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93章 完蛋

第593章 完蛋


  朱紫燕却没有被放出来,让她在里边好好地享受吧。

  云珍找了几圈儿,没有找到儿子,简直要疯了,她就指望儿子翻身呢,不行!找不到她得死啊!

  云珍找了足有一个月,她的钱已经花光了,还在各处乞讨着找,她宁可乞讨着找,也不想回去蹲监狱,讨饭很自由,她也会不在乎遇到地痞~流~氓占她便宜,给她点儿吃喝就行。

  就这样到处流浪着混,始终没有找到儿子,找了三年,还是没有儿子的影,这是后话。

  云珍这个跗骨蛆虫,总算不来盯着小安安了,找儿子还顾不过来呢,算计小安安的事她要等找到儿子再继续。

  一天一天的数,时间过得也是真快,转眼半年过去朱紫燕才被放了。

  就和家里联系,说了自己在京城遇到的事情,要求父母给她报仇,把柳城禄陷害进去。

  她的父母半年多没有她的音信,感觉是这个惹事精的女儿在外边不定惹了多大的祸?

  身份多高,惹的事也是多高,一家人都是盼着她没事,就一天一天的等,她父亲在京城的朋友她父亲都联系过了,没有一个说知道她进京的。

  这就证明她一进了京城就惹了祸,担心他惹了他们对付不了的人,那样的主儿能不是人尖子吗?

  派人进京也没有找到朱紫燕的下落,他们家的信息能那么闭塞吗?

  非也,这边封锁朱紫燕蹲拘留的消息就是不让她家人知道,就是狠狠地教育她。

  朱紫燕说是柳城禄的女儿害她,让给她的父亲赶快铲除云凤,把她的公司全部搞垮。

  朱紫燕很快找到李琦锐,张晓华走了,她也不敢闹了,怕再被抓起来,拎着李琦锐就想走,李琦锐却不听她的了,就是不走。

  朱紫燕前去威胁刘兰云:“我告诉你这个老弃婆,你再不放李琦锐走,我会找人把你们娘俩先!”

  刘兰云得了云凤的嘱咐,再也不怕朱紫燕威胁:“朱紫燕!你说话应该先想想,谁才是真正的老弃婆?你不也是缺了零件儿被轰出来的嘛,你有脸说我嘛?

  李琦锐不跟你走那是你自己的问题,强扭的瓜不甜,你嫁两人了还不明白,赶紧醒醒吧?

  你杀这个砍那个的,看看你的心多龌龊,一个娘们儿嘴上挂着jianjiand的,你也说得出口?就不知什么叫羞耻二字,你还自称什么大干部的女儿,怎么竟干这样下~三~滥~的事情,你还算个女人吗?是女人怎么好说那样无耻的话?

  我真奇怪,你是这样liumang的根捻子?还是跟*****fan混的学会那一套?嘴上挂着那个话,符合你的身份吗?纯粹就是一个婊砸喜好说的话,你可惜披了一张女人的皮,瓤子却是男liumang的品性。”

  “你……!”刘兰云把朱紫燕气苦了,愤怒的暴跳,刘兰云把她糟践苦了,谁敢这样骂过她?她要把刘兰云碎尸万段才能解恨!

  “刘兰云!你有种的就等着我找的人jian你女儿!你有种等着!你别跑!”朱紫燕声嘶力竭的威胁,刘兰云的电话响了。

  一看是云凤的,刘兰云迅速的接听,刘兰云就一个劲儿的嗯呐嗯呐,好好好的,非常的兴奋。

  朱紫燕看刘兰云的兴奋,不由得更恨。随后她的手机也响了,她的表情跟刘兰云那是天渊之别:“啊?……啊?……啊?……”朱紫燕惊悚的尖叫:“为什么?谁这样坏?谁敢害咱爸,我饶不了了他!”朱紫燕愤怒的喊。

  对上了刘兰云发威:“是你!就是你这个老弃婆挑唆云凤干的,我要杀了你!杀了你!杀了你!我跟你没完!”朱紫燕吼了几声,撒腿就往外边跑。她要回家,不不不,她要找父亲在京城的朋友救父亲,父亲不能倒,父亲才是她的靠山!

  要不李琦锐敢反抗她了,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有人设计她的父亲,李琦锐这个没良心的,亏得父亲对他好,这个白眼狼,自己是白养了几年。

  朱紫燕恨不得即刻撕毁李琦锐,可是现在她顾不得了,得赶快解救父亲,如果被定罪黄花菜都凉了。

  朱紫燕慌忙的跌了几个跟头。

  刘兰云看她的狼狈样儿心里可是惬意极了,这个疯婆娘,可算解决了,要不然,怎么能逃过她的魔爪?

  刘兰云给云凤说:“朱紫燕又来找麻烦,她接听了电话,就骂了我几句跑了。她就是听到她父亲消息了,她是不是去找人给她父亲求情?”刘兰云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  云凤笑了:“朱紫燕算是踢了铁板,找谁求情也是枉然。”

  刘兰云的心总算踏实了:她就这一个孩子,她朱紫燕竟然惦记,她的良心也是太坏了。

  尽使下~三~滥~的手段,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。

  刘兰云和云凤说了一阵儿话儿,云凤让刘兰云带着孩子一起去学校吃饭,刘兰云高兴,就去了幼儿班带了彤彤奔了江雪莹的住处。

  云凤也约了李琦锐,李琦锐很快也就到了。

  祁荆山祁东风全都来了,祁东风就和李琦锐两人去说话儿。

  祁东风找李琦锐谈话的目的就是为了云凤的嘱托,让李琦锐和刘兰云破镜重圆。

  李琦锐见到了祁东风满面的羞惭,他没有祁东风男子汉大丈夫的气质,难得刘兰云看上他,现在他才明白,自己啥也不是,看看祁东风已经是少将,自己落得被一个女魔头骑在~胯~下,自己多丢人,解决不了母亲那个麻烦,就退缩的离婚出走,丢了军衔,自己还能干什么?

  一辈子这么失败,刘兰云还没有嫌弃他。

  李琦锐就觉得无地自容。

  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是他现在的状况。

  祁东风说:“李琦锐,你要明白你现在已经四十多,还能有什么作为?你这辈子也就那么一个女儿,为了孩子的幸福你能不能牺牲一下自己的幸福,为孩子想一想,做一点父亲应该尽的义务。”

  李琦锐被祁东风说的心里愧,他只会一走了之,把刘兰云当做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附属品,自己没有真正的拿她当自己的妻子,自己总是觉得亏,没有重视过刘兰云,对孩子没有尽到一点儿责任。

  自己配不上一个父亲的名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