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11章 挖墙角的人

第611章 挖墙角的人


  唐丽琴心道:什么门当户对,云凤讲门当户对吗?要是讲的话会看上酆俊?

  可她不敢反驳展红英的话,只有介绍唐崇阳的状况,一般的人家都差不多,这代人大多都是独生子女,祖父母去世早的,也就只有父母了,父母都是农村人,好容易供出一个大学生,都是盼着飞黄腾达的,人人的心思都会这样。

  谁家的大学生找到了好工作,有实权,能贪污受贿发了财,今天换楼,明天换媳妇儿的,都当新闻说,觉得那就是富贵荣华了不起的人物。物质时代,出来都追求物质享受。

  谁管怎么来的,能吃喝玩乐有挥霍的有露脸的才是本事,是让人羡慕的标本。

  享受的乐趣深入人心,人人都变得贪慕了虚荣,这起子大学生都是父母娇惯出来,养尊处优好的生活过惯了,很大一部分人对物质享受很热衷。

  这个唐崇阳就是其中的一个,独生子女嘛,就是有优越感。

  所以他很追求物质享受,唐丽琴给了他电话,他就急急的来了,听了小安安的家庭状况,他的心热火极了。

  现在创业难,没才开放的时候那么容易,他还想当官,就得进政府部门当公务员。

  更不能下海经商。

  找一个老丈人是个财东的,而且还有权,如果成了是多好的命啊!

  他抱着势在必得的心来的,他表现得出类拔萃,怎么就迎不来一句酆俊不如他的赞誉?

  唐崇阳有些恼火,督促姑姑来见霍迁盈夫妻,他们的身份唐崇阳也是知道了,如果小安安不成,让霍迁盈给他介绍一个权势人家,他也能飞黄腾达。

  哪个权势人家没有钱?没有一个像他父母土里刨食那样穷的。

  唐丽琴当然愿意唐崇阳和小安安成,她也能粘上光。

  展红英在听他们说,霍迁盈则是眯着眼睛不吱声。

  唐丽琴看出来霍迁盈并不欢迎他们姑侄,唐丽琴心想十年河东十年河西,等到你们求别人的时候是何感想?

  马粪蛋儿还有发烧的时候、就看到别人没有翻身的时候?真是眼皮子浅。

  这姑侄在说着,霍迁盈就要走了:“红英,我带佳佳回家了。”

  展红英说:“好。”就送霍迁盈出去,看着女儿和霍迁盈走了,展红英才回来。

  唐崇阳正等得不耐烦,哪有霍迁盈这样的人?客人正说着话儿,他就甩下客人走,展红英还一出去就是半天。

  有没有给人一点儿面子?真是让他下不来台,你们就是身份高点儿吧,就没有用着别人的时候?

  这样慢待他,他不会忘记的,等他们求人的时候,会不会让人踢下巴颏子?那就是无疑的,就是这样人的下场。

  他不自觉自己讨人嫌了,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,她名牌大学生,他就不想想霍迁盈可是留洋的。

  哪个不是名牌大学?

  以为酆俊是普通大学吗,小安安进的学校能有次的吗?

  自以为是的人,还傲娇,在你农村老家是显你出类拔萃,到了这个人群里,你就是那个三流的。

  正郁闷的姑侄,烦躁的心,展红英就进来了,展红英善会察言观色,一闪而过的看到了他们的烦躁情绪,展红英心里就是一哂:谁招惹你了?你上赶着来巴巴的抢位置,没有翻脸无情你就念弥陀佛吧!

  还心浮气躁?谁欠你的?

  怨天怨地,可没有人请你来。

  没嫌你捣乱耽误事就是便宜你。

  人家这里相亲你搅和什么,想破坏掉人家的婚姻?不看看你是对上了什么人家?

  展红英的脸色变得沉起来,虽然不那么明显,也是能看得出来的。

  唐丽琴心一沉,剜了唐崇阳一眼,唐崇阳的烦躁很明显,展红英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,微妙的变化她都能察觉。

  你这不是找倒霉吗?

  唐丽琴赶紧安抚展红英,怕她真的生气不管唐崇阳的事了。

  “红英姐,我们多年在一起工作,你是很了解我的,我就这么一个侄子,我们家的亲戚很少,没有人能帮这个孩子物色合适的对象,红英姐,你就冲我帮帮崇阳,操点心吧,费点儿力吧,看在我们姐妹情深的份上,也就是帮我,给崇阳物色一个合适的吧。”

  唐丽琴说的顺溜,差点儿说出来酆俊没有崇阳出色,还是崇阳跟小安安合适。

  真的想说,可是怕展红英讨厌她的话,她也不知道她这个侄子能否被展红英看上,如果展红英看上了,就成了百分之九十九。

  云凤现在是巴着霍家活着,展红英说的话,云凤就得听。

  如果制不住云凤,展红英给介绍一个也不能没有权势,如果结下有权势人家的婚姻,自己还是可以借光的,自己攒了很多钱,可以自己开一个饭店,自己就是大拿了,不要被人管制着,听别人发号施令。

  为侄子谋划,就是为自己谋划。

  唐丽琴想的很明白。

  展红英不是被她说的姐妹情深感动了,唐丽琴是给云姐姐管事,她不想整崩,对云姐姐的饭店不利,唐丽琴管理饭店这些年,还是比较有能力的,人才不好找,换一个副经理也是很添乱,她希望风平浪静的,顺风顺水的让饭店盈利。

  所以她忍了又忍这种挖人墙角的人,虚心假意的应付吧:“嗯,我记下了,只要有合适的,我会留心帮忙的,忘不了啊!”

  展红英想端茶送客,可是她嘴硬面软,终究是没有做,只是和唐丽琴谈论饭店的盈利问题,把他们的话题扯开了。

  说了几句,唐丽琴也不好再提那码事,只有说:“红英姐,我去看看安排的怎么样了。”这样唐崇阳只有走了。

  展红英起身送他们出去,脸上还是乐呵呵的。

  看不出恼的迹象,唐丽琴悄悄睨一眼,心里稍稍的放松,她信展红英,说话算话,从不打诳语,也不会应付人,跟谁交往都是实心实意,没有虚的假的。

  人心易变,唐丽琴还没有发觉她自己就和以前不一样了,这么多年了没有事情和她的利益相关,在饭店管事挣工资,没有婚姻没有儿女的事情牵扯。

  她的心情始终没有太大的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