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29章 演戏吗

第629章 演戏吗


  李彤彤失落慌乱神不守舍起来,为什么?为什么?祁鹿辰会看上张玉秀?自己和霍佳佳可都是他的青梅竹马。

  为什么会变这样?祁鹿辰不是看上了霍佳佳?而是看上了张玉秀?

  看上了张玉秀,张玉秀应该高兴,看她那幽怨,无奈和被强迫,不敢抵抗的表情为的是什么,难道是祁鹿辰强迫张玉秀干了什么?

  这一堂课李彤彤比谁都受煎熬。

  老师讲课她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,这一堂课就算是白上了。

  霍佳佳可是把祁鹿辰当哥们儿看的,云凤是他太爷的干孙女,两家亲近得没有再亲近了,霍迁盈是云凤的三哥,霍佳佳把云凤当亲姑姑看。

  从小跟祁鹿辰没有隔阂,就是哥们儿相处的态度,两小无猜,很是亲密。

  她没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,祁鹿辰就是他这辈子的亲哥,小安安就是她的亲姐。

  独生子女无争无斗的,唐国娟也不敢插手霍迁盈的家里来。

  这个与世无争的孩子单纯得很,还没有考虑过人生大事。

  展红英从来没有跟她说过搞对象的问题,也没有人提示她将来要嫁给谁。

  孩子最怕的就是有人牵话头。

  大人在孩子面前说什么,最是影响孩子的思路,小小的心灵被点中,就会追求什么,没有行动的,像李彤彤这样的姑娘,心里也是装得满满的。

  期盼着达到目的。

  如果达不到目的心灵就会受到严重的创伤。

  也是吃了教训的,如果她不在展宏图面前说想让云凤当嫂子,鼓励展宏图惦记云凤的心思,给展宏图保证她能说服云凤能嫁给展宏图,展宏图也不会执着成了执拗,最后达不到愿望钻了死牛角了,落到了孤独一生的下场。

  展红英明白自己做错了,用自己的思维替代别人的思维,认为她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,她二伯的权利是最大的,云凤没有不同意的理由,坑了哥哥,也展现了自己做人的不厚道。

  幸亏云凤突然就失踪了,要不自己还想摆布云凤,不知道她们的关系会处的怎么样?

  成了路人也不新鲜。

  可没有现在的友谊可言。

  关于霍佳佳的婚姻问题,当然展红英是最看好祁鹿辰的,可是,先前的教训她是真的往心里去了。

  强扭的瓜不甜,就是两家大人都心甜,可是两个孩子呢?孩子小不懂什么,等大了都有了自己的章程,在学校男女生那么多,谁知道谁看上谁?

  所以展红英不敢当家做主控制女儿的婚姻,她这辈子只有一个女儿,更是希望她幸福,怎么也得忍着不提这个茬儿。

  连开玩笑都不敢。

  展红英从不把身份看得很重,那个时候自己很幼稚认为云凤就是看二伯也得上赶着追展宏图,自己的想法儿不适应任何人。

  云凤的想法儿跟展红英还不是一样,自己的儿子她就是希望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儿子找对象,只要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儿子乐意,她就没有什么意见。

  只要儿子喜欢就好。

  不担心儿子会找个歪瓜裂枣,儿子的脾气很像祁东风,眼光是很正确的,绝不会挑错人。

  自己也不想让儿子飞黄腾达,一辈子平平安安,称心如愿的活着,飞多高蹦多远也没有多大的益处。

  飞的高,风险也大,云凤不是有野心的人,她也没有大志向,如果没有神厨房,她觉得开一个小吃部够丰衣足食就不错。

  追求文化上大学,那是前世很渴求的,前世也不懂上大学有什么好处,就是自己对学习感兴趣,愿意上学,就是那样的心态。

  这辈子有了点儿小钱儿,不实现上辈子的愿望就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。

  至于孩子的婚姻就是顺其自然,云凤只看缘份。

  李琦锐和展宏图追求云凤是很紧张的,云凤就是感觉心里不舒服,可是祁东风跟她没有多大交集,没有见过几次面,对祁东风的追求她就没有排斥。

  他还有朱莉亚那样一个妈在捣乱,也是她最恨最不想见到也不想有任何交集的人。

  没想到的他们就成了,不信缘份信什么?

  所以对儿女的婚姻,她是不抱门第观念,不分穷富,只看这个人和他们的缘份。

  至于课堂上闹的这一出儿,江雪莹没有发现,就连祁鹿辰也没有发现。

  张玉秀不谓不是高手,深受了父母飞上枝头就是凤凰的教育深深的受益。

  演这一出,他觉得还不得罪祁鹿辰,演出她和祁鹿辰有染的精彩,第一报复祁鹿辰待她冷淡的态度。

  主要的是要引起祁鹿辰家人的注意,如果江雪莹注意上她,就有接近她的机会。

  二年了由于自己的疏忽,始终没有能接近祁鹿辰家人,云凤白天轻易不到学校来,自己根本就接触不上。

  看看小安安处对象,云凤根本就没有门第观念,找了一个穷山沟的小子,云凤还拿着当宝。

  自己家是有钱人,可比小安安的对象家强远了。

  云凤只要看到她的温柔美丽,最是配得上祁鹿辰,自己不就赢了,祁鹿辰这样对女孩子冷冰冰的人,会很听父母的话的,因为他心里没有谁,只会听父母安排。

  张玉秀这是要班级的学生传出谣言,说祁鹿辰把她怎么地了,吸引江雪莹的注意力。

  往自己身上乱拉脏水的姑娘真是想的出来,这样的女子也不乏其人,就是想赖上,还不敢做得那样明显。

  情商够高的,祁鹿辰的家人会不会为了祁鹿辰的名誉接受她?

  不成她也没有罪过,也是把祁鹿辰往染缸里拉了一回,自己不亏,谁给你纠正真的假的?

  总之他的名誉就有失了,不娶她会被人骂成纨绔,欺男霸女,总之他是吃亏的,自己毕业一走了之,离了这个地方谁知道有这件事。

  看着满室猜疑的目光张玉秀低头眼里闪过揶揄,跟她斗,得先好好学学。

  霍佳佳听了一会儿课,再看张玉秀还是照常幽怨悲戚。

  霍佳佳不禁:“啧啧啧!”这女人是在演戏吧,没有发现祁鹿辰和她接近,怎么就上演怨妇脸了?

  好怪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