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05章 教导女儿的态度

第605章 教导女儿的态度


  云凤和刘兰云说了会儿话,就到总公司去看看,让云凤感叹的是,卢雅郡就自己这样过下去,就一直没有找对象。

  柳青媛看着卢雅郡心甜,可是卢雅郡谁也不接受,柳青媛也是一直拖着没有结婚。

  卢雅郡五十岁了,柳青媛已经三十五岁,柳青媛还在等卢雅郡动心。

  云凤也不明白卢雅郡为什么这样执着单身,在留学的时候云凤看出卢雅郡对她有意思过。

  卢雅郡可没有说过什么,后来一直没有什么意思,就这样过了十几年。

  卢雅郡现在虽然并不看着老,可是岁数在那儿摆着,五十了啊!再过十年人就老了,花甲之年人就失去了生育能力,他一个孤儿难道就不想为父母传宗接代?

  她这个公司的人都有特殊的怪异,刘兰云不接受李琦锐,云秀不接受丈夫的悔过自新,情愿单身过着。

  卢雅郡不找女朋友,以单身为乐趣。

  唐丽琴是三十七八的人了,也不处对象。

  柳青媛等卢雅郡动心,会不会等到五十岁?

  各个都是牛人!

  刘兰云陪着云凤过来的。

  其实卢雅郡不结婚的原因还是因为云凤,刘兰云是看得出卢雅郡对云凤一往情深,只是他没有机会,这个人还非常的自律,只是钟情一个人,并没有什么龌龊的心,诡异的行动。

  卢雅郡是正人君子,不会有什么非礼的行为。

  刘兰云是能看出来卢雅郡钟情云凤,其实在国外卢雅郡是云凤的同学,刘兰云还是不知道那里的环境和当时卢雅郡的心情。

  卢雅郡是正人君子,不会云凤和祁东风定亲了他再插一足。

  他只是选妻子没有云凤这样的,他就不会娶,单身守着一分美好。

  他就是守着一份美好,不让不如意的人或事打搅他心中的美好。

  破坏那种美感他是不允许的。

  柳青媛和云凤黏糊一阵,云凤就拿她开心:“青媛!你别等了,卢雅郡好像就是铁石心肠的人,十几年他就那样像个冰坨子,谁也捂不热。”

  云凤悄悄凑到柳青媛耳边小声说道:“青媛,你再等你就等傻了,赶紧嫁一个,结婚太晚了是要难产的。”

  柳青媛:“啧啧!我不找别的男人我谁也不嫁,独来独往,自由自在才是我的愿望!”

  “啧啧啧!那你还惦记卢雅郡?”云凤质问她。

  柳青媛吐吐舌头不反驳,她不是犟脾气。

  云凤真是佩服她。

  一个个的章程怎么都这样大,天生来的就是单身主义!

  云凤没事就要回家,柳青媛送她,云凤在外边又劝了柳青媛一顿,刘兰云也劝。

  柳青媛问刘兰云:“刘姐姐,你说找一个男人有什么好?我们自己都有钱,也不用他养活,还得伺候那个男人,刘姐姐不和李琦锐复婚,不也是嫌李琦锐是个拖油瓶吗?还得伺候他给他做吃喝,女人不合算,这个账可得算,一般的男人我可是看不上,自己能养活自己,要那玩意儿干什么?

  不是卢雅郡那样的出类拔萃的男人,白给我也不要,我宁可一辈子不结婚。”

  刘兰云说:“不要男人可以,只要他想出局,就不要再进局,你不嫁人,连个孩子也没有,老了没人瞅没人看,多孤单。”

  “攒钱,雇保姆,进养老院都可以。”柳青媛说的云淡风轻,一点儿都不在乎。

  刘兰云长叹一声:“豁牙子啃西瓜各有各道儿。”

  柳青媛笑道:“你知道就好!”

  “去去去!没人关心你啦!爱光棍儿就光棍儿吧,喜欢就好。”说说笑笑,大家才散了。

  云凤回到了家,武子正跟小安安说话,武子赶忙和云凤打招呼:“姑姑您出去啦?”

  云凤应声:“嗯啊!”

  “武子怎么今天就回来啦?”应该明天回家才对,今天才是星期五。

  “云秀姑姑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,说爷爷找我有事。”武子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。

  “既然有事就快回家吧。”云凤也没有跟武子说云秀的要求,武子是个有章程的孩子,不要别人操心,他自己是很有主意的人。

  他要真的喜欢倩倩,他自然会答应,如果不喜欢,他肯定是不答应的。

  云凤觉得插这个言,自己就是多管闲事,云凤跟武子只是一个赞助这个孩子的关系,江雪莹给他做衣服照顾他就是纯粹的善心,看这个孩子是个好的,不忍心让他耽误了前途,因为看这对爷孙流浪实在是可怜才收留了他们。

  云凤看着武子是不错,做女婿得小安安心上,云凤才能同意,好孩子多得是,小安安不愁嫁。

  云秀好像别人要抢似的,她真是多想了,她给武子做鞋是抱了目的的,自己赞助武子也被她认为是有目的。

  将几心度人心,虽然是人之常情,可是她不想想,自己家的条件用得上跟她抢武子吗。

  她怎么跟云珍一样的想法儿?他惦记武子别人就惦记。

  云珍是想把小安安弄残,就会得到小安安,小安安就是残了,像强强那样的,也是可以用火车载的,也轮不到他们强强。

  人怎么都这样自己想什么,以为别人也是想什么,太自以为是了。

  云凤给云秀断定,武子绝不会喜欢倩倩,武子的性格活奋,不可能喜欢那样一个蔫蔫巴巴别的姑娘,云秀的算盘注定落空。

  人得从实际出发,那叫摸着自己兜兜办事,没有那个本事就别想往高爬,越高摔得越疼。

  云凤从没有看出来小安安对武子有没有意,武子爷孙一到了饭店来,是自己赞助他读书习武。

  武子当然对她亲近,从小只是找小安安玩儿,大点了三天两头的过来看看就走,高中毕业当兵了也是每回回家到这里看看,跟小安安就像兄妹一样坦然的说说话,待一会儿就走。

  从没有什么特殊的举止。

  小安安对他也像对待哥哥一样,看不出二人有兄妹之外的情意。

  云凤嘱咐小安安不能早恋。不能随便和男同学一起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