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24章 谁是幕后

第624章 谁是幕后


  才出来就作妖,真是个不安份的。崔妍丽跟她扯不上一点关系,就这样丧命可是真够冤的。

  云凤是绝对要找到幕后使坏的人,为崔妍丽报仇。

  这里还没有消停,云秀又给云凤打电话:“云凤,倩倩的对象冯少全来了,要接我去伺候倩倩的月子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云凤能说什么:“这是你的家事,还得你自己决定,倩倩是你的女儿,我该怎么说?”

  云凤不想掺和这样的事,人家是亲母女,可怜天下父母心,女儿再不好,也是世界上唯一亲的。

  离间人家母女的话自己是不能说的,义愤填膺的事也是说说别人家的,轮到了自己家也是下不来这个狠心,倩倩离家出走快三年了,一封信没有给云秀来,直到案子水落石出,倩倩也是明白她的妈知道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倩倩没有一句道歉的话对云秀说过,没有给云秀寄过一点儿东西和钱,冯少全甚至都没有给云秀写过一个字,把云秀视作一个没用的。

  突然让她去伺候月子,紧接着孩子也得用她看,伺候月子应该是婆婆的事,冯少全为什么不叫他母亲去伺候,云秀还上着班,也不怕云秀丢了这份难找的工作,不是要养她的老妈,给她们去看孩子做饭料理家务,更不是轻快的事,把屎把尿的伺候一个小孩子,让她妈干,还说的那样硬气。

  倩倩办事的方法儿不应该有脸再求云秀去当老妈子。

  伺候一个屎抓抓,不是老妈子是什么?

  这样的女儿女婿真是不怎么地,云秀要是去,可就是不可救药了。

  要是这样的女儿云凤可是不会伺候的。

  云秀跟云凤说这个,就是在跟云凤请假,等着她回来就怕没有这个位置了。

  冯少全也没有说,让云秀跟他们一起去生活。

  只是让云秀去伺候月子。

  云秀舍不得不帮倩倩,倩倩坐月子要是落了什么毛病,她会心疼。

  如果冯少全来接她是看她孤单一个人没有人照顾,现在云秀是想跟他走的。

  想嫁祁荆山没有成,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可怜,也想过和女儿住在一起,两人上班她做家务,老了就和他们一起过。到死算了,自己的钱花不了,就给女儿留下。

  冯少全单纯的让她伺候月子,听语气还不想让她常住。

  “云凤,你说我要是走几个月,回来还能有我的工作没有?”云秀忐忑的问。

  “云秀姐,我看你去了还能回来吗?伺候完月子孩子还不得你看,一看就是几年你不能回来,这个工作务必得有人顶上去,是不可能不添人的。”

  云凤的话很明白,人家这是抓住了丈母娘这个劳工,孩子能不用你看吗?

  “我只伺候月子去一个月,出了满月我就回来

  。”云秀这就是请一个多月的假。

  “就怕他们不让你回来。”云凤觉得云秀想的简单,孩子没有人看行吗?

  “我尽可能的回来,云凤,就算我请一个月的假好吗?”云秀绕了半天就是想不失去这个工作。

  云凤说道:“可以,我让她们先不添人,手紧点就忙乎了,给你留着这个空子吧。”

  云秀高兴的结束了谈话。

  云凤是不会为了别人家的事烦心的,人家都有自己的主见,自己参与就是多余的。

  云秀临走和展红英、唐丽琴请假,知道了云秀跟云凤说好了,她们也没有什么异议。

  云秀就高兴的走了,没有了以前那么大的怨气,可能是时间长了,缓解了情绪。

  儿行千里母担忧,母行千里儿不愁,这才是名言绝句,倩倩那样伤云秀的心,云秀还是有求必应,早就看出父母对儿女,儿女对父母的心情来了。

  儿女真是前世的债,母亲最是应该奉献的那一个,做母亲的就是大冤种,是应该无偿奉献的人啊!

  云凤还是感慨了一阵,云秀已经走上了去女儿家的路。

  云秀的命真是不好,只有一个女儿还是个一点儿都不疼她的。

  云凤不禁有些伤感……

  祁荆山和侦查员查出来端倪。

  发现了云萍和几个外甥女在哪个娱乐中心,还有云燕儿和云燕儿的女儿。云燕儿的女儿才十三岁,就出来赚钱,云凤感到非常的诧异。

  云燕儿这是跟云萍勾结在一起了。

  她们在那里到底在在干什么?云凤让祁荆山深入的细查。

  霍迁盈给了云凤消息,廖崇生说的,廖崇旺是那个娱乐中心的长客,好像那个娱乐中心就是廖崇旺的。

  有一个最秘密的消息,廖崇旺死前跟跟廖崇生只透露一句,他有一个十三岁的小情r。

  云凤就是一个冷颤,难道云萍、云燕儿真的参与了这场绑架案?

  要是云燕儿的女儿是廖崇旺的小情r,她们怎么会怂恿廖崇旺劫持崔妍丽强娶呢?这个解释不通。

  怎么会给自己找情敌呢?怎么掰扯也不对路子。

  廖崇生吐露的秘密很重要,这就证明云燕的女儿张小乔与廖崇旺的案子脱不了干系。

  因为那里头就张小乔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。

  是她无疑,跟廖崇旺有瓜葛的非她莫属。

  “爸,我看直接的抓了张小乔问案得了。”云凤觉得这几个人一定搞事了,抓起来审问就没错。

  祁荆山毕竟是老侦查员:“估计着就与张小乔没有关系,与云萍相关还差不多,可是云萍幕后还得有人。”

  “估计着是谁呢?”云凤问,她很想立即破案,看看这么坏的人到底是谁?怎么这样狠毒设下这样的阴谋毒计,不如直接杀人,还给人可以留一个清白之身,要不是崔妍丽抵死不从,崔妍丽哪还有清白在。

  狠毒的坏道阴谋的算计,这么缺德的人是云家人莫属,云凤真的想把云萍抽一万个嘴巴,撕烂她的脸。

  恨归恨,还得让事实说话,自己只是猜想而已。

  是不能定案的。

  祁荆山每天晚上都有消息,今天发现了刘晓文进了那家娱乐中心。

  “呵呵!”真的是有后台。

  祁荆山马上联系鹤市,调查刘晓文有多少存款,一下子发现了八十万,估计这个钱是她父母留下来的。

  因为这个揭露了她父母的贪污受贿案件,三百万的数额,是挥霍剩下的,临死给几个子女分了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