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66章 临死什么都答应

第566章 临死什么都答应


  张怀英的母亲郑紫燕因为张怀英的逃跑气坏了,他们就这一个女儿,老头子临走都没有人送终,那些天张怀英隐藏在老洋人的别墅里,谁也没有得到她潜回来的消息。

  她父亲病重,让她回去见最后一面,怎么也是找不到她,和祁荆山打听,祁荆山是不知道张怀英在哪里,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哪里也没有。

  突然的她就回来了,郑紫燕哭闹了一场,奈何是自己的女儿,能把她怎么样,张怀英就住了下来。

  这回回来特别的安静老实,门都不出。

  郑紫燕看她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问:“怀英,你的性子好像变了。”

  张怀英觉得母亲在怀疑她什么:“我变什么,就是觉得累,力不从心而已。”

  郑紫燕对自己的孩子还是能明白的,张怀英哪是知道累了,是知道怕了吧:“你是不是在逃避法律的制裁?”

  没有大错,没有让她犯怵的大事,她怎么会老实,不找点儿麻烦,她就不会姓张了。

  郑紫燕现在很后悔,不抵多生几个孩子是的,孩子多了就不能那样骄纵她,惯得任性而为,唯我独尊,就像天下她是唯一的公主,什么都得由着她来。

  不然她就愤怒,暴跳,端出杀人的架子,自己得不到的谁得到也不行。

  就因为一个祁东风,她就疯狂了半辈子,不知她是奸是傻,一棵树吊死人。

  比祁东风好的她遇到了几个,可是她就是不能转弯儿,她也没有多爱祁东风,就是得不到不甘心,她总怀疑这个女儿是不是变态。

  “怀英,我问你,比祁东风条件好的你不同意,为什么偏偏惦记祁东风,这个岁数了,把自己全都耽误了,你后不后悔?”

  “我后悔?后什么悔?祁东风就应该是我的,任何人不应该拥有他,偏偏是云凤一个乡村野丫头抢了他,我都斗不过一个野丫头,我岂不是白活了一世人,我临死要带走祁东风,也不能让云凤如愿!”

  张怀英说的话让郑紫燕震撼死:“你到现在还没有死心,你带祁东风走?你带的走吗?云凤已经不是在东北时的身份,你看她的父亲退休了,你以为就能整治云凤了,你没有出手呢,看看你能不能成功,我觉得你累死也是功亏一篑。

  你有什么本事带走祁东风?到现在你还没有明白,是真糊涂还是作死?你是在给自己挖陷阱,那就是想进去受罪。

  你何时思考过父母,我们唯一的孩子临死都见不着一面,你父亲是怎么痛苦的,你知道吗?不是你逃走不是你让他不省心,不是你没有一点儿孝顺,一点儿不管我们的感受,你父亲会脑溢血吗?你就使劲儿作吧,你也想让我死的快!”

  郑紫燕痛哭了有一个钟头,张怀英的心真的是硬,不知道她是强撑,还是真的铁石心肠,看着似乎无动于衷,郑紫燕想用悲情亲情感化张怀英悬崖勒马,她老了老了落了这样一个结局,是缺德事干多还是上辈子尽干缺德事了?怎么遇到这样一个没有一点儿良心的女儿。

  郑紫燕哭着哭着就晕了,她是在试探张怀英有没有一点儿母女之情,看在她是亲生母亲的份上,看她这样悲痛,能不能停止报复的心,保住她的一条小命,自己临死也不要太痛苦。

  如果她进了监狱出不来,自己还是心疼身上掉下来的肉。

  张怀英看郑紫燕晕了,也是有点着慌。

  想了想,打了急救电话救郑紫燕。

  救护车来了,她就随救护车去了医院,检查了几个小时医生初步诊断,郑紫燕是肝癌晚期。

  肝癌大多因为生气诱发,忧郁憋屈,愤怒愁苦都是肝癌的诱因,郑紫燕为张怀英提心吊胆二十多年,不得肝癌才怪。

  张怀英没有想到母亲得了这样的病。

  她回来就是为了躲杰森,没想到赶上了母亲的死。

  诊断两个月的生存时间,这一次郑紫燕要求什么张怀英都答应,毕竟是亲母女,张怀英跟父母还是有感情的,可是她也生父母的气。

  想当年,如果父亲果断的把云凤解决了,会风不吹草不动的把云凤灭得骨头渣子都不存,云世远不是她的亲爹,能理会她的死活嘛?根本就不见得找,云世纪一家对云凤的态度更不会关心她的死活。

  云凤要是那时就死掉了,也不会冒上来一个假的江雪莹,没有假的江雪莹,柳城禄也不会找到还有一个云凤,没有云凤,也不会找回来一个真的江雪莹。

  云凤要是死了,就什么风波也没有,没有云凤,祁东风还是她的。

  任何麻烦都没有,自己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军官的夫人,何况落到这样的下场。

  全都怪父亲心慈手软坑了他的女儿,临死想女儿有什么用?没有为女儿谋划一个好前程,临死不愧疚嘛?

  张怀英到了这份上还是怨天怨地的不满意,恨了这个恨那个。

  郑紫燕是不知道张怀英现在还在恨父母,要是知道她看活不了两个月,十天就得气死。

  这样后脑勺看在郑紫燕十月怀胎的份上没有抱怨父母的对不起她。

  张怀英突然就失踪了,老洋人找不到她,恐怕她出卖他,张怀英对付云凤的~毒~品都是他提供的,他就怕张怀英去投靠云凤,说出去络腮胡子是他的人。

  和张怀英在一起混了几年,张怀英心眼子很多,猜不到络腮胡子是他的人才怪,就怕张怀英给警方提个醒,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秘密,老洋人还有张怀英会怀疑他是主谋。

  他虽然装得不理会张怀英跟云凤对上,可是张怀英的财力都是他提供的。

  老洋人有些发慌。

  他以为他干的秘密,神不知鬼不觉的,警方可不是吃素的,找不到他的蛛丝马迹才怪。

  老洋人要对张怀英下手了。

  张怀英只要自首,警方就会紧攻络腮胡子,有人举证,警方岂能放过络腮胡子。

  老洋人想除掉张怀英,以为就会安全了,络腮胡子只要不招~毒~品的事,就是一个人贩子蹲几年就会放出来。

  张怀英如果盯上络腮胡子,老洋人觉得是最大的麻烦。

  他没有觉出来最大的麻烦还有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