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88章 断你后路

第588章 断你后路


  云世才被没收赃款置办的一切,楼房、轿车、比一个大干部还阔的条件,全部都成了泡影。

  以为没人理他,就是别人傻,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?想要让这样的人家报应,就是手到擒来的事。

  以为是赃官可以横行了?什么人家都不被她放在眼里。

  这一次,就让他尝尝滋味儿。

  云珍的母亲一下子就伤心心疼死了,云珍的两个哥哥,房子车都是云世才给买的,一下子全都没了,成了三无户,连住是地方都没有,强强没有人照顾,他的两个舅舅都投奔丈人家了,丈人家当然是不要。

  被赶了出来,两家人合伙就出走了去外地打工。

  强强没有人管,自己就成了流浪儿,不知所踪踪。

  因为云珍的贪恋,娘家跟着倒霉,那也是他们做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,你要是没有一点儿罪,谁能奈何得了你?

  云世才也是个贪得无厌的,剥削了全村,还惦记云凤的更多,他不贪,就不会支持云珍胡来。

  一次二次的还不收敛,这次的愈加恶毒。

  云凤再不怒,那就是一个水做的人儿,太软太弱了。

  云珍还不知道强强失踪,还在费尽心机给他谋划,也是给自己谋划。

  不是为了自己,云珍也不会这么大劲头儿,专门给儿子和媳妇谋划享福,她一点光也借不着,谁都不会这样上心。

  儿子的利益都是掺加自己的利益,儿子是养老的,儿子混得不好,父母就没有福可享。

  儿子阔,父母就跟着阔,就像儿子是皇帝老子才是太上皇。

  女儿不养老,父母就不为女儿谋划,就是这样的道理。

  云珍的心思是自己要拿过来云凤的产业自己执掌,云凤和祁东风必然就是得早死的命,怎么让他们没命,云珍是有很多办法的。

  小鹿辰一死,云凤必然悲哀死,就是不死也剩半条命,好歹云珍也能搓磨死她。

  云珍就没有想想,小安安就是被人祸害,云凤也不喜欢云珍,就是傻女儿也不会给她的儿子做媳妇儿,傻子带着云凤的产业也是有人当香饽饽,还轮不到她呢。

  她当然想过,就是强强得不到小安安,自己也乐意这样干,只要祸害得云凤不得安生,让她痛苦一辈子她才惬意。

  她就是找云凤报仇的,抢祁东风她抢不过云凤,她可以让云凤不得好,有钱她也白搭,儿女都是残废,让她看着憋屈,自己解恨啊!

  这就是云珍的心态。

  云珍够狠,手段决绝,卖了养了半年的野种,要价儿也是一个狠茬儿,抠了二千五百块钱。

  人贩子搭搁来的这家人有钱,孩子长相年龄都让那家人合意,咬牙也要买了那个孩子。

  云世才还给了云珍五千块,云珍就带了七千多块钱,来到了京城,住在城西的一家宾馆,不是很贵的。

  云珍现在不怕暴露,反正她也得进去蹲几年,也不差多这一码。

  她也琢磨云凤不会把破了的女儿能给她的儿子,得云凤的产业不容易,十几年后不定变化啥样儿。

  她没有想到不要等十几年,她的娘家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她觉得她的父亲永远会屹立不倒,她的强强永远有人抚养,不用去求傅国强。

  要知道她的强强失踪了,她立马就得疯!

  云凤知道强强失踪了,还是很痛快的,她已经认定想毒傻小安安的人就是云珍,刘东霞的弟弟就是云珍害死的。

  不用她动手,老天爷就会报应到她儿子身上。

 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人世间法律追究不出的罪恶,老天爷就会下手吧,要不坏人更没有忌惮,更会肆意而为,就没有好人的活路了。

  案子查不清楚,再没有道德绑架,就更没有天理了。

  云珍正在紧锣密鼓的算计小安安,两个歹人找不到骗小安安出来的小姑娘为他们办事。

  屡屡的办不成,云珍心急,她的钱下去的很快,维持不了多少天了,她要速战速决。

  可是那两人提出好处费再每人加一千。

  云珍答应一人给两千,先给了一千,事成了再给一千。

  两人都是劳改释放的罪犯,已经二进宫三进宫了。

  两个罪大恶极的流窜犯。

  这俩人是同伙,用一个不行,要用就是两个,就是为了敲诈钱财,也可以互相掩护,放哨、警戒、避免人发现。

  云珍就找了这样俩人。

  云珍现在剩的钱已经不多,再支护几天也就没了。

  她想速战速决。

  找骗小安安出来的人实在没有合适的。

  云珍的钱已经见底。

  俩人还在逼她要钱。

  她只有回家找云世才要,云世才一家很疼钱了,也是没有那么痛快给云珍。

  不给她也得去要,不然她的计划就夭折了。

  云珍回了老家,进村遇到的人表情都怪怪的。

  跟云珍搭话的不多,以前见她点头哈腰的也都躲着她。

  云珍没有受过这样的冷落,心里纳闷儿,脚步就急匆匆,想见到父母哥嫂问个明白。

  ,有跟云珍说话的,眼神闪烁,也就一句半句,并不多说。

  云珍到了家门,大门上已经不是原先的那把锁头。

  云珍呼喊父母开门,她明知道在外边锁着,家哪来的人?明白归明白,喊叫是她的希望,盼着父母答应出来。

  她家是楼房,没有近邻居,没有回应,也没有别人搭话,好像村里没有了一个人那样,静悄悄的。

  云珍又去了两个哥哥家,都是锁头把门。

  云珍只有去邻居家去问,她进的是云家,云珍一个远方三奶奶~的院子,云珍老远就喊:“三奶奶!,我妈家怎么没人?我哥哥就也都锁了大门?也不是农忙下地,怎么就锁门?”

  八十多岁的三奶奶耳聋眼花,喊着问:“你说的是啥?我听不着!”

  云珍就对着老太太喊:“我找我爸我妈我哥哥嫂子们,他们去哪里了?”

  老太太才听着一点儿,说的话跟云珍问的驴唇不对马嘴。

  云珍气得跑出来,在当街喊叫:“妈!爸!你们怎么不回家!我,云珍回来了!你们快回家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