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小说网 > 重生七零好年华 > 第694章 将死之人

第694章 将死之人


  这个诈骗集团的人员只有四个人,冯少全还有其他二人都是这个主犯的眼线,他们为他物色人选,所以冯少全在旅游团,谈了几个对象,他先睡一遍,重大的诈骗就得主犯亲身历险,他们没有主犯的人脉和见识,不懂怎么能骗成。

  经他们介绍给主犯,主犯就实施了攻略。

  这个主犯就叫程远,,今年已经三十岁,他把自己修理的干干净净,穿的阔,显得手头儿的钱多,一下子就把姑娘忽悠住,姑娘牢牢的抓住大款。

  主犯的计谋很多,投资贷款,存款很多手段。

  利益都是人不能抗拒得了的。

  给李彤彤零花钱和买东西就花了十来万,李彤彤能不信他的?李彤彤何时见过这么多钱,不崇拜死才怪。

  世上不缺拜金女,因为人人都喜欢钱,喜欢东西,所以他才屡屡的得逞。

  这就是琢磨透了人的心理。

  这个诈骗巨款的犯罪集团,被遣送进了京城。

  通知李彤彤去做证人,李彤彤还不怎么信,认为警方是误会,希望那个男人是来找她的。

  这个姑娘是单纯还是财迷心窍,都兼有之吧。

  李彤彤一看正是那个男人,李彤彤怒声质问:“你是诈骗的吗?”

  这话问的多傻?公安人员都好笑,要不就被骗,纯牌儿一个傻帽儿。

  男人点点头。

  “你骗钱就得了,你为什么还睡我这个人,你现在让我怎么办?”

  傻气连连的冒,被骗可不冤枉,这么久还没有想明白,不是傻子也是痴心妄想的。

  “你真的不是企业家?”李彤彤绝望的问。

  警务人员就是很烦:“李彤彤,你就确认这个人是不是收了你们二百万贷款的人,你想大款,就不要做梦了。”

  李彤彤在证言上签字,哭着跑了。

  被骗的少女将是一辈子的痛苦心结,解不开的恨意。

  刘兰云知道了这件事,也只有嗟叹的份儿,她能怎么样?时光不能倒流,再也不能回到过去,刘兰云坚定一个信念,对于一个自己有爱,男人不爱自己的的婚姻,若有下辈子,她可是有了教训,绝不会嫁这样的男人。

  不但害己,还害了女儿。

  刘兰云不想介入那些个痛苦之中去,她要活给自己,为自己而活,别人的痛苦她不想去渗入,不管再活多少年,她都不要为不值得珍惜的人去牺牲。

  刘兰云痛苦了一回,强制自己放下。

  庞倩倩的死信到了云秀耳朵里,云秀更加的痛苦。

  她唯一的孩子没了,哭了一场又一场。祁荆山是不忍告诉她的,可是早晚得知道,瞒不多长时间。

  祁荆山一回来,云秀就总追着问,他不说也不行,搪塞不了,只有实说了,早晚都是痛,何必让她心里不踏实,疑神疑鬼的坐卧不宁的受煎熬。

  痛,是早晚都要结束的。

  早痛早结束,就着还算不老振作起来。就是能瞒十年,十年后她将是一个花甲老人,更搁不住打击,还许是一蹶不起的结局。现在的痛苦,十年怎么也会彻底的祛除。

  祁荆山安慰了云秀几句,觉得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,伤口只有慢慢地愈合。

  急是没有益处的。

  果然,云秀病了,云凤就让刘兰云照顾云秀。

  云秀一病就是一个月,住了一次院,大家都劝她:“云秀姐,你要是有了什么事倩,倩的孩子就没有人管了,就成了孤儿。”展红英说的直白,就是那么回事,有云秀在孩子就不是孤儿。

  冯少全是死定了,孩子落入冯家人的手里,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  这个云秀明白,可是又担心孩子遗传了父母的坏品质,她还是得白伺候一场,可是女儿没了,把孩子送人她还是下不去。

  因为这个云秀愁的不行。

  她养了庞倩倩那样一个丧尽天良的,再养一个比庞倩倩还不及的,临死也得气死。

  云凤只有劝云秀:“云秀姐,活人不记死人的仇,倩倩虽然不好,可是她就留下了这一点儿血脉,你老了也无依靠,养着这个孩子吧,先有一个心理准备,就当一个要账的养,总之你的钱也花不完,留下给谁呢?

  不如用来养这个孩子,她跟你是血脉近亲,这个孩子要是傍了姥姥,等你老了你就能得济。

  就是不得济,也是养了你的血脉近亲,你就当把这些钱捐款了,万一你老了有个依靠呢,怎么还是有点儿盼头,孩子没人挑拨,是不容易学坏的。”

  云秀哭了一场又一场,为庞倩倩的死伤心,为自己悲惨的命运痛苦。

  最后决定收养这个孩子,冯少全写了遗书,他知道自己一家人是什么德行,不想把孩子给冯家,她就是想给没有钱冯家也不会要。

  临死倒是承认了孩子是他的,把孩子托付给云凤。

  他倒是放心,可是他没有给孩子留下一分的遗产,就是嘴上说空话,倒是轻巧。

  冯少全要求见孩子一面,五岁的孩子也明白了不少事,也是知道好坏的,在冯家的遭遇时间还短,在小小的心灵里的记忆还没有完全的抹去。

  冯少全一开始对庞倩倩还是真心的,遇到了程远那个骗子他就坏了良心,为了躲避庞倩倩能够骗到很多姑娘,他就视庞倩倩为眼中钉肉中刺了,就杀之而后快。

  哪想到败露得这样迅速,揪出了那个程远,拔了萝卜带了泥,出了坑。

  露了馅儿,随后就被抓了。

  云秀见了冯少全一面,质问他:“你怎么就能下得去手杀人?”

  冯少全面对自己的亲生女儿,面对这个他没有一点儿对得起的丈母娘,从心里后悔干了伤天害理的事,坑了别人也坑了自己。

  他对着孩子哭诉:“小倩,你长大了要对姥姥孝顺,我和你妈妈都对不起姥姥,我们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,你千万不要学我们这样大逆不道的人,我不是人,我杀害了你妈妈,我们冯家没有好人,你也不要信冯家人的话,他们都不是有人心的。

  你千万别被他们骗去,他们会卖了你的。你要听姥姥的话,好好读书,千万不要爱慕虚荣,本本分分的做人,才能长久,将死之人,其言也善,我嘱咐你的话,你要当真的。”