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596章 绝不嫁老头

第596章 绝不嫁老头


  这几个丫头真是不咋地,为了一个房子就卖了亲生母亲,云环才四十六岁给她找七十五的老头,还不定是什么人呢,大了三十岁,男人几年死了,云环还是照样独身,难道他们想拿着母亲换着玩儿。

  多把云环换几次她们才能达到目的吗?

  云环确实是一个好人,就是没有章程而已,跟李琦锐的性质差不多。

  如果有章程不听父母的,也不会落到这个份上。

  就是在老家待着,找一个农民也比这样颠簸强,起码农民没有那样高的心气,离婚的还是寥寥无几。

  农民没有嫌弃媳妇蠢的,除非就是暴发户,另结新欢,没有发财的人怎么会丧良心。

  云环的命真是不好,要是几个女儿都是好的,女儿能疼妈,老了也会有点福享。

  就这样下去,看不到未来。

  “云环姐,你想不想再嫁?”云凤问道。

  “没有合适的,在京城我们外地户口的,更难找到合适的。”云环心里可是有了人的,别说是七十多的老头。就是六十多的她也不想嫁,想占人家的楼房,云环觉得也是希望渺茫,人家有儿有女的,能把楼房给你?她就没有抱那个希望。

  人生七十古来稀,七十五的人,还有活头儿吗,你跟人家结婚三两年就想得到人家的楼房,几十万的货物给你,人家的子女不得气疯,那个乱仗也打不起。

  “真是的,是这个道理。”云凤看云环还是明白的,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。

  云凤的话没有继续,云环很是失望,她认识祁荆山以来,就对祁荆山敬佩有加,祁荆山为她求了云凤,给了她一条生路,她就心仪了祁荆山,祁荆山虽然已经六十出头,比她大了十五六岁。

  可是她不嫌祁荆山大,祁荆山见她总是客客气气的,她一度也幻想过祁荆山会不会追求她,事实证明祁荆山真的没有那样的心,大概想就是亏欠云霞,祁荆山才特意的照顾她。

  后来她才明白祁荆山没有那个意,是自己多想了。

  她自身的条件她明白,四个拖油瓶哪家想接纳?四个没有出嫁孩子给母亲惹事的女儿,她想了很久,她也是张不开口,祁荆山是做过云霞的公公,再和她那个是多么的尴尬。

  可是祁荆山为什么不再婚?这个想法儿始终萦绕她的心头。

  为什么为什么?祁荆山和朱莉亚离婚多少年了,就一直没有再婚,也是个孤独寂寞的人。

  云环也不能再说什么。要求出院:“云凤你又救了我一次,我这辈子好像不能报答你了。”

  “不要说那样的话,是我赶上了嘛,我能见死不救?”云凤又不在乎钱又不在乎功夫,虽然她是抓紧时间写书,出现需要救的人她也不能不救。

  住了两天院,云环就出来了,回饭店干活儿,褚薇薇、褚晴晴这几天还没有登门呢。

  云凤已经把这事放在一边。

  继续塌心写自己的书。

  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两月有余,云环没有看到两个女儿再回家,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惦记的不行,可是这俩女儿,也是把她伤透了。

  褚薇薇给她吃了一次安眠药,就是嫌她嘚咕。

  她差点儿死掉,没有云凤的救她就死了。

  她想狠心不再管她们,可叹天下父母心,总是怕她们前途危险,小姑娘心眼儿没有长成,被人诱哄干错事。

  儿行千里母担忧,牵挂孩子的永远是父母,牵挂父母的孩子少。

  父母也有养儿女只想得力的,对儿女不牵挂的也不乏其人。

  儿女也有特别牵挂父母的,人跟人可是不一样的。

  云环就是特别牵挂儿女的那一种母亲,云环的女儿就是对母亲极端不孝的人,两个极端,让云环这样的人情何以堪。

  自从褚薇薇要求云环嫁老头儿云环没有答应,褚薇薇姐妹就再也没有回来,云环很久没有见到她们了,心里很愧疚,她却觉得对不起孩子,从本心她不想嫁一个快死的人,可是女儿对她怨恨她的心还不忍,这些天她在自责。

  云环瘦了一圈儿,展红英见了也可怜云环:“云环姐,你怎么突然这样瘦下去了,是不是有什么病,快去医院检查一下儿。”

  云环慌忙的说:“我没事,红英,你不用告诉云凤,恐怕她又担心,前两次她救我住院的钱我还她却不收,我可不想再连累她,给她添麻烦了,我真的什么事也没有,我精神着呢,很能吃的。”

  展红英说:“云环姐,云凤姐对你好,你知道就行,不用把钱挂在嘴上,云姐姐有那个条件对你照顾是从小的情意,云姐姐对谁都那么宽厚。”

  “以前我可对不起云凤,是云凤仁义,我们家这些人哪个也对不起云凤,云凤还是这样大度,让我永远的惭愧。”云环心里过意不去。

  “云环姐,你有知恩的心就好,云姐姐也不图你报答,她就是看你可怜照顾你,给你花钱住院就是怕你自己不舍得花钱,耽误了病情。”展红英看云环是个知道好歹的,对云环也是照顾很多。

  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云环真的对云凤感恩。

  “云环姐,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赶紧吱声,不要忍着不说。”

  云环眼含热泪,云凤的朋友都这样尽人情,云家人恨云凤用外人,人家这是外人的心吗?

  看看人家的义气多重,云凤对她好,展红英她们都对她好,云家人有这样的好心嘛?

  云凤是个有眼光的。

  明天云环该休假,每个月员工轮流一人二天假,这天轮到云环休,明天一天就不上班,就是给工人的礼拜天。

  晚上打烊,收拾利索,云环就坐车回家了,到了家里看到褚薇薇、褚晴晴都在家里,褚琳琳说她们已经吃过饭了。

  云环是在饭店管两餐,早晨起来上班晚,就在家里吃饭,晚上是在饭店吃饭完了回家的。

  她们突然回来,让云环有些不安:“你们俩多少日子休一天?”

  褚晴晴说道:“我们饭店不定准儿,客人少了就休,客人多了就忙的没有空儿休。”

  云环只是那么一问,可没有往心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