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69章 对面

第669章 对面


  “董事长,我这次南方之行,耗损的钱财最多,让我大伤元气,我手里非常的拮据,没有工作难以维持生活,我急需工资。”唐丽琴哭起穷,随后就是涕泪横流。

  云凤心里嗤笑,真是没有钱吗?一个月五六千块钱,穿的是工作服,年节的才几天,能穿多少?成天吃着饭店喝着饭店的,买几件衣服能花多少钱?一个月的工资够她穿几年。

  挣的钱都是攒的,怎么就没钱了?

  哭得那样悲悲切切,委屈可怜得要命。

  真是为那个哭吗?还不就是婚姻无着落。

  云凤是爱莫能助,她不能硬生生的撵走云秀,那她成什么人了。

  云秀无错处,干得还那么负责。

  云秀听到了唐丽琴的话,觉得云凤很为难,云秀想说她退下来,还是让唐丽琴干吧,云秀也是有点儿舍不得,副经理的工资是择菜工的五六倍,搁谁也是不舍得,可是云凤为难,云秀不忍,可她也不能当着唐丽琴的面说。

  只有忍着没有吱声。

  唐丽琴恼怒,临走嘱咐云凤给她留着位置。

  云凤竟然食言,怎么让她服气。

  “董事长,我临走跟你说的很快就回来……”唐丽琴没有继续往下说,她也不好硬生生的质问云凤。

  她没说完,云凤也就听明白了,这是嫌她没有给她保留这个位置。

  “丽琴,以前说的我也没有答应给你留着这个位置,谁知道你去结婚还能再回来?你也不是没干过,你也明白没有大堂经理饭店怎么运行呢?现在真的没有你的位置,我让你等一等,你也不能这样急啊!”

  你辞职走了十个月,这个位置没人饭店能不乱套吗?

  想走就走了,想回来就回来,还都成了别人的责任了。

  云凤的面色有些不渝,唐丽琴怎么看不出来?

  云凤太与人为善了,别人都想当她的家了。

  唐丽琴的想法就是把饭店当成了她们家的,想怎么运转就怎么运转。

  缺个大堂经理无所谓,她回来自然就补上了。

  处了这么多年,云凤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也算是不欢而散,没有撵云秀走,唐丽琴非常不满意。

  为了她撵云秀,总之得让一个人不满意,一个满意的,云凤是不会信的,云凤可是没有办法让人人都满意。

  云凤没有想到,云秀找她说的是一码事:“云凤,唐丽琴既然回来了,还是让给她吧,毕竟她干得年头长有经验。”

  这个位子要说没人觊觎,云凤也不信,没想到云秀竟然主动让出来,两个工作的工资可是差悬殊,云秀竟然这样舍得?

  云凤不禁感叹:受过挫折的人,心态总是和别人不一样,大概是心态有了变化,想开了。

  可是差几千块的工资,云秀怎么放得下?

  云凤诧然了一阵,连忙阻止云秀:“不用,她要是在咱们公司不想走,我会给她安排在别处,你带着个孩子,不宜到别处去,你就在这里干吧,你干的很不错的,我觉得你适合在这里。”

  云凤让她打消了这样的念头。

  云秀当然是感激云凤,想当初云凤小时候,自己家对她可没有一点儿好儿。

  没想到云凤这样仁慈,自己和云环、云燕儿都是和云凤不相干的人,云燕儿做得还很过份,云凤还是照顾了她。

  人应该在什么时候都要心善,云凤就是心善的人,云秀也不是真的想让,她只是愧疚云凤难做,怕云凤不好意思开口,她只有主动让了。

  既是云凤的决定,她也是高兴的接受这个工作,谁不想多赚钱。

  虽然通过庞倩倩的事情觉得钱多没有什么意思,别人惦记还会丢命,钱够花就行。

  可是钱就是诱人的东西,君子人不爱财,越多越好,谁不是这样的想法儿。

  唐丽琴的事也不是云凤亏待她,你走了再回来,还要自己安排,哪能这样心急。

  确实,唐丽琴真的舍不得这份工作,因为挣钱多,她到了南方找个工作,才开两千块钱,还是最高工资,比这里少了三千多块,男人的工资才六七百块钱

  两人加一起才是这里的一半,唐丽琴怎能接受得了,还得给男人的儿子买楼娶媳妇,她怎么会出几十万块钱。

  嫁汉、嫁汉、穿衣吃饭。

  中国的传统婚姻观就是这样的,女人多有钱也不想偏了男人和别人的儿子。

  男人的行为让唐丽琴是可忍孰不可忍,以为是个科长,就压人一头了。

  这个年代钱才是第一重要的,钱能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,谁舍得往外掏钱?

  唐丽琴挣大钱惯了,耽误了一年,她就心疼坏了,恐怕云凤不要她了,就急于抢那个位子。

  云凤对她还是有安排的,干了十几年的老人,云凤还是想用的,可是也不能她一回来赶紧把云秀挤走。

  没有那么干事的,云凤可没有那样做事不着调。

  可是唐丽琴因为云凤不撵云秀,心里是非常的恼怒,还想在云凤的公司干,只有忍着不能发作。

  人就是这样,能触及心灵的就是利益,自己吃亏哪有不冲动的。

  可是这事情眼一时解决不了,用云秀的时候可没有说是暂时代替唐丽琴。

  现在云凤还怎么说让云秀离开,这不是让自己坐蜡吗?

  云凤也是因为这事纠结了一阵子,最后还是压下了不悦的心情,就不多想了。

  一个月过去,展红英发现对面那个云世纪三儿子开过饭店的那个房子,正在装修。

  不知道是要干什么的。

  装修了半个月,里外都修葺一新,挂上了酒晃,一块大扁名字就是“超美斋”

  展红英觉得特别的膈应,她这里是味美斋,挂出了超美斋的牌子,一看就是对着味美斋来的。

  是谁要步云世纪的后尘,展红英想想就不舒服。

  可是只有装修的工人,没有见到饭店的东家。

  云凤十几天没有到饭店来了,自然是不知道这事儿,展红英告诉了云凤。

  “云姐姐,这个人肯定是和你作对的,就这个饭店的名字就赤果果的暴露了。”展红英愤怒的说道。

  “我看这个人是饱饭撑的,闲得没事干,我可不在乎他的意图,现在是竞争的时代,有本事就占上风,管他呢,我们干我们的,他干他的,井水不犯河水,还能再来点儿毒诬陷吗?”这样干,也就是恨她的人,也就是那几家,还能有什么人?

  你再出来一个大权在握的做他的后盾?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