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38章 穿鞋的

第538章 穿鞋的


  卢雅郡不知道露天矿是什么样,只是听说露天矿就不是钻洞子的煤矿,是大掲盖的,这样的井口危险不大,可是听说露天矿是非常累的活儿,装车搬石头一天十来个小时不闲的装车,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怎么能干得动,不伤身体才怪。

  “十六岁就让你下井,你的父母怎么这样狠心。”卢雅郡问完就觉得自己是废话,云家不是云凤的亲生父母,这个谁都知道。

  “我下露天一个班十来个小时,回来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,就得替我二伯一家装煤车。”云凤这是在发泄自己前世的苦难。

  这一世她可没有下露天,装火车也就是几天的功夫自己就解脱了,重生一世,她不能再让人控制,性格已经大变。

  “云家人真狠。”卢雅郡说了这样一句话,眼圈儿不由发红。

  “董事长,那个时候还没有开放的迹象,你怎么想起做包子卖?粮食肉都是凭票,你怎么弄来的?”

  “下露天装火车,累死累活的,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租了一个小房自己搬出去住,虽然那个时候没有开放,可是,那是边疆,还是比较松的,东北物质比关里富裕,我看到有炒爆花在学校附近卖的,吹唐人的卖泥人的还是有的,是他们启发我想到蒸包子卖。

  粮食和肉去乡村买高价,还不是难事。”云凤只有这样说才能圆过去,她不能说自己有神厨房,是不可说的秘密,要是没有神厨房,也就只有那样的路可走,乡下确实是能买到高价的大米和面粉,年前杀猪猪肉也好买。

  “一天能挣多少钱?”卢雅郡好奇地问。

  刘兰云是不好奇,云凤卖包子的事她可是知道的。

  “起早蒸包子,早晨卖一个小时,能挣两块钱。”云凤想到那个时候的工资不高,累死累活的一个月跟煤块大石头拚命,一天才一块多钱,真是少得可怜。

  卖包子一个月能挣六十块钱,可比下露天轻快老了。

  炒爆花卖的老太太能挣三块多呢。

  一个老太太炒爆花卖,就能给孙子买几千块钱的摩托。

  这是云凤前世知道的小买卖赚大钱的事迹。

  所以她重生后就致力于经商。

  卢雅郡问起来还没有完了,他喜欢听云凤的事迹。

  等他听到云世纪一家,朱莉亚,祁东海和云世远合谋强抢她的时候,是祁荆山救了她。

  朱莉亚不怎么样,祁荆山可是好人。

  要不云凤对祁荆山就很尊重,云世纪一家那样丧心病狂,云凤收留云环还不就是看是祁荆山给她求的情。

  事情这样繁繁杂杂,感情纠葛真是复杂。

  云凤和云家断绝关系的事他可没有想云凤是忘恩负义,他觉得云凤不是那样的人。

  原来真相是这样,云家人真是不可饶恕。

  云凤的身世没有暴露,云世纪就那样对她,真是作恶多端,云凤收留云环真是大度过头了。

  

  这里卢雅郡感慨万千,张怀英被洋人拎回去可就不好了。

  洋人让两个保镖把张怀英吊起来。

  就开始审问,洋人自然说不好中国话,弄个翻译跟着吼,让她交代跟了几个男人。

  这个洋人是肆虐狂,专门找嫁过男人的女人玩儿,张怀英比他小了三十八岁,他玩儿着很有意思的。

  他就喜欢这样的半老徐娘,对~性~事通透,想怎么玩儿,一点就通透,而且这个岁数的女人皮肤不皱,脂肪不减,摸着柔润,喜欢的地方肥大,让他甘之如饴。

  没有丰厚的聘礼,女人怎么会上钩,只要让他得了手,他就会总也不尽兴,直到把女人玩儿得油尽灯枯才肯罢手,他的话就是钱太多,玩儿遍全世界的女人才解渴。

  你想什么祁东风,他可以顶十个祁东风,老洋人玩儿女人是干劲儿十足的,不是他亲身体验,只有工具才能让他尽兴,看着女人那个痛苦的表情,他的身心都是飘飘欲仙的。

  比用酷刑还让女人痛苦,他的钱不是白花的,三亿买了这个女人,他不玩儿出花样儿岂不是很冤。

  这个洋老头儿可是个变态狂。

  张怀英出来看着外表光鲜,内里却是肮脏得很,洋人对她好的时候,给她对着嘴尿让她喝个够,生气了就用木棒捅下头,让她痛不欲生。

  为了不让她瘦下去,关心她的时候,给她灌猪油。

  真是非人的折磨,可是她不受不行,想离婚她办不到,想杀人她没有那个本事,要了人家三亿,有多少个她也不够还。

  洋人有的是钱,不玩死她不会让她走,她逃不出洋人的手掌心。

  她赔不起人家三亿,洋人黑白道都有顶事的人,他的父亲那两下子也不是对手。

  她只有受着,想不出辙,她也不甘心离开,如果这三亿斗不垮云凤,她还想接着要三亿。

  再者她盼着洋人快死,她就继承他的产业,她也不知洋人有多少钱?肯定是财产不可估量,他死了自己就是世界首富,何愁斗垮云凤,张怀英抱着最大的期望咬牙忍洋人的肆虐,她情愿被虐,也要报云凤夺夫之仇,她要杀了云凤和两个孽崽子,祁东风不是不要她嘛,她也得让祁东风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不报此仇心不甘!这就成了她的执念。

  费了好大劲抓住一个洋人老货,她怎么能放手?

  她还没有明白,不是她放手不放手的问题,是人家洋人不会放她走,等着收尸打扫她的骨灰呢。

  洋人折腾累了,就放下她来,还亲了几口她的红唇,饶有兴致的吧吧嘴。

  “挺好玩儿,越玩儿越年轻,兴奋啊!”洋人大叫几声,发泄自己没有尽兴的郁闷。

  张怀英撇撇嘴:“你不过瘾?把云凤弄来玩儿,她是最会勾男人的。”

  “不是我不敢动那个女人,是人家不会和你一样贪钱,给她三十个亿,也不会让她动心,你以为人家和你一样贱?得不到的何必费那个心机。”半死的洋老货,还把自己说的挺厉害的,他敢动云凤?

  那他可是找死了,洋人可不是强抢女人的,他是用钱买的,觉得人家不会贪他的钱的,他才不会暴露自己的嗜好呢。

  她也不敢动云凤,他不是小混混,他藏不起,躲不了,他可不是光脚的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