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20章 要求灭口

第620章 要求灭口


  云萍就不那么想了,廖崇旺的势力比霍迁韧不弱,廖崇旺的爷爷比霍老爷子官还大,都有广泛的势力谁怕谁?

  整人就来狠的,斩草除根才是最保险的,毁尸灭迹,查无证据,如果留下活口,有一点儿线索就能破案。

  云萍嘱咐廖崇旺,玩儿够了就灭了口。

  廖崇旺当然是够狠的,他玩儿女人无其数,哪个还真没有抗拒他的,他给好处,又是钱又是势力的。

  可是这个不同,虽然他一见倾心,这个女人长得实在是好,按霍家的势力他真是不敢,听云萍说的像个天仙,他才动心的。

  如今一见这个女人真是让人走不动道,难怪一个五十的老光棍一见就不撒手了。

  自己才四十岁,比那个老光棍小了十岁,难道她不能倾心自己吗?嫁给自己吧。

  自己有老婆可以让她自生自灭,就一个大学生罢了,不值得自己为她守身如玉。

  她家的势力哪赶上自己家?自己也敢跟她离婚,自己娶了这个女人,两家的势力合一,还愁廖家不掌控大权。

  他怎么想怎么核算,这个女人自己玩了,就娶她。

  让他摊上杀人罪,自己还是真的没有杀过人,那个女人都是顺从的,她的爷爷嘱咐他,玩儿女人不犯大法,杀人罪可是不好掩饰的,千万不要出人命。

  他谨记这一条,不想给爷爷惹太大的麻烦,他可是始终没有翻船。

  那些个投怀送抱的,上赶着的,自愿献身的,都是白捡的,给她们点儿阳光就灿烂,跟白玩儿她们有什么区别。她们是贪图势力,自甘下~贱。

  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罪。

  就那个张小乔,那么嫩,就让亲妈出卖,那个丫头那个贱,天生来就是卖的。

  贱皮子,酥骨头,一身LANG肉。

  就是让男人蹂躏的货。

  他已经尽兴了。

  很快上来新鲜的,他还稀罕她吗?这种贱~女人多得是,敞开了收,一天得有十个八个。

  他已经厌烦了。

  就看看这个三十四岁的大姑娘是什么滋味儿?

  厌烦小雏了,就想贞洁女了。

  廖崇旺不想把崔妍丽怎么样了,就是想娶进家。

  天天面对也心满意足,还没有看到崔妍丽长得什么样,他也是担心霍家会查出来报复他,他也是担心没命的。

  云萍认为杀人不留下证据就是白杀,所以她利用云燕儿杀云凤,她以为有霍迁韧的仗势就可以无法无天了。

  遇到了廖崇旺她的胆子就更大,认为廖崇旺不会因为杀人犯踌躇,她让他杀,他就痛快的杀,别说是霍家的亲戚,就是平民杀着也会犯怵,没有不透风的墙,只要不放弃,哪个杀人案破不了?

  廖崇旺可不是傻子。

  就这帮人的智商,怎么不会露馅?玩玩儿美女不成问题,先JIAN后杀可是犯国法的。

  霍家岂会饶他,如果不害人命,光玩玩儿,霍家怎么也不会杀他。

  考虑两家的关系,太可能会放过他。

  这就是廖崇旺的如意算盘,所以他才敢劫霍家的亲戚。

  崔妍丽在电影院门前站着,正在看着走向卖瓜子小贩的卢雅郡,喜欢得不行,想着他们很快就会结婚,找了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爱人,心里真是甜蜜蜜。

  突然眼前一暗,她的头就被布包住了,一股大力抓了她走。

  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,被人堵着嘴喊不出来,十几步后,她就被人塞进了车。

  如今她被关在这里三天了,有馒头有粥有汤还有菜,一天三顿送进来。

  她问没人搭理她。

  头一天她不敢吃,把饭藏起来,怕是有人给她下药把她迷晕了糟践她。她就躺下装晕,头上的纯钢发卡攥在手心,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。

  崔妍丽看似温柔,因为是霍家的亲戚,从小没有怕过谁,外柔内刚,心性坚韧,岁数在那儿摆着,什么不明白,她就知道自己是面临的什么。

  没有权势胆子小的怎么会敢劫她?

  劫人的怎么会不了解情况乱下手?

  必是对她的情况了如指掌,敢下手的就不是一般人,这个人是谁她是猜不着的。

  可是京城那些纨绔子弟,怎么以前没有劫她?现在她和卢雅郡处对象就来劫她是什么意思,是嫉妒卢雅郡攀上了霍家,还是恨她抢了卢雅郡?

  真是复杂……崔妍丽怎么想都有可能。

  这一天没有人来,平静的过去,崔妍丽被饿得前心贴后背,她只有豁出去了,不吃饭饿得半死,搏斗都没有力气了也会被人糟践。

  不如吃饱了攒力气,准备战斗。

  或许没有下药。

  崔妍丽等到了深夜没有听到动静,饿得实在惨了,就吃了早上那顿饭,虽然冰凉,可是管饿。

  睡了半宿觉。

  连着三天没有人见她,没有什么事,劫持她的想干什么?崔妍丽可是猜不到了。她照吃照喝照样睡得香。

  到了第十天,房门才被打开。

  进来的却是道貌岸然的廖崇旺。

  崔妍丽跟这个人不怎么熟,可是认的他。

  崔妍丽的眉头皱起,明显的愤怒了:“廖崇旺!是你干的!”没有疑问句,这个男人可不是一个正派的,好色的名声崔妍丽有耳闻。

  廖崇旺:“呵呵!”一笑:“说那么难听干什么?只是想见你一面,和你谈谈心。”

  廖崇旺表示没有恶意。

  崔妍丽怒斥一声:“你没有恶意还不赶快放我!”

  廖崇旺笑了:“来了就别急着走!跟我说说话儿。”

  “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,你赶紧放我走!不然霍家会对你不客气。”崔妍丽怒斥。

  “不要说的那样离心,现在我俩已经成了一家人,你的父母答应了我的求婚,我们很快就会结婚的。”廖崇旺说的很愉快:“你看我们多么门当户对,我们就是天生的一对,似金童像玉女,我们才般配!”

  廖崇旺说的喜气洋洋,得意得满脸发光。

  崔妍丽懵了,不知道是什么状况?

  这个se狼胡诌什么?满嘴的近乎,看着就猥琐,谁敢当她的家将她许配人啊?一个个的疯了吗?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