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75章 来者不善

第575章 来者不善


  云凤怒斥张怀英:“你还算不算一个人?一句人话不会说,两世都是你害我,你自己说的清清楚楚,应该我找你报仇才对,你有什么资格找我报仇,我欠你什么?”云凤眼里寒光闪过,没有这么自以为是的人,她也没有人味儿,你害别人还找别人报仇,这是个什么货?

  “我恨你就找你报仇!”张怀英声嘶力竭的喊起来,举着手枪就搂了枪栓,可是里边没有子弹。

  “云凤,你把子弹还给我,我要杀了你!”张怀英怒吼,自己进去就这样便宜云凤,她不甘心!

  “铐上她!”三个警官一起上,抓住了张怀英。

  张怀英还在大叫:“我没罪,是云凤的手枪,她是杀人犯!她是杀人犯!我没罪!是她抢我丈夫,抢了我的孩子!”

  疯了疯了!云凤只有这样的结论,这就是一个疯子!她还整出孩子来了!真是可笑!

  张怀英被带走了。

  一边走还在喊自己没罪,是云凤害她。

  云凤真是苦笑,这样顽固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。云世纪、云世远那样霸道,也没有张怀英这样自以为是,天是老二她是老大,天底下全都是她的理,没有一个人对得起她的。

  最后这个黑手终于落网,害人两世的她还是没有觉得自己有错。

  这人重生就是来受制裁的,脾气不改继续为恶,比上辈子的下场不及。

  上辈子她被车撞死也就是报应了,自己被她害的那样,老天爷不睁眼也是不行了,上辈子她也没有长寿,也没有得善终。

  这辈子她落得这样的下场,身陷囹圄也是自作自受。

  如果记得前辈子的事,知道自己害人没有得善终,这一世要是悔悟,做点儿善事,也不会落这样的结果。

  自己上辈子被她害的那样,这辈子都没有找她报仇,她还以为别人傻不知道前辈子的事。

  害人报仇都是很累的事,得不去做还是不做,杀人害命可是犯法的,法律可不管你前辈子是不是屈死的,你前世死的多惨,这辈子你违法,也是照样绳之以法,没有一条以为你前辈子被害,就允许你这辈子杀人害命,谁给你讲前世今生?

  还下辈子继续报仇?她可真是敢想,还想有下辈子。

  这样的人不下地狱就是让她白捡,下辈子不知在哪儿给她写着呢?

  自己是个重生的,没有那么震撼张怀英的言论,要是自己没有重生这码事,就会拿她当个真正的疯子,她跟祁东海接触太多了吧,传染了精神病。

  云凤想想好笑,自己重生,后边追着一个重生的报仇。

  她以为她做的很对,她害别人就是应该的,多么的不讲理,是权势家庭养出来的,还是天生的就那样的秉性?

  罪魁祸首总算老实了,不会有人再算计了吧?

  云凤还是把公司和饭店交给可信的人管理,自己还是想做一个甩手掌柜。

  写她喜欢的作品。

  霍迁盈和展红英带了女儿霍云佳来串门。

  “三哥、红英、小佳佳、你们来了!”云凤招呼他们一家坐下说话。

  饮料水果摆了一桌,展红英打电话要来,就摆好了,云凤打开一人一瓶饮料:“先解解渴吧!”云凤递给他们。

  展红英说道:“我还没有渴,我吃石榴。”

  云凤要帮她扒皮,展红英说:“我自己来,怎么能让你伺候?”

  小佳佳也要石榴,时间过得真快,小佳佳转眼就四岁了,比刘兰云的女儿小了半年。

  刘兰云的女儿已经四周,李琦锐一走就是四年,也没有一个音信。

  刘兰云就和女儿母女过。

  自从李琦锐走了,刘兰云就没有提过李琦锐,她面上好像不在乎,实际心里很受伤,就这样带着女儿守着,也不想再婚。

  云凤都为她感叹,刘兰云实际是很爱李琦锐,她就是不好表达。

  云凤和展红英在一起的时候就要提起刘兰云母女,提起她们母女自然就提起李琦锐,展红英总是骂李琦锐几句,云凤不好骂人,可是提起李琦锐她就想端起狙击枪,狠狠地教训李琦锐这个朝三暮四,丧尽天良没有人味儿的狗东西,和他的妈一个德行,没有好心眼子,自私自利的货。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闻不问,就这样一走了之,也不回头,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看一眼。

  他算个什么东西?展红英骂他云凤就喝彩,狠狠地骂,骂的他心神不宁,吃不好睡不稳,让他昼夜煎熬。

  煎熬死他才解恨。

  展红英这里骂的痛快,云凤想着狙击枪打人才痛快,就像收拾老洋人那样给李琦锐一个下马威,看看他的良心受不受谴责?

  霍迁盈看着这俩姐妹一个比一个狠,难道云凤摆弄狙击枪习惯了吗?随手就能给人干上。

  “人家刘兰云都不怨恨李琦锐,你们闲着没事打的什么抱不平?刘兰云听到了还许不喜欢呢。”霍迁盈听着展红英骂李琦锐心里也是很赞成的。

  李琦锐就不是个东西,丢下刘兰云母女一走了之,对孩子四年没有尽一点儿父亲的责任。

  刘兰云竟然对他没有一点儿怨恨,这个人是多么的能忍。

  都离婚了,还为李琦锐守节,这个人是什么样的心态。看着很好的一个女子,就这样葬送了一辈子,痴情女遇到了负心汉。

  展红英和云凤两人可没少愤恨李琦锐的行为。

  几个人正议论着,云凤的电话响了,接听,一看号码是刘兰云的:“喂喂喂,刘姐姐有什么事?”

  刘兰云一下子哭了:“呜呜呜!”

  “刘姐姐,你哭什么?”云凤一听就急了,匆忙的问。

  听到了对面有说话声,语气还不善。

  刘兰云没有即刻回答,抽泣了几声:“云凤,李琦锐回来了,还带了一个女人,他们现在正在我这里作,我撵不走她们,雅郡一说话就被那个女人辱骂,我从来对霸道的女人都是对付不了的,云凤你帮帮我……”

  “刘姐姐,你等着,别叫他们走,我马上过去!”云凤没有问李琦锐凭什么来闹,孩子已经断給了刘兰云,才四周的孩子他也没有理由抢。

  究竟为什么闹腾?亲眼见了不就知道了。

  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