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72章 自作自受

第672章 自作自受


  展红英对着唐丽琴狠狠地又是两掌:“刘晓文!给你看着,就是这么回事!”展红英岂会对她解释,蔑视的看着刘晓文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敢质问我?”展红英怒斥:“一个个都是丧尽天良的东西!懒得搭理你免得脏了我的嘴!”

  刘晓文气结:“你……!展红英你仗势欺人!你敢在我的饭店打人?我不会放过你!”

  “真是在东北作威作福惯了!你还有什么资本威胁人?”展红英早就看刘晓文不顺眼,跟她没有什么好话。

  刘晓文嘟囔一句:“不要脸。”

  展红英的耳朵可不背:“你特莫的骂谁?”

  一个坐实的掌力拍到了刘晓文的脸上,刘晓文尖叫一声:“你怎么这样野蛮?”

  “对你这样不要鼻脸的,没有什么理可言!”展红英怒冲冲的再给了刘晓文两下子。

  云萍就要厮打展红英,跃跃欲试的,展红英狠狠地踹了云萍一脚,扬长而去。

  饭店的两个保安截住展红英,这个时候云秀窜上来了,挡在展红英前边:“你们敢动她一个指头,小心你们的狗头!”

  展红英没有想到云秀你这样勇敢。毕竟她是个软弱的人。

  展红英把云秀拉倒身后,对着保安怒斥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,疯了你们了!”

  保安看展红英满面的怒气,自带了威风,不由一个冷颤,就后退一步。

  刘晓文可没有疯,示意保安退后,她的报复只有暗害,她可不敢把展红英怎么样,如果她敢动展红英,霍家岂会饶过她?

  这口气她现在只有忍下了,自己不如人,既在矮檐下,不得不低头,只有暗暗的算计死人,才不会犯国法。

  刘晓文咬牙忍,腮帮子都咬破了。

  才压下了心中的愤怒,在东北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,谁敢打她两巴掌。

  展红英没有敢对云凤说唐丽琴含沙射影的话,担心气坏云凤,只简单的说了她找唐丽琴是怕她跟那些人掺连进去没有好下场,可是人家不领情。

  云凤不置可否,展红英心眼儿太直,唐丽琴都做到了这个份上,还搭理她什么,三条腿的蛤蟆没有,两条腿的大活人有的是,唐丽琴既然干出了这样的事,就不是个通情理的,关心这样的人,还以为离了她不行。

  等她吃了苦头,她会明白的。

  云凤劝了展红英几句:“她走了最好,我们也不缺她,我们公司培养了那么多人,哪个比她弱?都是能独当一面的。”

  唐丽琴可是使出了全身的节数,把味美斋的经验和技巧全使出来了,做的食品和味美斋的一样。

  连推出的菜肴都和味美斋的一模一样。

  价格便宜了三分之一,一帮人站在大道边卖力的宣传,怎么怎么好吃,怎么怎么便宜,说的天花乱坠,贬着对面的味美斋,展红英简直气炸肺,让云凤来饭店和对面讲理,不能随便让他们污蔑。

  云凤根本没有理会对面的攻击,她的味美斋的吃客都是上层人物,那些人怎么会受她的忽悠,人家就是吃个滋味儿,可不管价钱贵贱。

  她这样贱加忽悠,只能让人轻视,来的只是缺钱的,有钱人怎么会来?缺钱的谁成天吃得起,也就是尝尝鲜,味道就那么回事谁会再来?

  也就是二十天的时间,她的饭店吃客就迅速下降,她根本没有挣到钱,人一下去,只有干耗,租着房几万块,员工的工资一个月几万块,税务,还有天天的剩菜剩饭往垃圾堆扔,一个月消耗十几万。

  刘晓文搜刮父母的钱,在父母犯事的时候被收缴

  刘晓文和她对着干,就是没有自知之明,说她是以卵击石就是正当的比喻。

  她除非利用让人上瘾的毒~品,和几毛钱一斤的死猪肉,还能坚持一阵子。

  不知道刘晓文有没有张怀英的本事,有没有张怀英的胆子?

  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和法律对着干。

  那她也没有压倒别人的胜算。

  让她随便折腾,也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自己的味美斋是天下独一丸儿的,她能顶黄吗?

  刘晓文想压垮云凤,眼看自己手里的几十万块钱就要赔光,刘晓文就跟唐丽琴大发雷霆,嫌唐丽琴无能,逼迫唐丽琴去云凤的饭店投毒,把云凤的饭店搞垮。

  唐丽琴发财的梦想眼见破灭没了希望,刘晓文许诺的股份,天天亏本儿,哪能得到分红。

  原来刘晓文答应给唐丽琴股份的百分之十,天天这样亏损股份有什么用?

  让她去给云凤饭店下~毒~,唐丽琴哪有那个本事,也没有那个胆子,她就是有心有胆子,味美斋她也是进不去了,展红英跟她已经决裂,会要她吗?

  唐丽琴干了好几个月,一分钱的工资没有拿到,刘晓文是省油的灯吗?自己赔钱怎么会给员工开支,三百块钱的择菜工的工资都欠着,几千块的工资,更不能给,五个月不开支,择菜工都跑了,唐丽琴是跟刘晓文有合同的,不能随便的跑。

  可是没有工资她也不干,五个月也是在味美斋就是三万,现在一毛没有得着,真是骑虎难下,再去求云凤,自己说的话云凤岂能不知道,自己听了云萍忽悠到刘晓文那里,还和展红英闹得那么僵。

  云凤会再接纳她吗?恐怕云凤没有那样大度吧?被展红英一挑拨,早就会恨上她了。

  唐丽琴这个后悔,就给云凤打电话诉苦,说什么她母亲有病需要钱,她手里没有现钱,被云萍一忽悠,想给母亲挣药费,才听了云萍的,没想到刘晓文这样无能,几个月就破产了。

  云凤觉得她好笑,还挺会编词演戏,原来她这样脸皮厚,表演的技能这样高,只可惜全是掩耳盗铃,唬不住别人的东西。

  云凤送她两句话:“自作聪明,自作自受,天下没有后悔药卖!”

  云凤不知道她恶意的污蔑她的话,展红英怕把云凤气坏,没有敢告诉她。

  云凤要是知道唐丽琴那样龌龊,就得多送两句。

  真是便宜她了。

  唐丽琴是真的后悔了,可是她悔的只是挣不到钱,并不悔悟自己对不起别人,污蔑别人的话。

  云凤跟展红英说了,展红英真是气愤,太不要脸了,展红英怕云凤再收留她,就把唐丽琴说的话告诉了云凤,云凤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她明白是展红英怕她生气才忍着没有对她说,展红英可不是这样能忍的人,忍了五个多月,就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关心,云凤觉得心里暖和得很。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