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66章 恶向胆边生

第666章 恶向胆边生


  刘兰云一下子说中李彤彤的要害,,李彤彤羞恼成怒,对着刘兰云大吼大叫:“你不是我亲妈!你天天向着外人,我喜欢一个人你就不帮我!我才落了这样的下场,都是你的错!我恨你!”

  李彤彤哭着跑出去……

  迎面就遇到云凤,云凤挡住了她:“把你的孩子抱走,我这个地方不容你撒吋!”云凤的脸如凉冰一样寒凉,李彤彤不禁一个冷颤。

  可是她更恨云凤,如果云凤嫁给李琦锐,她就可能是云凤的女儿,云凤的万贯家财就是她的,她就不会遇到刘兰云这样没有出息的母亲,她的命该是多好!

  可恨云凤不想做她的妈,天生来她们就是宿敌,她还阻止自己把孩子给刘兰云,她现在算哪根葱?管起别人的家事。

  自己带着孩子怎么出去工作,李琦锐一分钱也不给她了。她指着什么生活?

  云凤不给她留一条活路,就是想把她置于死地。

  害人性命就是天大地大的仇恨,不共戴天的深仇,一个五十岁的老女人,有什么招,看把她滋润的,像个十八的长生不老了。

  有她活着自己就没个好了。

 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她想活的舒心惬意吗?就是不让她得逞!

  李彤彤瞬间扑向云凤,下了全身的力气要把云凤扑倒压死,最轻也让她摔一个脑震荡,让她成为傻子,才能稍解他心头大恨!

  她可不知道云凤是个练武的,以为云凤那样娇嫩,扑倒,摔了后脑勺,不是脑出血就是脑震荡,顺便挠破她的脸,让她成为一个丑八怪。

  成天的瞧不起人,就是觉得她自己能。

  让她傻!让她痴!看看她还能不能?

  李彤彤简直使了吃奶的力气,先把云凤置于死地。

  力气太足了,像刮了一阵狂风,直扑云凤而来。

  云凤的身手比她灵活得多,眼睛比她快,腿脚比她利索百倍,几十年的功夫不是白练的。

  云凤看李彤彤的动作,瞬间明白她的意图。

  云凤的身子像闪电一样瞬间离开李彤彤的目标,脚下一动,李彤彤就冲出去两丈开外。

  凄惨的叫声响彻公司大院。

  李彤彤趴下就起不来了,云凤能让她摔得轻?

  敢对她下黑手?没有她的好果子吃!

  听到了叫声,冲出来十几个人,大家齐声的问:“董事长,怎么了?”

  “李彤彤要把我扑倒,我躲了,她就摔了。”

  云凤的话让大家震撼,云凤和刘兰云是多年的朋友,把刘兰云培养城公司副经理,李彤彤是受益者。

  大家不明白李彤彤为何恨云凤?

  李彤彤要嫁鹿辰的事。云凤没有往外说,刘兰云当然更不能宣传,刘兰云住院都没有透露一分,大家当然不知道李彤彤为什么恨云凤。

  刘兰云冲到李彤彤跟前,一句话没有抡圆了拳头对上李彤彤的屁股狠捶。

  用上了所有的力气,犹不解恨。

  刘兰云拼命的捶,只是对着肉厚地方,毕竟是亲妈,不会往要害处打。

  对于这样丧良心的李彤彤,大家只是瞪眼看着,没有一个人为她解围。

  这心肠狠毒的丫头就该打死,刘兰云打得越时间长,大家越解气。

  云凤一句也没有阻拦,打死才好,这样歹毒,活在世上也是个祸害,刘兰云怎么会有长寿?刘兰云的父亲不就是让儿子和媳妇磨制死的吗?有这样的女儿不把刘兰云磨制死才怪。

  刘兰云累得瘫软,李彤彤也是被打得不轻,摔了一个半死,爬不起来,敢害云凤,云凤怎么会轻饶她!

  不摔死她才怪,没有警告她就不知天高地厚,这样的人就得狠狠地教育。

  刘兰云瘫倒在地,李彤彤被打得只剩了哼哼,惨叫都发不出来了。

  刘兰云打屁股,不是特别疼,李彤彤摔断了一条胳膊,鼻子摔破,软肋断了两根,那里连着神经疼,那才是最疼的。

  她起不来,要是能起来,她可不会等着打,根本就不是她的亲妈,有亲妈这样向着外人,这样对她毒打的吗?

 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恨人,才激起刘兰云这样能忍的暴怒。

  她就是觉得自己对,自己可没有错,爱一个人有什么不对?没有一个人成全她,全都是踩她的。

  能让她不愤怒吗?云凤她有什么了不起,自己的姥爷教得她考上了大学,不记恩情,就是忘恩负义,这样忘恩负义的人就是天理不容!

  云凤就是想傍着霍家飞黄腾达,才看不上她这样穷人家。

  李彤彤满腹的在理,都是别人对不起她。

  起不来,没有人掺她起来,她不但委屈还恨得要死,她可没想到云凤能躲过她的猛扑,反之,自己的仇恨就报了,半死的可就是云凤。

  没想到她那么阴险,以几心度人心她才躲过了该死的命运。

  自己真是后悔没有把她整死,还得让她逍遥,自己怎么甘心?

  最后还是云凤叫了救护车送李彤彤去了医院,电话通知李琦锐去交住院费,云凤不会往李彤彤身上搭钱,云凤也是恨极了这个无良的丫头。

  送到医院就不管了。

  云凤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武子的电话,武子被提升了特种部队的连长,才几年的时间,武子就这样出息了。

  武子说要带着对象来让云凤看看。

  听说武子有对象了,武子爷爷胡子都乐得直抖,武子这小子也会处对象了。

  云凤也是高兴坏了。

  云凤告诉展红英准备桌子,武子带对象来,她得热情招待。

  展红英也高兴。

  云凤就点了菜。

  云凤告诉武子中午来,武子说:“云姑姑,我们还是晚上去家里坐一会儿,不要吃饭。”

  云凤训了武子两句:“你云姑姑不缺吃的,只是吩咐一句,又不要劳心劳力,你推辞什么?”

  武子只有答应了。

  中午吃饭云凤让父母跟着,叫了展红英、刘兰云和卢雅郡夫妻全来了,让他们也看看,参考参考。

  大家围了一大桌了,除了云凤点的菜,饭店的拿手菜又上了十个,二十个菜。

  让云秀一起吃,云秀说什么也不上桌子。

  一顿饭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,大家都聊天,看看武子的对象爱不爱说话。

  挺漂亮的一个女兵,她的父母在南方,父亲是个营长,姑娘是考的文艺兵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