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73章 都是你干的

第573章 都是你干的


  这个罪恶的女人,真是阴狠,谁招她惹她了,就这样祸害人,前世祁东风哪有看上了她,就追了偷钱包的小偷,就认定祁东风看上了她,她可真是心虚,没有自信,自己就觉得配不上祁东风,才这样发毛。

  云凤怒问道:“你还干了些什么?”

  “告诉你我也不怕,刘晓文都说了她全部告诉你了,你还不信,我再告诉你一次,看你信不信,前世就是我害死你的,让你恨上你也报不了仇。

  我搜寻了你要投奔的人,就知道你是谁了,就想让人祸害死你,收买人几次半路强~你,都被你巧妙的躲过了。

  祁东海得了神经分裂症,瞒了多少年,等我和祁东风结婚后,我才发现祁东海疯,我就给朱莉亚献计,让祁东海迷上你。

  朱莉亚还看不上你的出身呢,不想要你,听说祁东海的病是可以治好的,还要给祁东海攀高门。

  祁东海自从见到你,被你迷得五迷三道,到了发狂的地步,朱莉亚没有辙了,就联合云世纪一家骗你。

  你对祁东海是一无所知,给祁东海打了针,你们见一面,就没有见第二次,你父母和云世纪一家全忽悠你,那个时候你已经三十岁了,觉得只有将就,你不将就祁东海,你岁数大了也不好找对象。

  几年前我就让云世远云世纪两家人拖住你的婚姻,不让你嫁出去,就等着让祁东海祸害死你我才解恨,也让祁东风彻底的忘了你。

  你以为云世远一家成天破坏你的婚姻,有提亲的都让他们骂走,就是不让你找到对象,他们答应我的把你给祁东海留着,他们两家都会落上城市户口,等你嫁了祁东海,朱莉亚就把云世纪儿女的户口给落上了,云山是下井了没有用朱莉亚落户口,要了朱莉亚一千块钱。”

  张怀英说的很详细。

  云凤知道都是真的,前世自己的灾难,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女人,这个可恶的女人这一世还来谋害她,真是丧尽了天良!

  两世的恨对上这个女人,云凤是不能释怀的,惩治了小鱼虾不能解恨,一定要把这个罪魁祸首绳之以法。

  云凤觉得枪口突然松了一下儿,随后又紧顶着她的心脏部位,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你死。

  张怀英正撸着枪栓,只要云凤反抗,就立即取她的性命!

  张怀英随时可以开枪,可是她没有开枪,她就等着云凤抢她的枪,立即让枪走火,云凤就等着当个替罪羊吧。

  云凤没有意识到她的阴谋,认定她还是信被车撞死的前世的事情,是想和她同归于尽。

  云凤可没有想到张怀英的心理。

  简直就是南辕北辙。

  云凤虽然心慌,可是面上还是淡定的,她就不信不能制服张怀英:“你怎么不说了,这一世你是怎么祸害我的?”

  “我就说了你能怎样,什么罪名都是你的,我就是都告诉你也样没处去伸冤,是你要杀我,枪是你的,你才是罪犯,我是被害者,你赶紧求饶吧,我就想看看你跪在我面前求告的损样,我就心悦你受罪的悲惨样儿,我惬意!”

  张怀英认定可以给云凤栽赃成铁证,她就可以翻身了,就跟柳城禄讲条件交换,用云凤的罪名洗脱自己和杰森合伙干的事情,柳城禄不饶过自己,自己就不会饶过云凤。

  云凤冷笑一声:“你的本事不小,你就继续吹呀,我还挺喜欢听的,我还没有听够,我就临死想明白一下儿,你这一世是怎么害我的?我很感兴趣。”

  “说了我也怕不着你,这一世祁东风给你找到了钱包,你去感谢祁东风,你不就是看上了祁东风嘛,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把你给祁东海弄到手,那时候我还没有重生,没想到祁东风真的看上了你。

  我用了多少手段都没有收拾得了你,李琦锐追你的事就是我告诉张晓华的,鼓捣几个人给你写恐吓信,谁知道这一世你这样狡猾,会找公安告状,连我父亲都敢警告,你说你有多猖狂?

  等我重生了,知道了前世你是怎么跟我抢祁东风的,我就让你前世的命运在这一世重复,这一次我要让祁东海不和你离婚,一直折磨到你死,比前世还要狠着点儿,让你时刻生不如死,谁知道你这一世怎么就知道了祁东海是个疯子,朱莉亚下了几次手你都没有上钩儿。

  你逃过一次又一次,我就给朱莉亚出招儿,让她跟你父亲和云世纪合伙按着你让疯子把你干了,看看你还能跳出如来佛手心吗?

  谁知道就遇到祁荆山那个老不死的放着疯儿子不向着,偏偏帮你这个妖精,我的计划被祁荆山破坏了,我失败了。

  被父母送出国外,祁东风就便宜了你,我要不走,可得让你和祁东风结婚,我要是在国内是的,鼓捣些火药,雷管也炸死你们一家。”

  张怀英停顿一下儿。

  云凤说:“我还想听呢,你继续说啊!”

  “我遇到了杰森,想让杰森对付你,我知道杰森很贪婪,就用你的美味诱惑他,他果然上钩了。

  给我一个亿,和你做邻居,跟你对着干,你要是被我挤垮,负债累累的,杰森就收购你的作料秘方。

  不知你有什么妖术,竟然没有垮。

  我卖的比你的贱一半儿,却没人买我的,偏偏买你的。

  我前世是在半年前被车撞死的,那个时候我练车就是想和你们同归于尽,我死了我也带走就祁东风,撞不死你也不让你好过,让你当寡~妇,杀不了你们全家,、我也得杀了祁东风,下辈子我还要他做夫妻。”

  张怀英又说了这么多,就停下想还有什么忘记的,她好像说遗言一样,事无巨细全盘托出。

  “云世纪的几个儿子用毒~品在我饭店对面用死猪肉糊弄人也都是你干的吧?”云凤看张怀英就是对毒~品总是绕着不说,是前辈子的事没有凭据不犯法。

  把自己和毒~品~择得清,说那些破事就是为了发泄郁闷吧?

  “什么毒~品都没有我的事,你有什么证据往我身上糊?”张怀英矢口不认。

  “事实就是事实,否认也是没用。”云凤轻哼一声:“只要自己干了违法的事想,逃过法律的制裁就是妄想。”

  “呵呵呵呵!只要没有尾巴被你抓住,没有证据,你能奈我何?”张怀英得意说道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