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47章 人质

第647章 人质


  “好聪明的人,就是命不好。”祁荆山感叹一句,云秀够聪明,看人看的透,有谁能把存折给别人保管,她就明白云凤是什么样人,云凤不是见钱眼开的人,而且钱非常的多。

  断定是不会贪她的钱,把养老的事托付给鹿辰和安安,才是最聪明的。

  鹿辰、安安多善良,只要答应了就不会不负责任。

  “咳……”祁荆山长叹,云秀长得那么好,命怎么那样坏,还不如早早死了丈夫的寡~妇,没有人挑唆孩子,孩子还能和自己一心。

  就这样离婚的,男人为了自己的目的,不惜缺德,挑拨儿女对亲妈不好。

  这样的家庭才是最不省心的。

  叹息声一片,都可怜云秀,如果这次云秀出事,更是可怜。

  养了一个狼崽子。

  子肖母,女肖夫,真是一点儿也不假。

  庞倩倩就是这样报答二十年养育之恩的,她不配做人的女儿,她自己怀里也抱着一个女儿,为了自己母女的利益,竟然出卖亲生母。

  祁荆山说道:“云秀的钱她们没有整走,是不能放弃的,我们现在只有想想有什么蛛丝马迹,能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。

  我们也就只能等,等着劫匪的信息。

  没有别的办法也就只有等。

  再说,云秀几个人被劫匪掠走,庞倩倩和她的孩子也都被迷晕了。

  从饭店后门直接弄上了车,云秀云环醒来的时候,是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的,里边黑糊糊一片,只听到人的呼噜声。

  云秀被迷得头晕,黑暗中看到发白的云环的脸。

  几个人全在地上躺着,冰凉的水泥地云秀一把就摸着梆硬的就是地面。

  没有窗户,没有一点亮光,云秀马上断定这里一定是地下室,云秀是进过地下室的,对地下室还是了解的。

  “什么鬼地方?”云秀嘟囔一句,还没有缓过神来,是不是身陷囹圄了?

  听到了云秀的话,云环正梦圈儿的神经才拉回意识:“云秀,我们这是在哪里?”

  她们对对方的声音是再熟不过了。

  “云环姐,我们是不是出了事?”云秀已经猜了一个大概,可是她不希望被劫掠的,盼着是一场梦。

  云环站起来,摸到墙边,就是水泥墙,要有窗户一定透亮,断定就是地下室,摸到一片铁,云环敲了敲,空响,就是铁门了。

  “云秀我们被困在地下室,我们莫非被劫持了。”云环问。

  “我也那么想。”在这个地下室里边圈着,哪有什么好事,她们住的也不是地下室,到了地下室里就不要奇怪了。

  一定是被劫持了。

  “云秀,我们敲门喊喊吧,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就是绑票的,也得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能糊里糊涂的在这里呆着。

  “嗯!”云秀也是这样想的。

  小孩子的一声嚎,打断了她俩的思路,云秀惊叫一声:“怎么还有孩子?”

  云秀就摸过去:“还有一个大人呢!”

  云秀脑子昏胀,忘了庞倩倩和孩子住在她们一起,还以为只有云环她们俩呢。

  孩子的哭声惊醒了庞倩倩:“妈你开灯!”庞倩倩命令的口吻,多咱她对云秀说话都是带着不耐烦的,云秀对庞倩倩好,就是忍着不跟她一般见识。

  庞倩倩蔫巴,脾气可不是好的,没有一点儿耐心,云秀的忍纵容了庞倩倩的脾气。

  在母女两个人的世界,就是以她为尊。

  对母亲说话一点儿都不客气,母亲说多了两句,就不耐烦的嘟囔回去,虽然不大嚷大叫,却相当的反感母亲的样子。

  云秀忍,云秀不舍得女儿跑去父亲那里,这种现状只有忍,忍来忍去,还是忍出一个白眼狼。

  原来四个人全被控制了:“倩倩,我们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!你问我有用吗?”庞倩倩不耐烦地说道。

  其实她已经露了马脚,她没有惊慌,没有疑问,让云秀如冷水浇头:这个女儿对她们的事情看是知情的。

  小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,庞倩倩也是不能醒神的她们这是被送到了哪里?

  虽然是她们的计划,是要把她一起绑进来的。

  可是她还是胆发憷。

  怕被那个男人卖了。

  她见了那个男人就满心的恐惧。

  那个眼神她就害怕。

  云秀被怼回来,云环才看透,云秀的命比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  庞倩倩心大而狠,都说是女儿是妈妈贴身小棉袄,我们俩怎么没有遇到小棉袄?云环轻叹一声。

  云凤这里真的就接到了绑匪的电话,说她的姐姐和外甥女四口全在他们手里,云凤要是出一千万的赎金,他们就会放人,如果不的话,他们就撕票。

  云凤不禁笑起来:“你们是梦生还是白痴,你们劫了她们几个也是白劫了,你们劫匪的信息就那么笨?不知道我不是云家人吗?我和云家有仇,那家人虐待了我十几年,你绑了她们,可是为我报了报了仇,不要我自己去报了。”

  劫匪一听很傻眼,庞倩倩说是她的亲姨,她妈~的存折找不到,一定是云凤拿着呢。

  不是亲姐妹怎么会让她拿存折?

  他信了庞倩倩的话,云凤的话可不是和庞倩倩一样的,想弄云凤的一千万,好像不那么容易,劫匪当时就气馁下来:“云凤,我告诉你,我们会调查的,他们要是你的亲姐姐,你就得给两千万,要不是你亲姐姐,你就拿两百万。”

  云凤冷笑:“我说你这人就是梦生,就是亲姐姐,我能拿两千万去赎,不是亲的两万也不会给你,你张嘴放屁呢,两千万是什么概念,就是你有八千万,你舍得拿两千万去赎你的哥哥姐姐吗,那是个天文数字,你以为那是二分钱,你想撕票你就随便撕,看看我着急不,你绑错了人,你要是绑的我的亲人,还许我能舍得点儿。”

  云凤还以为劫匪只是想要云秀的二十万,原来还惦记她两千万,胃口不小,敢惦记她的钱,不是二逼,就是权势再高的人家,那样的人家绝不会绑票。

  这是什么人?是黑~社会?还是一个大型的犯罪集团?

  谁能猜透呢,就是一个难对付的犯罪集团,搞的这样神秘,贪心那么大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