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47章 抢丈夫

第547章 抢丈夫


  云凤气笑了:“你是技不如人,是你想挠我的脸,被我握住腕子,不给你教训才怪,你的丈夫被谁抢了?你第一个丈夫是日本人,有人抢吗?你为了三亿嫁了一个洋老头七十多岁了,你说有人抢吗?”云凤的质问让群众目瞪口呆,这个女人虽然不年轻,嫁一个七十多岁的洋老头也是一个奇葩事件。

  云凤对着群众说了几句话:“这个女人得了洋老头的三亿,就在我对面盖一个摩天大厦,和我的汇源公司对着干,我们公司什么产品,她就上什么产品,用半价想顶黄我的公司。

  我在全国几百分店,她就对着我的分店干,半价赔光了三亿,也没有顶垮我的公司,为什么啊?因为她的产品质量,品味哪样也没有抓住消费者的心。”

  云凤一说,很多人都知道汇源公司和对面的摩天大厦,有人知道摩天大厦是针对对面的汇源而来,价钱便宜还没有站住脚,就知道两人是谁,还是对手,其中的隐秘谁也想不到,怎么就还出现了抢丈夫的问题。

  群众看云凤比张怀英好看十倍,有人还以为云凤是抢了洋老头,把张怀英搞垮了呢。

  对云凤的眼神还有很多不善的人。

  云凤怎么看怎么就不对劲儿。

  突然外边有人喊:“谁抢她的丈夫了,是她惦记云董事长的爱人几十年了,使了很多黑招儿算计云董事长,她想谋杀云董事长一家,酝酿很久了,我劝她几句,就被她恨上了,前几天她就想制造车祸杀我,没有杀成就盯着我不放,云董事长看出端倪,是来解救我的,是她伸手要挠云董事长的脸,被云董事长抓住腕子,我想趁机逃跑,遇到了熟悉的公安,说了这里的情况,公安就是来抓她的。”

  说话的人是刘晓文:“我可以作证,用~毒~品陷害云董事长饭店的栽赃后台就是她!”刘晓文指着张怀英愤怒的说道:“那天我差点死在她手里,我要向公安局揭发她的罪行。”

  原来这样?吃瓜群众恍然大悟,这些案件轰动很大,有很多人知道。

  再看云凤的眼神就正常多了,对张怀英是满脸的鄙视:“呸呸呸!好肮脏,嫁日本人?真不要脸,嫁七十洋人,更不要脸!”

  人群开始议论,骂声不断。

  张怀英气得睚眦欲裂……

  刘晓文真的是背判了她,她的感觉没有错,可惜自己心慈手软,留下一条咬人的狗。

  被她咬住不撒嘴也是一个麻烦,还是万幸自己的真正的秘密没有让她知道,否则自己可就被她坑死了。

  张怀英咬牙切齿,恨不吞了刘晓文,这个祸害装得无害的样子,等自己发现已经晚了。

  知道她这样背信弃义,早就该把她处理掉,在国外的时候机会多得是,在这里就算失去了机会。

  祁荆山走进来,给张怀英铐了手铐。

  刘晓文觉得自己安全了,胆子就大了起来,坐坐实实的瞪了张怀英几眼,幸灾乐祸的笑容满面。

  张怀英恨得牙龈咬碎:“刘晓文!你等着,你敢陷害我?我永远不会放过你!”

  “你成天的放不过这个放不过那个,最终是放不过你自己!”刘晓文得色的说道:“你总说云凤抢你丈夫,祁东风是你丈夫吗?跟你结过婚吗?”

  张怀英冷笑:“刘晓文!你没有我这样的际遇,你怎么知道失去丈夫的痛苦?前世祁东风是我的丈夫,我有前世的记忆,这一世他还应该是我的,云凤是祁东海的女人,怎么会让她得到祁东风呢?”

  群众都是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状况?

  人人都想听到更震撼的事情。

  祁荆山觉得张怀英越说越不像话:“闭上你的臭嘴!临死还要搞鬼,什么前世今生的满嘴的胡言,就是一个疯子。”

  祁荆山就是觉得怪怪的,张怀英怎么一口一个前世前世的,是不是精神错乱了,想祁东风想的魔障了吧?

  “云凤就应该是祁东海的媳妇儿!就是他媳妇儿,祁东风抢了嫂子!”张怀英还没有闭嘴。

  祁荆山恨恨地拽了一下子手铐,疼得展红英乱叫一团,不顾胡说八道了。

  刘晓文看着嚎叫的张怀英,心里这个痛快,不由撇撇嘴:“满嘴的鬼话,正常人会信吗?”

  “你!……”张怀英气结,恨不得让刘晓文回去前世看看她是不是祁东风的媳妇儿,她才甘心。

  没有人信她的话,让她气闷到了极点,她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说的都是真的,很憋屈!

  看看吃瓜群众,各个都像看怪物一样看她。

  张怀英恨恨地被押走,对着看热闹的吼叫:“你们都是不懂道理的,我的话你们为什么不信?我说的是真的,云凤真的抢了我前世的丈夫。”

  群众摇头的,叹息的憎恶的,看着这个想男人想疯了的狠毒女人,都表现的是无奈,认为这就是真正的疯子,执迷得不可救药。

  惦记别人的丈夫,有用吗?人家要她吗?不是疯子也是做着黄粱梦。

  张怀英被拘留起来,案子进入审查当中。

  刘晓文对张怀英做的事是知情者,张怀英倒没有用过刘晓文干什么,她都是花钱收买谁也不认识的外地人,就怕牵扯出自己,所以连刘晓文她也不用,她做事特别的谨慎。

  这一次跟刘晓文说真话,真是鬼催的。

  她自己都认为是鬼催的,不然,这样的秘密她怎么会跟刘晓文说,连她的父母她做什么事都瞒着。

  她怎么就跟刘晓文说呢?她很后悔,如果这次出不去,杀不了云凤一家,自己到了那边也是不甘心。

  就是能出去也让人家提高了警惕,自己想得手就不容易了。

  现在她只有俩字:后悔!后悔!就是后悔!不应该信任刘晓文。

  张怀英只有捯后悔的资格了,没有了自由,被公安起诉了,她就是不想就范,她要自由,她只律师。

  她进去了,她的父母接到了祁荆山的电话,张怀英的父亲还是祁荆山的老领导,张怀英不想让父母介入,她做的事不想让父母知道。

  她的父母嘱咐她多少次,不让他报复云凤,她的父母也知道了云凤的身世,没有张怀英那样幼稚,想报仇就报仇。他们明白云凤的父亲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,想得到祁东风是张怀英一个人的执念。

  她的父母可没有她一样的执念,嫁给谁不一样,好男人世上不缺。

  祁东风也没有看上她,何必强求呢?

  她的父母能放下,她却不能放下,给她找了不少合适的,她就是不同意,坚持要祁东风。

  他的父母动用了多少人脉,祁东风也是没有同意,祁荆山跟朱莉亚离婚后,朱莉亚更掌控不了祁东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