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51章 泰然自若

第651章 泰然自若


  霍家人,他怎么能搭上线儿?云世昌心里没个数儿吗?

  他这个集团,什么见不得光的事都做,只要利大。

  霍家人会看上他的利诱吗?

  只有从展红英身上下手,展红英娘家人是穷疯了的,可是展红英不待见她们,展红英待见云凤。

  财力势力,要想直接抓展红英的父母威胁展红英就范,可是想到展红英对娘家人的不客气,他就觉得把握不大,抓住了云凤,就是展红英的软肋。

  展红英和云凤的关系可不一般,她们是生死之交,展红英对云凤忠心。

  以霍家的财力势力,展红英要开一个十倍大于云凤的饭店也是潜力十足的。

  据了解,展红英还在给云凤效力,没有起意自己干。

  这就看出来她们的关系铁,只要云凤上了他的船,展红英就得护着云凤。

  自己的公司就可立于不败之地,前途万无一失。

  云世昌笑道:“云董事长领会错了,我怎么不想跟霍家人面对面,可是他们家人哪个也没有你清闲,全国的游玩,想见他们很难,没有云董事长只要一请就来的。”

  “云世昌,看来你是要我这个过墙梯了?”

  “云董事长,你领会错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,需要你加入我的组织,也就得了霍家的后援。”云世昌也不磨叽,心急的说出目的。

  “看来你对我和霍家的关系很了解,你就认定霍家会听我的?”云凤给他疑问的眼神,无奈地摇头。

  心情表现得很沮丧。

  “云董事长,你跟霍家还有内情是外人不知道的?”

  “你这是拿鸭子上架,我跟霍家没有血缘,只是朋友的关系,你应该明白霍家是什么人家,执政的人家怎么会纵容破坏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犯罪集团,如果霍家能保护你的犯罪集团,你那是什么概念?”

  云凤的话云世昌不以为然:“云董事长,你的话不对,执政的人更应该有巨大的财源,没有财源在政界也站不住脚。”

  云凤心里鄙视云世昌,他怎么和云家人是一样的妄想不断?

  云家人就是想利用别人肥了自己腰包,这个云世昌更是一个妄想心超强的,损事干尽,不义之财搜罗钵满盆满。

  还不知足,想利用霍家,把霍家都当了棋子,这人是得有多贪心,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,就不会想坏结果。

  就是一帆风顺惯了,借着东风,为所欲为,所向披靡吧,没有遇到一点荆棘?

  “云世昌,你觉得霍家缺财源吗?,你以为这个国家如西方选总统,只选有钱人?”云凤的话让云世昌一怔。

  是他想多了吗?是他想的不符合实际吗?

  难道他们不稀罕钱?

  “这样吧,云董事长,我喜欢你的快餐公司,只想跟你合作。”云世昌言之凿凿,很是自信。

  “你还挺自信的,我凭什么跟你合作?因为你劫掠了我的理由吗?”

  “不不不!云董事长你不要误会,我可是用豪华轿车请你来的,哪有劫掠的行为?对你是十分恭敬的。”云世昌说的多好听。

  “你预谋骗了我来,这叫请吗?”云凤觉得这人真是自信无边了,他的话就像放屁一样真是让人恶心!

  “不这样,云董事长你愿意来嘛?来了你还这样大的抵触情绪,要是和你商量,你能不拒绝吗?”云世昌面带了不悦,脸色黑沉,就给云凤威压。

  云凤冷笑一声:“你劫了我来,认为我就可以就范吗?”

  云世昌的五官已经狰狞:“你不就范还能跑出去我的掌心吗?”

  云凤不怒反笑:“我跳不出你的掌心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  云世昌:“哈哈!”大笑:“让你成了我的人,你能不就范吗?”

  “好!你有本事让我成为你的人?你就瞧好吧!”云凤冷笑连连。

  “来人呐!”云世昌大喊一声,就进来两个身材魁伟的保镖。

  云世昌吩咐:“看好了云董事长。”又进来一个助理:“吩咐下去,准备新房,我要入洞房。”

  他看向云凤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儿。

  那个镇定的模样儿真是让人移不开眼,四十的人怎么就像二九妙龄?

  他不禁看得眼发直,好半天才回过神。

  “云董事长,我虽然岁数比你大点,却是老当益壮,我也把你敬之如神,会给你天下第一美满幸福的婚礼,虽然你长得很年轻,可是你也五十了,我只比你大了十来岁,可不算老,必定让你称心如意,看我比十八岁的小伙强不强?

  你结婚都三十了,祁东风比你不小,可没有尝到十八的滋味,你就看我的奉献吧。”

  “给你一个隆重的婚礼。”云世昌振振有词说了很多,两个保镖就奇怪,他们的主子从来是只干不说,话也没有这样多。

  今天这是犯了什么毛病?看那激动的样子,跟平常真是悬殊,睡一个女人激动什么,他睡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值得那样当好的?就一个残花败柳嘛,有什么值得宝贝的?

  两个保镖在嘀咕,顺道云世昌的耳朵里狠瞪了他们一眼,再看看云凤根本就没有再乎,,脸色和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就好像他说的不是那样的话。

  为什么她这样态度?难道她有什么绝招?能逃跑吗?她能跑出去吗?绝对是不可能。

  云凤的态度让云世昌画魂,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  他对两个保镖吩咐:“你们可要用心,看好了夫人。”

  云凤对这个黑头子嗤之以鼻,她这样镇定自若,他就不警惕吗?是不是劫匪的惯性什么也不怕?

  云世昌出去很久以后才回来,对着云凤笑起来:“夫人是不是吓傻了,怎么面无表情,我可是天下第一怜香惜玉的人,你不用担心什么,等着做我的新娘就好。”

  云凤就坐在沙发上,什么也不说,也不问。

  云世昌怎么就琢磨不透这个女人,她到底有什么神通?

  难道她随便让人上,专吃这一口。

  喜欢这一口?还是多多益善?

  他正在胡思乱想着,见云凤好像睡着了:怎么她就这么大的心?

  神色没有一点儿变化,哪个女人不害怕?

  难道她看清的形势,明白跑不了,就认命了,是想用屈辱保存性命?还是喜欢他这个老头子这样的,威武雄壮,相貌堂堂,一定是比那个祁东风有吸引力。

  龌龊的心思正在转。

  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