嚣张了,见了熟人儿视若罔闻,一个卖包子的小贩儿哪来的这个底气,是不是就仗着你认了一个爹,有点儿权势,只可惜不当权了,时过境迁,人走茶凉,你还有什么仗势?”

  这个声音久违,云凤几乎听不出来了,个子比云凤不低,有些发福,四方大脸的女人,满头的卷发,染的焦黄。

  耳环、项链、金镯子,哪个个头儿也不小,明晃晃的对上太阳,显得这个人十分的张扬

  很大的墨镜捂住眼睛,就像拉磨的驴戴着捂眼儿,看不出这人是谁?

  看她的打扮,云凤已经猜出三分,云凤揶揄的一笑:“呵呵呵!想让人恭而敬之,就得自己让人看着顺眼,有让人恭敬的资本。”

  云凤对这个人,不管她是谁,她的话不悦云凤的耳,云凤不会恭敬这个人。

  云凤猜的差不多是谁,就是不询问,也不在乎她是谁,她的话满是敌意,自己对她有什么客气的?

  “你……!”那个人胸脯一起伏:“不眼馋,不嫉妒恨,不是吧?”

  “嫉妒你什么?嫉妒你一身馊肉?嫉妒你满脸的菊花吗?嫉妒你傍上一个七十余的老棺材瓤子吗?”云凤对这个人没有好印象,在火车上她就敌视云凤要死,以后找了云凤多少次麻烦,鼓捣张晓华写恐吓信,一码一码的在针对她,好像是她把她的孩子扔井里淹死了那样深仇大恨。

  这个女人的心术不端,祁东风只是给她找回了钱包,就让她恨之入骨,恨不得将她置于死地。

  现在,对面干上,不就是想把她的公司挤垮台吗,两人已经势不两立,自己只是懒得搭理她,让她狠劲的折腾吧,把老头子给的钱全部折腾光,她就不得色了。

  对这个人有什么下不来脸的,云凤的话真损,哪个女人不想让人奉承年轻漂亮,云凤的话等于掲了人家脸皮,戳了人家的软肋,人家找老头子就是为的钱,掲人的疮疤,让人难堪,让人暴怒,特别是这个女人,向来这个女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只有她糟践人,骂人、鄙视人的份儿,谁敢针对她?

  老头子财大气粗,一百个云凤也不够整。

  敢和她作对,不要她的命,也让她元气大伤,没了根本,看看她还蹦跶啥?

  她抢了自己的丈夫,自己落得只能嫁一个老头子。

  全都是为了整垮她,整死她,自己才委曲求全,跟了一个洋人老头子混。

  张怀英对祁东风势在必得,没想到祁东风会选云凤,抢了他疯子哥哥的媳妇儿,云凤抢了祁东风。

  很乱套,祁东风是前世自己的丈夫,这一世自己也是势在必得,没想到云凤超级的狐狸精,能迷晕祁东风那样冷冰冰的无情男。

  自己跟云凤不是一般的仇恨,夺夫之恨,不共戴天!

  自己哪里比她差?可是祁东风就不接受自己,张怀英满腹的愤恨,听了云凤的恶语,更是恨不得立即让云凤死。

  气得头脑混账,五脏撕裂

  “你!……你!……”张怀英气结,

  这人是谁?刘兰云早就看到了这个女人站在摩天大厦的广场前,看着云凤的公司撇嘴,满脸的瞧不起,万般的蔑视。

  刘兰云低低的唤了一句:“云凤……”

  她看出二人见面就唇枪舌剑,她们是认识的,这个人是谁,怎么会认识云凤?不是个华侨嘛?

  张怀英缓过一口气:“你……你不眼馋对面的大厦?”

  云凤气笑了,有这么张狂显摆的吗?要不盖个大厦,原来是要气她的?

  云凤:“呵呵!”一笑:“你不是快餐公司吗??是大厦专卖啊!”云凤的语调极其的讽刺:“快餐公司是卖吃食的,要比滋味最好才对,消费者是要啃你的大厦吗?”

  “你……”张怀英气得不知道骂什么好:“你……一个乡村野丫头,一个卖包子的商贩儿有什么了不起?”

  “我没有像某人一样觉得自己了不起,哪个商人不是从小贩儿做起,慢慢的发家,没有豁出屁股的女人那样脸皮厚,就得从小做起,听说你那个洋人老头子出身就是一个小小的货郎,你不是还仗着小贩儿发起来的,人不能忘根本,花着人家的钱,挥霍着人家的财产,还瞧不起人家,你瞧不起人家,怎么还跟人家睡?我就不明白你的心态,是不是有病啊?”

  云凤真是学会了骂人,转着弯儿的骂,没有一个脏字,气死人不偿命。

  张怀英气得嗓子瞬间就肿起来:“你!你!……我的脸皮比你厚吗?我也没有抢别人的丈夫!”

  “你那个丈夫才是别人的丈夫才对,你的老头子十二任的老婆,你是十三任,你抢了十二任的丈夫,难道你忘了?”云凤指点说道

  对这个张怀英,云凤手里的材料一大堆,她的历史劣迹一样也不缺,云凤都烂熟于心,掲起她的伤疤,是顺口就来。

 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张怀英气愤已极:“你瞎编排的。”

  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人过留名雁过留声,自己干的自己心知肚明,怕人知道休做,要人敬重勤学,想藏着掖着不容易。”云凤很愿意掲她的伤疤,,皆因为云凤想起前世自己的苦难大部来源于她的算计,前世的事无凭可考,这一世自己也没少挨她算计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com。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