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74章 天网恢恢

第574章 天网恢恢


  “狐狸总会露出尾巴,掩藏也没有用。”云凤讽刺的说道,瞥一眼张怀英,见她神不守舍的,云凤身子灵活的一缩,就到了张怀英身后,抓住她的手腕,往空中一举,张怀英就搂了枪栓,子弹打向空中穿进了屋顶。

  张怀英的手迅疾的松了,手枪落地,被云凤捡起。

  张怀英哈哈大笑:“云凤,你敢杀我吗?你这个杀人犯带着凶器进饭店,是你预谋好的吧?”

  原来她是这样的阴谋,想保存自己,还是耍栽赃的招数,真是缕用不鲜,就知道她善会栽赃,谁你奶奶~滴傻:“你栽赃的伎俩一点儿也不高明,哪次你也没有成功。”

  张怀英也是大笑:“这回就给你栽定了,你想脱身,得柳城禄来求情,保下我没事,我就不起诉你。”

  “好!说得好,真是英明的决策,这样就要挟了我们,你可以脱掉全部的罪,你的命还挺大的,总能心想事成,我先祝贺你一遍,只有我了解你,懂得你的心机,你干得好,我会给你庆祝成功的。”

  云凤的话说的揶揄,张怀英的心就恍惚了,云凤有那么好要挟吗?

  云凤是善茬儿吗?

  张怀英觉得不可能吧?她疑惑的看云凤的表情:“你真的答应我的要求?”

  云凤讥笑的说道:“那么没有信心?那为什么还干?你还不如我了解你自己,心那么狠,手那么辣,怎么章程不算大?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留什么后手了?”张怀英看云凤怎么看云凤怎么像只狐狸,笑得那样奸猾,那样不在乎。

  “对付你什么后手也不用留,多麻烦啊!很简单的,这就收拾了你。”突然倒出枪膛的子弹,就三颗。

  云凤掏出手绢,把手枪擦干净。

  云凤把手枪塞进张怀英的手里,张怀英觉得不对劲,不由尖叫一声,想甩掉手枪,可是她的力气可没有云凤的十分之一大,云凤捏着她的腕子,她就挣扎不了。

  她的手被强制攥着手枪,云凤喊一声:“有杀人犯!”

  张怀英扔掉手枪,云凤捡起手枪,子弹打上了房顶,云凤要让她成为杀人犯,这样的动作只在十几秒之间。

  枪响惊动了用餐的顾客,饭店的人。

  可是人们谁也没有听过枪响,都不知道哪里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云凤一喊杀人犯,人们这才慌乱起来,奔声音喊的位置,胆小的都不敢上前,有人快速的报案。

  不用报案,祁荆山和公安人员就埋伏在张怀英定的包间的隔壁,云凤和张怀英说的话他们全听到了。

  抢一响,云凤的喊声随后,祁荆山已经隐藏不下去了。

  尽管云凤说的多少遍,她不会有事。

  除非张怀英埋伏一个手枪队,否则云凤也会保证自己安全。

  张怀英一约云凤,云凤根据她要鱼死网破的心态就做了防备,没想到的就是她要栽赃嫁祸。

 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云凤不顾祁荆山的劝,就要看看张怀英想使什么手段。

  明白这样专门约她到这个饭店,就是没有安什么好心,是想与她同归于尽,还是别的招数,霍老爷子立即通知饭店的保安在那个房间安了录音,防止张怀英狡猾耍什么阴谋。

  不是云凤好多心,前后两世张怀英都那么阴谋,杰森被抓了的事她能不知道?她这个时候回来就是想临走拉垫背的。

  张怀英就是想拉垫背的,可是她的死期已过,她氏舍不得死的,她不行动不行啊!杰森说过临死也让她陪葬。

  趁着杰森还没有被审问,没有招出她去,她要迅速的把自己摘出来。

  她认为只有柳城禄能够救她,干脆抓住云凤不放松,一口把云凤咬死,看看柳城禄能不能用云凤的命交换她的命?

  她认为这是一步好棋,走好了,她就可以全身而退,以后再报复还是有的是机会。

  张怀英心里想的都是报复,心里都是恨,都是别人抢了她的,她怎么害人都是因为别人对不起她,她没有错!

  此刻她看到进来的三个公安和祁荆山,张怀英怎么就感觉不妙:“你们?你们埋伏在哪里了。”

  张怀英明白祁荆山是向着云凤的,祁荆山出现是这么快,就是早就预谋好的。

  自己和云凤说的话他们是不是在窃听?手枪的事他们也会明明白白,自己就是要给云凤栽上,云凤也不会承认。

  他们都是云凤的人,自己怎么会赢,就是云凤给自己栽赃,他们也会说是真的。

  真是没有讲理的地方了。

  自己会含冤莫白……

  张怀英想的都是自己对,她给云凤栽赃,还成了云凤给她栽赃。

  云凤一笑松了她的手,张怀英却喊起来:“手枪是云凤带着杀我的,云凤没有杀了我,打走了火儿,就栽赃给我!”

  祁荆山笑了:“张怀英,你真是能言善辩,到了这个时候还强词夺理,云凤是闲得没事干吗?来杀你一个将被判死刑的罪犯?

  我们四个人听得真真切切你们的对话。”

  “你是云凤的公公,你当然有要包庇她,帮她陷害我。”张怀英是不会认罪的,她的脑子飞快的转。

  祁荆山嗤!的一笑:“这三个人就是公安的,有他们为证不够吗?”

  张怀英做无谓的挣扎:“他们都是你一伙的云凤花钱收买的,他们说了也不算。”

  祁荆山冷笑:“谁说了都不算,就能说了算?”

  “我自己没做的,谁栽赃我也不承认,只有我自己承认的才算。”张怀英说的硬气,可是心虚,如果这几个人听到了她和云凤的对话,作为呈堂证供,她也不好抵赖。

  “给你录的音,算不算你自己说的话,你也可以抵赖吗?”祁荆山脸色黑沉,对着张怀英语气生硬。

  张怀英的心骤停,她和云凤的对话他们给录了音吗?要不云凤就狡猾的总跟她说这说那,原来是在套她的话,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坏,算计人不择手段。

  “云凤!你真阴险!我下辈子还是继续找你报仇。”张怀英恨恨地说道,眼里都是杀人的刀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