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42章 今生

第542章 今生


  多么的会颠倒黑白,这个恶毒的女人反拍一掌,没有等着让祁东海打,还是她有错,己躲了一下儿,朱莉亚就说她气着她儿子了。

  祁东海打她别说是反抗,她也反抗不了,她怎么能打过疯子,还有朱莉亚这个助力,她躲都不行,让她老实等疯子打,说她不老实等着,就是想把他儿子气疯。

  那时自己根本不敢见祁荆山,被朱莉亚威胁,她敢跟祁荆山说,祁荆山只会把她抓进监狱,让她死在里面。

  三天两头的被打,疯子越来越狠,打了三年,自己实在是没有活路了。

  自己瘦的皮包骨头,朱莉亚母子还不会放过她。

  最后一次是祁东海看上一个小姑娘长得好,就想得到,回来看见她这个皮包骨的就犯疯,端起暖壶的开水就倒在了她的背上,烫了满背的燎泡。

  痛的,绝望,自己真的不要活下去了,进监狱就进吧,死在里边也比受不完的折磨强远了。

  想死成了她是执念,终于把真相告诉了祁荆山,

  祁荆山让法医检查了她的后背伤,决定让她和祁东海离婚。

  祁东海倒是同意离,想找他又看上的小姑娘。

  朱莉亚没有祁东海那么傻,祁东海已经疯了这么多年,以前瞒得很紧,结婚后在外边打了云凤,朱莉亚为了给儿子挣理,说出来祁东海精神不好。

  看上人家小姑娘好,骗不来谁给他,祁荆山可不会帮祁东海抢亲啊!

  云凤的事情朱莉亚把祁荆山瞒得严实。

  朱莉亚怎么会同意离婚,就是一个理由:祁东海精神失常,婚姻法是不许离婚的。

  祁荆山亲自在法院提起诉讼,法院强制离婚的判决下来,云凤终于离开祁家那个魔窟。

  云凤重生后再也不怕谁的威胁,前世她要不是胆子小没有见识,也不会上当受骗,也不会陷在祁家那个狼窝三年,受得了非人的折磨。

  今生的胆子大起来是受了生死大劫的教训,前世后来的那些年,她也学习了法律,遗憾自己读书少,劳动的空闲就学习小学到初中的课本,要是不死那么早,她会学完高中的文化,虽然不易,可那是她梦想,就是学了没处去用,她也要学,就是圆自己一个梦。

  前世朱莉亚是害她的人,祁荆山却是她的恩人。

  祁荆山是个无私正义的人,也是一个好公安干部,因为离婚一案,祁荆山没有一点儿偏颇祁东海,骂有为了儿子的后来抓住云凤不放。

  正义的人值得云凤敬佩。

  这一世祁东风向她求婚的时候,祁荆山劝了云凤几句,云凤相信祁荆山的话。

  祁荆山给云环求情,云凤也是愿意送这个人情。

  云凤这一世没有一点不相信祁荆山,连空间都让他去住,云凤也是抱着对他报恩的心态,也是特别相信这个人不会出卖她的秘密。

  朱莉亚是朱莉亚,祁荆山是祁荆山,不可把他们相提并论。

  祁东海是祁东海,祁东风跟祁东海是两码事,所以对于祁东风的追求,云凤没有把祁东海的恶行迁怒祁东风,把他们分得清清楚楚。

  还有祁荆山的恩情左右着她对祁东风有好感。

  祁东风的作为也是让她敬佩服气,喜欢,动心。

  要是没有祁荆山的恩情,要是没有祁东风的表现,就朱莉亚母子的行为,不用扯上前世,就这一世的行为,云凤怎么会和祁东风相处?

  云凤没有把朱莉亚母子的恶行迁怒祁荆山父子身上。

  因为云凤两世的经历坎坷,看透了世态炎凉,人心是不可预测的,也是不能估量的,嫁给谁,也不见得遇到好婆婆,祁东风断給了祁荆山,祁荆山和朱莉亚离婚了,祁东海断給了朱莉亚,云凤以后的家庭就跟朱莉亚母子没有关系了。

  这比跟随几十年的恶婆婆,甩不掉扔不出去,天天在一起置气,没完没了的活病强远了。

  所以云凤看祁东风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,也是和祁荆山一样正义的人,她才下决心和祁东风相处几年后体验这个人确实值得自己付出终身,才和祁东风定亲。

  祁东风要是没有魅力,没有值得看好的地方,张怀英可是人尖子,怎么会两世都会选祁东风,甚至得不到也不会放弃,一直追到现在,甚至有得不到就毁的疯狂,可想而知祁东风是多么好的人。

  祁荆山想半天还是不放心:“云凤,你要是去公司,一定要我给你开车。”

  祁荆山的担心不是多此一举,张怀英和刘晓文还在继续练飙车呢。

  练得累了就下车休息,刘晓文问张怀英:“我说,你到现在还想跟祁东风吗?”

  “那,你呢?”张怀英问刘晓文。

  “我?我已经死心了,我们都嫁过人了,就是云凤死了,祁东风也不会要我们,祁东风的官职选一个二十岁的黄花大闺女也是挤破门,选不着我们啦!”

  刘晓文说的是实话,张怀英能不明白吗?

  “我一定要和他做夫妻,前世我们就是夫妻,祁东风对我很好,这辈子我也不会放弃。”

  瞪大眼睛的是刘晓文:“前世?”刘晓文怎么知道张怀英有前世的记忆:“你感觉的吧?”

  “什么感觉?真真实实的经历,我和祁东风生生世世都是夫妻的。”张怀英咬牙说道:“云凤抢了我的老公,我怎么会甘心,我一定要让她死!”

  刘晓文不会信张怀英前世的话:“你真会臆想,你脑子进水了吧?怎么都是胡说八道,还生生世世的夫妻?真是可笑,人死如灯灭,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吗?,哪来的前世的记忆,人没有投胎这一说,父精母血孕育而来,那都是聊斋玄文吸引人的桥段,那也信?还梦想?”

  张怀英像看白痴一样看刘晓文:“你没有亲身经历,怎么会信,没有那样的感触,怎么会信?

  我是真的信前世今生,你不信就拉倒。”张怀英言之凿凿:“我有亲身经历过,也是才信的。”

  这个从小的朋友,怎么就不信她的话,她跟她没有说过假话,她跟她抢祁东风,自己就没有生气,认为她抢不过自己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