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76章 可要翻身了

第576章 可要翻身了


  云凤跟展红英说了刘兰云的情况,展红英一下子就急眼了:“云姐姐我们走,把他们赶出去!四年没有音信没有理过孩子一言,突然的就跑来了捣乱,怎么就这么不要脸。”展红英也不问为什么,心急不顾的问,她要当面去骂李琦锐这个畜牲。

  霍迁盈开车,云凤就不开了,坐了霍迁盈的车一起走。

  霍迁盈也是愤慨得不行,李琦锐算什么东西,竟然敢来云凤的公司撒吋,见了面一定让他好瞧。

  有展红英的熏染,霍迁盈也是非常的瞧不起李琦锐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。

  恨不得扇他几耳光。

  霍迁盈的车开得不慢,这个点儿正是下午上班**过后车最少的时候,很快到了汇源公司,车子开进大院,卢雅郡正等在大门前。

  “董事长!”卢雅郡招呼,再和霍迁盈、展红英打招呼。

  几个人往前走去。

  没有走到刘兰云办公室的门前,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女声,带着讽刺的刻薄的言语数落刘兰云:“你没有资格有女儿,你能给她什么前途?你离婚了还不赶紧改嫁,你还想和琦锐复合吗?你在做梦?有我在,这辈子你就别想惦记李琦锐了,你和李琦锐不是一个等级的身份,你算个什么东西?敢觊觎李琦锐?李琦锐被你骗了一次,还能有第二次吗?收起你龌龊的心思吧,赶紧找了一个快死的老头子嫁了吧,我不能让琦锐的女儿跟别人叫爸爸。

  你要是找不到老头子,我就奉送你一个八十的老头儿,你看我对你多好!”这个女声嚎叫了一阵,展红英要冲进去收拾这个女人。

  云凤阻止展红英,想让那个女人继续说,听听她狗嘴还能喷什么粪?

  刘兰云也不哭了,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女人,刘兰云被她侮辱得怒气也上来了,恨不得撕了这个女人的狗嘴,刘兰云气得睚眦欲裂。

  云凤听不到女人再喷粪,几步跨进屋内。

  “你哪来的野猫儿,满嘴的喷粪!谁允许你进来的,给我滚出去!脏了我的公司,我会把你叉出去!”云凤进来就没有好话,瞪眼鄙视这个张狂的女人。

  云凤的满脸不屑,刺激了这个女人:“你什么人,胆子不小,敢跟我这样说话?”

  “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!你狗嘴不吐象牙,我就应该扇你嘴巴!你不赶紧滚,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!”云凤是不会跟这样的女人讲理的,对面的人不讲理,你讲理有用吗?

  “我告诉你我是谁,就会吓死你,我是南海省高官的女儿,你说怎么样?你这样对我不敬,你说我能把你怎么样?”女人趾高气扬的扭着鼻子说道,一股得色出现在脸上。

  “嗬!高官的女儿,很了不起吗?”云凤讽刺的一笑,那双杏眼刺激得女人疯狂,为什么她的眼睛长得这样好看,为什么不给自己一双?

  她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粗糙的脸皮,看看云凤的桃花粉面如凝脂,水汪汪似十六岁的妙龄女郎。

  这个女人就是粘上李琦锐的,真的是一个高官的女儿。

  朱紫燕是她的名,今年已经四十有四,比李琦锐大了六岁。

  李琦锐一到南海,就在她的工厂打工,二十年前,朱紫燕才结婚二年,始终没有身孕,只有去做检查,检查出来了子~宫肌瘤,累及子~宫长期出血。

  手术摘除肌瘤,随后还是长,又过了两年,长期的出血,会危及生命,为了保命,只有摘除子~宫。

  婚后没有孩子,只有不能生了,男方比她父亲的权势高,就只有离婚。

  这个女人想再婚的还是高干的儿子,可是哪个高干的儿子等三十来岁结婚,她不能生育也是瞒不住的。

  高干家谁要?

  找低干也是不好找。

  李琦锐来打工了,她就一眼盯上了,李琦锐当然是不同意,这个女人的手段高明,和李琦锐醉酒睡一个被窝。

  这就赖上了,不同意就让李琦锐担着强~暴的罪名,判个十年二十年的,她也做的到。

  李琦锐算是落了后妈手里,惹不起躲不了,只有屈从。

  听说李琦锐有一个女儿,离婚的女人还没有再嫁,这个女人是毒计百出,就要抢刘兰云的女儿,逼迫刘兰云再嫁,免除后患省的李琦锐死灰复燃惦记前妻想女儿。

  把刘兰云的女儿弄到她手里,她会调教让这个孩子很听她的话,忘了亲妈,只记住她是亲妈。

  四年,李琦锐就生活在朱紫燕的魔爪之下,李琦锐在这个女人身边真是水深火热,给这个女人当了安慰的工具。

  这个女人早就惦记刘兰云的女儿,李琦锐是不想让女儿再陷入水深火热。

  李琦锐始终不回家,连东北也没有回去过,恐怕朱紫燕见了他的母亲,二人勾结一起算计刘兰云和她的孩子。

  这次是李琦锐不回来,朱紫燕非得回来,她惦记刘兰云的孩子,睡梦都想,就怕她的父亲倒台,李琦锐跑去找刘兰云。

  她得想法儿把孩子抢到手,把刘兰云处理掉,自己就是死抓住李琦锐不放,不能让他成为别人的。

  李琦锐不来,她就带了几个保安下了东北,这次从东北来,张晓华也跟着来了。

  高官的女儿是她儿媳妇,她是要在云凤的面前抖飘,给云凤一个下马威,云凤的父亲已经退休,还有什么用?琦锐的老丈人正风光无限,这回自己要狠狠地羞辱云凤一顿。

  朱紫燕和云凤对峙,张晓华可是要出风头了:“哎呦呦!云凤,这可不是当年了,你对面的是我儿媳妇,她的父亲可是当权的一省之长,你再依仗你父亲那个过时的高官已经不能威风了。”张晓华句句刻薄,恨不得剜了云凤一双漂亮的眼睛,她的儿媳妇是高官的女儿又怎样,长的被云凤比下泥里。

  她恨不得划花了云凤那张妖艳的脸,省的让她的儿媳颜色尽失。

  云凤讥讽的一声笑:“张晓华,你日盼夜盼,就盼你儿子能攀上大干部,现在你终于得偿所愿,我现在就看看你们怎么威风?我就拭目以待了,你们就尽情的发挥吧。”

  张晓华被云凤说的话激怒,云凤在在贬她不敢把她怎么样,今天就让这个贱~人看看自己到底得有多威风,自己忍了好几年,今天可是有了机会,绝不会放过这个贱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