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27章 美女多为患

第627章 美女多为患


  高中生都不是情窦初开的时节了,对感情早不是朦胧的感觉。祁鹿辰有一大帮姑娘喜欢。

  都读高中了还有多少不懂的。

  祁鹿辰也衡量自己选谁。

  他喜欢谁,那么多小姑娘送秋波,对哪个适宜自己他可是朦胧的。

  与他家亲近的人家的姑娘也不少,对他都是含情脉脉的。

  刘兰云的女儿李彤彤,长得温文尔雅,庄重大方,相貌也是不错,彤彤长得有些像父亲,面目清秀,鹅蛋脸带了尖下颏,是吸引男孩子的类型。

  展红英的女儿霍佳佳聪明伶俐,面如敷粉,唇似点朱,眼如寒星,瓜子脸,身材高挑,杨柳细腰,也是吸引男孩子的类型。

  江雪莹这个学校,好像是收美女,学习不怎么好的姑娘大多长得让男子青睐。

  美女太多了,祁鹿辰有些眼花,干脆就不去想这件事,不是云凤问起鹿辰也不会想这个。

  鹿辰是准备考军校的,军校分高,不努力不行。

  祁鹿辰的学习成绩只有上等,没有省状元的资质,所以他为了志愿,绝对的抛弃对美女的好感。

  中午吃饭的时间,几个小姑娘追着祁鹿辰说话。

  一个叫张玉秀的十九岁,长得白净,眉眼看着就灵活,含羞怯怯带了媚态:“鹿辰,我有一道题不会,请指导我一下儿吧

  祁鹿辰不好拒绝:“这样吧,等下午放学行吧?”

  “我现在就想弄通。”张玉秀含情脉脉,媚眼轻抛:“不嘛,我现在请你吃饭,吃完饭你就帮我吧。”

  祁鹿辰眉头轻皱,吃饭这事他是从来没有跟同学出去过,一家人住在学校里,大灶小灶的开着,从来谁请他出去他也没有应过,跟个女生去吃饭,可就让人怀疑是拍拖了。

  自己还没有傻帽,怎么会上这个圈套?

  祁鹿辰本来不爱阴沉的脸有些不悦:“我从来不去吃请,我家就在这儿,回家吃饭多方便,这不是舍近求远,无功不受禄,凭什么吃你的请?”

  张玉秀自恃长得招人儿,把自己看得很高,以她的相貌就是嫁给巨富,也是抢掉帽子的,嫁给大官的儿子也是不愁。

  有多少男生在青睐她,她没有看上一个,他看上的是祁鹿辰的父亲是一个大军官。

  祁鹿辰的母亲没有数儿的财产,还只有一个儿子继承家业,祁鹿辰相貌堂堂,出息是小不了的,他姥爷那么大的官,人脉一定广泛,祁鹿辰一定会当官的。

  不是处处优越,自己还看不上呢。

  现在要钱要前途,将来更得好才是自己的心愿,想了多少个接近祁鹿辰方法,觉得只有这个最高明。

  张玉秀也是有钱人家的姑娘,父亲是老板,河北人,开着一个宝丽板长,很赚钱。

  在建材市场有自己家的销售点。

  自己漂亮,家里有钱,怎么就配不上祁鹿辰呢?

  她认为是蛮配的。

  祁鹿辰的妈妈也就是一个农村出身的,还是一个弃儿,只是认了一个好爹,才飞黄腾达了,自己比祁鹿辰的妈妈的出身强得远,自己的父亲还是村官呢。

  祁鹿辰的脸色不好看,这个姑娘的心思早就用在选白马王子上头,对男人的举止是很敏感的,祁鹿辰的面部变化她岂能看不出来。

  像小安安,祁鹿辰这样的孩子的思想还是比较单纯的,他们不缺吃不缺穿,家庭也不想飞黄腾达,他们不愁美满的婚姻,好歹也能找到一个好的。

  张玉秀这样的姑娘就没有那样心思单纯了。

  家庭缺少大势力,父母总想更上一层楼,女儿长得漂亮,越攀高越好。

  耳提面命都是让女儿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  漂亮的女孩儿心都高,看不起不漂亮的同类,恨不得压倒她熟知的每个人。

  成天心思找好对象,就是聪明也被野心误,能读好书才怪,家里有钱,考不上高中她也没有发愁,自费,很多学校都能进的,奔的京城来,就是一种幻想,能不能遇到大官的子孙?你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

  遇到祁鹿辰她并没有知足,还嫌柳城禄的官没有了权,祁东风的官还不大。

  两年的高中她想尽了方法想接近大官家的公子。可是大官可不是遍地有。

  十九岁了还有一年就毕业了,她得赶紧抓一个,她就将就祁鹿辰了,虽然有点儿遗憾,还是能将就的

  这不,她就抛出了橄榄枝,没想到就碰了一个软钉子。

  这美女心里拔凉拔凉的,难道自己的容貌不对他的眼?

  张玉秀头微垂,眼里闪过失望,可是她是什么性格,没有那个金刚钻,她也不能钻瓷器,瞬间她就抬头:“鹿辰!我真的佩服你,年轻人,没有你这样自律的,你真是一个好青年,你家的条件不错,还没有养成铺张浪费的毛病,你父母也是真的会培养孩子的好习惯,这样吧,晚上你吃完饭的时候,我找你吧,你说好不好呢?”

  这就要冲进家门了,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,请吃喝不行,我就到你家去。

  看看张玉秀多会灵机巧变,瞬间就拉近了距离。

  祁鹿辰一听她要往他家钻,赶紧的阻止:“我吃完饭就晚自习,你就在课堂等着,你的问题我或许不会,课堂人多,总有会的,大家可以帮你,单独相处不好吧!一个姑娘家当心让人说闲话。”

  这是在提防她,他的心眼儿可不少,他这是对自己没有倾心,为什么?自己人见人爱的美丽姑娘,偏偏不入他的眼!

  张玉秀有些羞怒,可是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秉性,只有以退为进:“好的,我全听你的,先谢谢你!”

  祁鹿辰没有等她走,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就走。

  张玉秀眼里闪过泪花儿,她很委屈,她没有被人拒绝过的历史,村里已经好几家人向她家提亲了,她在村里是村花,在学校更是一朵花儿,哪个不是上赶着她的,她求别人才是稀罕事。

  委屈、生气,中午饭都省了,回宿舍憋憋屈屈的睡了一觉,上课的铃声都没有听到,这堂课是语文课,语文老师发现一个空座,在同学疑问的目光,老师的惊讶眼神下,有同学主动去找她,她还呼呼大睡、呢。

  夜间想着怎么接近祁鹿辰着,没有睡多少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