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86章 跟踪

第586章 跟踪


  云凤到了学校大门前,发现一个妇女鬼鬼祟祟的往学校张望,云凤心里就是一突。

 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?鬼鬼祟祟的干什么?云凤真是被人算计怕了,马上就起了疑心,不是说你得罪了谁,才来报复你。

 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事情不稀奇,在东北有那么一家,实际是很穷,就是把房子收拾的外观很好看,就被一个潜逃犯路过认为这家人比其他人家富裕,就闯了进去,把一家人杀了个精光,就抢劫了三十块钱。

  这就是祸从天降。

  没有目的不心虚鬼鬼祟祟干什么?

  云凤迅速的找到武子,跟武子说了那个女人的穿戴,相貌。

  “武子你务必盯上这个女人,看看她是什么来头。”云凤嘱咐武子不能暴露,一定要盯紧这个女人。

  武子迅速的出击了,假装放学回家。

  武子的眼睛紧萨摩,在放学的队伍里找到了云凤描述的那个女人,武子挤过去,偷听。

  那个女人正跟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打听事情,前面的武子都没有听到,只听到后边的两句,那个女人就往前跑去,去和别的孩子说话。

  武子盯上了被男人搭搁的小姑娘,武子和她不熟悉,可是面晃的。

  武子就搭讪了:“喂,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小姑娘可是见过武子的,七八岁的小姑娘可是知道害羞了,看武子一个漂亮小子,脸就先红了:“我,张影。”

  “把那个女人说的话跟我学一学。”武子看着小姑娘:“她跟你说了什么,你要一句不落的告诉我。”

  小姑娘不明白武子问这些为的什么,对着一个漂亮的男孩儿还是愿意多说两句的。

  小姑娘把女人问的话说了一遍,武子就记下了。

  眼睛追着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已经结束了问话,正在走出学生群。

  武子不顾的问那个小姑娘女人问了什么,武子紧追那个女人的身影儿。

  女人不会理会,路上都是放学的学生,女人没有顾忌的往前走,她是一个拾荒的外地流民,今天是有人给了她二十块钱,让她到这个学校等放学的学生打听一家人的情况。

  打听一家人的情况,怎么不自己去呢?人家问着她,给你钱你就干吧,也不是让你杀人放火,你胆怵什么。

  拾荒就是为了钱,二十块钱你得捡两天,就打听那么两句话,便宜。

  她当然敢干了,就是有事也找不到她,她是个外地人,出了事她会跑。

  打听好了,她要给委托人去回信儿,还有十块钱呢。

  她如打胜仗的将军,抬头挺胸的往前走,早就忘了注意有人跟踪,她才不管那些烂事,只想迅速的把钱拿到手。

  女人走了约有一站地,也没有坐车,武子就追在她不远,女人始终没有回头。

  跟踪的真顺利,武子正高兴着呢,一个网吧的门口出来一个女人,武子眼睛瞬间眯起来:“云珍!”武子差点喊出来。

  武子赶紧往人秘的地方躲,窜在人群里往她们接近,想听她们说什么。

  这个地方人不密,武子想近前只有暴露了。

  云珍怕的是有人跟踪,没有看到熟悉的人,她才迎出来。

  武子闪躲腾挪的没有让云珍发现。

  走到近前一定会被发现。

  武子没有走,老远的看着云珍和那个女人交谈,时间不短,她们才分开。

  武子没有继续跟踪,觉得没有必要。

  知道云珍的目的就成了。

  云珍是在打听云凤一家,一定是还想来上班找不到人了。

  武子突然一个激凌,想来上班,找不到人,怎么不自己来?藏藏躲躲的干什么?

  武子知道云珍不干好事,就急急的找云凤汇报。

  云凤听完,心里若有所思,云珍打听自己一家的情况,为什么?她闲的没事会关心她家?

  她可没那个好心。

  还惦记小安安?是不是疯了?

  你能惦记走吗?那次想把小安安致傻,一定是她干的,没有抓住证据,没能把她绳之以法。

  她想继续作嘛?这是想缧绁加身了吧?

  云凤不由得深思:她还想把小安安怎么样?致傻不成,要……?

  就是让小安安没人要了,就得给她儿子?她要怎么干?

  云凤激凌凌一身的冷颤,她太狠了吧?

  云凤觉得自己猜想的差不多,恨得直咬牙,这一次务必抓到真凭实据,让这个女人万劫不复。

  自己没有得罪过她什么呀!她竟这样坏良心,就是为了向往的财富?你能得到吗?

  以为她怕坏了女儿名声,就忍了吗?不敢复仇,把女儿塞给她儿子就算了,她是不是还想害死小鹿辰财产都归她家了?

  看来这个女人野心不小,她想罪恶累累判个无期吗?

  她就不想天下休没有不透风的墙,有几个罪犯能逃之夭夭,她就不怕暴露自己的行为?

  云凤把这件事和祁荆山说了,祁荆山就安排了人。

  云凤也赶紧做安排,跟江雪莹说了云珍盯上了小安安,江雪莹气得脸色难看极了。

  云凤说:“妈,你别生气,我跟您说这个就是让您警惕点,学校里不能随便进来外人。”

  江雪莹是校长可以安排一切,让学生发现了可疑之人立即跟老师汇报。

  云凤把两个孩子叫到面前,她不用担心武子,两个小伙子也绑不走武子。

  云凤严肃的对孩子说道:“小安安,小鹿辰,妈告诉你们,有人在算计你们,你们不能大意,千万不能听谁的话走出学校大门,不管来人说的多么让你们担心,也不要信。”

  云凤嘱咐再三,心里才踏实了,自己这是犯了多少小人,成天的有人惦记算计。

  算计她了还不罢休,还来算计她的孩子。

  云凤头疼得邪乎,连云珍这个小样儿的都惦记上了她,为了缥缈的财产继承权,连云珍都这样费尽心机。

  依人算,没穷汉,都想做人上人,不知如何算计人,能不能搭心愿?想的都是好上好,能掌控别人的命运吗?

  都想掌控别人,不防被人掌控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