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50章 重伤

第550章 重伤


  看热闹的那样怕事大的,越激烈越来精神,张怀英早已经因为成不了功气晕了头脑,恨不得刘晓文立即死掉。

  听了看热闹的将军,脑子瞬间爆炸,抓了商场前卖饮料的一瓶橘子汁,是个玻璃瓶的。

  虽然瓶子不是很大,也有一斤多,张怀英不顾卖饮料的老大娘的阻止,已经冲出很远。

  刘晓文这个得胜的公鸡洋洋自得的走着,在这个人密集的地方,很乱很嘈杂,刘晓文没有理会后边的动静,让张怀英顺利地得手。

  瓶子砸得那么准,正对上后脑勺,只听嘭的哗啦两声,瓶子就掉在了地上。

  瓶子碎了,刘晓文人也倒下,好巧的就倒在碎瓶子玻璃茬儿上。

  刘晓文只一个闷哼,就没了动静,商场的保安急速的过来看,抓住张怀英就报警。

  这里离公安机关不远,警车来的也快。

  医院的救护车来的不慢,手铐给展红英戴上,救护车拉走了刘晓文。

  刘晓文身上带着身份证,医院知道了她是外地的,立即通知公安局,公安局联系鹤市,刘晓文的父母得知刘晓文出事,在哈市坐了到京城的飞机,次日中午就到了。

  知道了是张怀英干的,刘晓文的父母总是无语,他们虽然没有张怀英的父母官职高,可是他们早就发现张怀英的心狠劲儿。

  劝告刘晓文多次远离张怀英。

  刘晓文始终拿他们的话当耳旁风。

  如今这样了,他们可只有这一个女儿,心疼的不得了,可是情况很严重,张怀英恨刘晓文气大得就是杀人的疯狂。

  才吃了刘晓文的亏,这一瓶子可是买了全身的力气,那叫狠狠地、狠狠地,没有那么狠地,砸了下去,忘了杀人偿命这个律条。

  简直脑子都不会想事,只有解恨一个执念。

  也忘了还没有杀了云凤一家,要是杀了刘晓文,再也没有机会杀云凤一家。

  突发事件都是脑子失控才出现的。

  只有让刘晓文占了上风,吃这样的亏可是开天辟地的一次,能不气懵?

  她总是压着刘晓文一头的,突然的对她不敬,她能不失控吗?

  打得狠,严重的脑震荡,后脑皮被玻璃碴子戳了七八个洞,血流了一地。

  脑子里淤积了血块,淤血不能自动消失,可能成为植物人。

  这样故意伤人,被拘留了,祁荆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这个魔女很快就进来了。

  太好了,可怜刘晓文才想做点儿好事,就出了这样的事故。

  刘晓文的父母也是知道云凤这个人的,因为刘晓文现在在云凤的公司上班,刘晓文的父母给刘晓文收拾东西,才见到了云凤。

  见到了云凤容貌,二人几乎震惊发呆,震惊的女儿追求祁东风,难怪祁东风看不上。

  自己家以为自己女儿就不错,可是跟云凤比,那就是一个云一个泥。

  跟云凤比自己的女儿就是丑陋的,看看云凤的做派,再想想女儿的做派,怎么能不被祁东风嫌弃?

  云凤年轻的像十八岁,自己的女儿已经像个五十的老妇人。

  想想张怀英那个样儿还是没法儿和云凤比的。

  两家人都用权势压制过祁东风,祁东风高中毕业连大学都没考毅然的参军走了,就是为了躲他们两家的女儿,再遇到云凤,祁东风岂会屈服要他们的女儿。

  刘晓文的父母叹息羡慕加嫉妒,人家的父母就能生出这样的女儿,真是命好。

  看看自己老来的结局,伤心悲戚,心情极度的差。

  二人只有住下来照顾女儿,不敢离开医院往东北去,担心刘晓文病情恶化。

  医院也是不让出院,病人还没有度过危险期。

  随便挪动,脑子里要是继续出血,这个人就彻底报废了,他们只能养一个植物人,也是没有长寿。

  刘晓文的母亲哭了一场又一场。

  都说是养女儿可比儿子省心,她的女儿就没有儿子省心。

  这些年可没有少为她担心糟心操碎心。

  和张怀英两人都惦记祁东风,他们劝了多少回让她退出,可是她就是不听。

  父母没有那个胆子让她跟张怀英争,可是莽撞的女儿胆子比他们大,说什么公平竞争。

  他们可没有少担心。

  两人争一个男人,还像个跟屁虫紧追张怀英身后。

  张怀英说话做事的阴狠,刘晓文的母亲早就担心女儿跟张怀英混会没有好下场。

  归结还是让他们看透了。

  张怀英真是狠到家了,后脑那是致人死最要命的地方,怎么就下手要人命?

  张怀英这次被抓。她的父母很快就来了,因为刘晓文的父母来,他们得的消息最快。

  他们随后赶到,张怀英的父亲是刘晓文父亲的上级。

  两个孩子闹到今天这个地步,刘晓文的母亲一定要给女儿讨公道。

  张怀英的母亲要救女儿比刘晓文母亲讨公道的劲头儿更大。

  一个上级一个下级,官高一品压死民,一起工作几十年的上下级,刘晓文的父亲终于搁不住张怀英父母的祈求。

  撤诉了,私下解决。

  没人起诉,民不举官不究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  张怀英被拘留半个月,赔偿刘晓文医药费,和生活补贴。

  张怀英还想杀云凤一家呢,刘家要是起诉,她就得蹲起来,还怎么杀人?

  庆幸父母保出来了她。

  父母要带她回东北,张怀英怎么会走,她就是认为自己快死了,就是要孤注一掷,鱼死网破,自己的寿命这样短,也不让仇人活着。

  张怀英的父母强制她走,公安人员也不准许他再继续留在京城危害社会治安。

  遣送走了她,交给她父母监视。

  一个月后,刘晓文的父母也带了刘晓文回来东北。

  以为两个祸害解决了嘛?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这样的人岂会老实,起码她这段时间能被管束一阵,不能出来捣乱。

  她的父母承诺的,一定管住她。

  祁荆山的心没有彻底放下,根据刘晓文说的张怀英认为自己快车祸死了,不可能息了杀人的念头。

  这个人真是个祸害,没完没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