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71章 就地正法

第571章 就地正法


  哪个都是聚精会神的吃,卢雅郡吃这样的菜可不是头一次,老爷子可是头次做这样的桌子,云凤这里的菜老爷子只吃过十几种,其余的可是没有吃过,老爷子的保健医生不让老爷子随便吃外边的东西,管的很严格。

  都是霍迁盈给老爷子带了几次菜肴,展红英都不敢随便给老爷子吃东西。

  所以大人物更是受拘束的,吃喝都不随便。

  没有老百姓的自由胡吃海喝的权利,被保健医生天天管着,今天老爷子是吃的最多的一次,菜吃的太饱了,饭是不能吃了。

  保健医生劝说着老爷子,可是他自己吃的比谁都欢。

  什么保健,什么定时定量,注意身体的碎碎念全部给了老爷子,他自己一点儿也不节制了。

  吃的是满头大汗,那个斯文也不复存在,吃的那叫欢,这辈子也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,他只想吃光这一桌再上一桌。

  大家都是吃过多次的,虽然还是喜欢吃得不行,可是看着这个人的吃相都望而却步,不好意思伸筷儿挟菜,自觉的都给他留着。

  四十多个菜,菜码还不小,这个人也不看别人吃不吃,就低头一个劲儿的下筷儿。

  一会子了大家都不动筷儿,他实在是撑坏了,只有撂了筷儿,看看老爷子已经不吃了,他堵到嗓子眼咽不下去了,身体撑的不想动,咽不下去的不能含在嘴了,只有强撑着到了洗手间吐在了下水道里,撑的胃里不能蠕动,东西往上返,足足的吐了有一碗。

  他可惜得不行,真是可惜了,那么好的东西吐出来很不对滋味儿。

  他知道自己丢脸了,这辈子头一次这样丢脸,再加吐的脸通红。

  就用凉水洗脸清洁了口腔。

  从洗手间出来从容多了。

  老爷子对霍迁盈说道:“迁盈,去看看,这小子是不是撑的走不动道了,怎么这么半天了?”

  霍迁盈匆匆地出去,看到的是正在洗脸的医生,洗手间一股酸臭味儿,猜想也是他吐了,吃的太多了。

  霍迁盈笑道:“老爷子以为你走不动了呢,让我来接你。”

  医生脸色一红:“没有那么玄乎,我什么事也没有。”

  霍迁盈也不跟他较真儿,自己就先回来了,实在是闻着他吐得味儿受不了。

  大家方才都在看那一个人吃,大家都没有吃饱,霍迁盈坐下招呼大家继续吃。

  展红英让厨房把几样大家喜欢的菜再送上来十几盘,免得大家吃不好。

  直到大家酒足饭饱,服务员才来撤席,大家就进客厅闲话。

  聊了几句,云凤安排老爷子去客房休息,免得累着他。

  老爷子是要等大家都散了要问云凤是怎么脱险的,所以才没有回家。

  卢雅郡他们自是要回公司的,今天休息一天,明天公司就要开工。

  知道云凤安全回来,云凤没有说,自然有他不说的道理,卢雅郡觉得还是沉默为好,乱问什么事让人讨厌。

  就招呼刘兰云和柳青媛回公司,宣布明天开工的决定,工人的心才算踏实下来。

  林冬英和霍迁盈也回了家。

  林冬英可是有深沉的人,不会贸然的打听。

  霍迁盈知道云凤是个奇女子,她能脱险就有一定的对策,她不想说,自己就不能问,也许爷爷能有答案。

  云凤被劫,不能让公司和饭店的人知道,加上搜查也没有说什么。

  霍迁盈明白自己是云凤信得过的,她一定会得到答案。

  自然都是好奇的散去。

  这个医生撑的躺不下,反复的折腾,也不顾老爷子了,一个劲儿的揉肚子。

  脑子还顾得想云凤是怎么逃出来的,撑得半死还不忘八卦,满心的都是好奇。

  屋里只剩下云凤一家,江雪莹又抱住云凤哭起来,她以为自己要再次失去才认了几年的女儿,简直吓死她了,江雪莹一哭,两个孩子也哭了,他们觉得是失去了妈妈,都吓傻了。

  小鹿辰还那么小,不吓傻才怪,小安安一个几岁的女孩子,哪有多大胆儿。

  “不哭,不哭,我占了大便宜的,当时就报了仇,哭什么?我是毫发无损的抓到了坑了我们这么多年的黑手,他再也逃不了了。”

  云凤都想带孩子和一家人去看看杰森的惨相,让她们练练胆子,就是怕吓到母亲和孩子,只有劝她们几句。

  云凤安排父母和孩子休息,就只剩下夫妻二人,祁东风对面抱住云凤:“我真的担心失去你!”

  “我说了多次了,被劫持我能脱身。”

  “如果是劫持为了目的还不那么担心,就怕劫持你的在半路杀了你。”祁东风还是后怕的。

  “当时那么黑,没有一下子杀了我,只要见不到尸首就不会有事了,你怎么也乱了方寸?”云凤佯嗔带怒:“你不安抚人心,自己先乱的什么?”

  “我就担心他们杀了你。”祁东风声音很是颤的。

  “几天都没找到尸首还慌什么?”云凤说道。

  “杀人藏尸的多了,找不到尸体又不能断定没有被杀,想勒索的劫持七天没有消息,能不猜想劫匪杀人藏尸上面去吗?翻天覆地的搜查都没有找到,就是怀疑劫匪藏尸了?”祁东风说的有道理。

  云凤就说道:“你怎么没有往我躲进空间跟你开玩笑捉迷藏上头想?”

  “你可是真会想,捉迷藏就连续七天吗?”

  真是,怪不得他惊慌担心。

  说的不错。

  刚才云凤没有当着孩子们说玩儿枪的事,不能吓着孩子。

  云凤就把被劫走的待遇说一遍:“那个老东西就是想把我饿屈服,我就天天在空间享受,今天他才来见我,就被我就地正法了。”

  “你杀了他?”祁东风震惊的问。

  “离死差不多了。”云凤说道。

  “还是让他活着好,让他受罪没有盼头,煎熬他,让他生不如死。

  让他看看自己贪心的下场。”

  “死不了他的,他享受太久了,就得让他受罪,可是他贩~毒~集团的头目也是死罪,他活不了多久也得死,想让他受罪可不是理想的事情,所以我给他来了几个枪眼,让他的枪眼感染,让他先受受罪,也是对他贪心的快速的惩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