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45章 制造车祸

第545章 制造车祸


  张怀英真的是后悔了,可是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怎么也不能收回来了,刘晓文还那样紧张,不能不让自己警惕。

  刘晓文看病拿药,张怀英寸步不离。

  她在想法儿弥补自己的失言呢。

  绝不能有让刘晓文有机会给祁东风报信儿。

  刘晓文看病拿药,直到回家都没有离开张怀英的视线,现在张怀英的公司被洋老头拍卖成了云凤的公司。张怀英租住了楼房,和刘晓文两人合租的一人一间,刘晓文更逃不过张怀英的监视。

  次日张怀英坚持去飙车,刘晓文装胃疼不想去,还是被张怀英拉去飙车。

  刘晓文喜欢祁东风这么多年,可是祁东风没有看上她她也没辙,后来只有嫁人,嫁了一个印尼人,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没有过几年就离婚了。

  以后就没有再嫁,和张怀英始终在一起混,张怀英嫁了一个日本人,过了几个月就散伙了,始终没有找到想嫁的,两人在国外就打工混日子。

  张怀英总想回来报复云凤,她的父母不许。

  直到认识这个洋老头,张怀英抢先嫁给了老头子,就用老头子给的三亿在云凤对面盖了摩天大厦,和云凤对着干起来。

  她为什么再也不听父母的了,刘晓文才知道原因,原来张怀英是个重生的,知道自己活不长了,再不对云凤下手,就失去了机会,她是抓住了最后的时机,狠狠地报复云凤,以泄夺夫之恨。

  真的有前世今生吗?刘晓文还在困惑呢。

  不可思议的事情,没有亲身经历,怎么想也是含含糊糊的,确定不了。

  刘晓文感觉张怀英是不是精神不正常,刘晓文才害怕起来,怕自己劝了她半天让她记恨,如果她怕自己给祁东风报信儿,会不会杀人灭口?

  张怀英的狠刘晓文当然知道。

  不禁遍体生寒……

  自己才四十岁,离着八十还有一半的生命路程,如果就这样丢了性命,是不是不得善终?是不是白在人世间走了一回,被人害死是多窝囊的事?

  想到那样死,浑身都有蛇爬一样,冷飕飕的发毛。

  刘晓文看出张怀英是监视上她了。

  她没有张怀英的胆子,撞死人她也不敢,张怀英可是干得出来。

  跟她飙车心里就发慌,知道她哪下子就要了她的命,蝼蚁惜残生,何况自己不是山穷水尽的人生,张怀英弄毒品的事情,她是知道的,可是不是她的主谋,自己还胆小,怕的是被揭穿牵连上自己。

  刘晓文还看出,两人飙车,张怀英的车技她是看得出来的,不是真正的练车,张怀英在制造交通事故,这是想要她的命。

  两个人再好,想要她的命也不行!

  张怀英不知哪来的那样大的精神,逼得刘晓文几乎躲不过。

  逃跑还不可能,张怀英不放过她一寸地。

  刘晓文往人少的地方跑,躲着她的撞击,一不小心就会撞上,两辆车撞上,是两败俱伤,不可能只有一辆车受伤。

  难道张怀英不想报复云凤了?把矛头对准了她,自己没有干什么,只是劝了她几句。

  应该这样报复吗?

  真是不可理喻,难道她的脑子失控了,不懂应该先做什么。

  她杀了人,还有机会报复云凤吗?

  难道她有确实的把握制造成车祸?能躲过蓄意杀人罪?

  远处跟踪她们的祁荆山,看到了这样的状况,立即思索到了张怀英是想制造杀人的车祸,她们练车有半年多,两人是多么的配合,怎么就突然要杀对方。

  张怀英根本没有发觉跟踪她们的车,祁荆山是侦查员出身,又是破案高手,她们不懂隐藏的技巧,怎么会发现祁荆山的车。

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张怀英满含斗志对付刘晓文,刘晓文比张怀英做事谨慎,心思也必张怀英细腻,她都没有发现什么情况。

  张怀英现在是心神专注的杀了刘晓文,以绝后患。

  心神专注搞车技,脑子不往别处想,就是一个心急,越达不到目的越是心神乱,怎么会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。

  作案的人,不容易达到目的都会乱了心神,何况张怀英是初次制造车祸杀人。

  刘晓文是陪她飙车训练出来的,车技也不错。

  张怀英想制造车祸现场不那么容易。

  还得保住自己性命还得不暴露蓄意杀人,真的干着多不容易。

  张怀英心急加火大,浑身冷汗淋漓,她很快就虚脱,只有装作是以往飙车的状况,停下了车速。

  刘晓文也累瘫了,张怀英下了车,刘晓文也下车,两人都躺在地上喘气,瘫软的身体大字对天。

  祁荆山一看张怀英的谋杀失败了。

  连着三天张怀英没有去飙车,和刘晓文寸步不离,她住到刘晓文的屋里,监视刘晓文,刘晓文什么也不问,吸取了血的教训,吃饭也是两人一起出去,张怀英的车上拉着刘晓文,让刘晓文开车,她坐边上监视。

  刘晓文再也不会劝她,也不说一句话,就装累晕了的样子,强打着精神开车。

  提着万倍的小心,怕张怀英从后面给她一棒子还要了她的命。

  张怀英现在可不会用公安能侦查出的手段杀刘晓文,她还没有把云凤一家全部报销,她是不能进监狱的,等杀完了云凤一家,有机会不管用什么手段也得杀了刘晓文,刘晓文敢觊觎祁东风,和她抢她的男人,临死也要带着她,到阴间也得监视她。

  刘晓文是被张怀英惦记上了,以前什么朋友,什么闺蜜有个屁用,跟她争一个男人,就是没有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看她是个怂包,是抢不过自己的,祁东风连理都不理她,她算不上自己的强敌,也就是自己的一个狗腿子。

  自己没有想让她死,不然她的骨头渣子早就烂成了灰。

  张怀英觉得有些郁闷,自己专注对付云凤一家精力还不够,还得对付刘晓文这个蠢货。

  可是自己的车技折腾一天也没有制造成车祸,再跟她较量那也是白费,自己现在还不能明着杀她。

  这个碍眼的蠢货最是让她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